哈爾濱萬家勞教所的罪惡和黑暗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二零零六年十月十二日】共產黨走到今天這一步,覆滅是它的必然。因為邪黨自己的行為已經使直接或間接受過它迫害的人越來越清醒了。共產邪黨所使用的專制手段和一貫對所有人的不信任,使得各省、市、地方政府採取各自為政、互相欺騙的方法,以求自保。中共邪黨政府的甚麼法律、法令與公安部下達的條文在各地方政府內部都會根據它們自己的需要予以扣押或打折扣或不執行,但表面形式卻搞得很大。嘴上說著「八榮八恥」,實際上見利忘義、唯利是圖,幹著苟且的勾當,並採取各種方式欺上瞞下,應付檢查。惡黨的專政工具(軍警們)除了行使邪惡流氓手段迫害老百姓外就是欺騙它們的主子。

在哈爾濱市,各看守所、勞教所、監獄等的警察們對上級邪黨所下達的各種檢查、考試、政治學習等的應付辦法就是「抄」,抄都不願自己抄,而是用它所管制的犯人替他們抄襲「上面」所下發的學習材料。只要是寫字好看一點的,都成了它們的「文書」,有文化的人都成了為它服務的工具。

哈爾濱萬家勞教所的所長、各隊隊長、管教員把被關押能寫字的人員當成文書。不僅抄「學習材料」,還幫助整理被勞教人員的個人檔案。而它們每天為了保有它們的工資與獎金,玩弄著各種欺騙惡黨的邪術。它們無視人的生命與人權,根本不把被關押在勞教所裏的人員當回事,把惡黨制定的勞教人員「減期規定」全部扣押,弄一些黑龍江省的「處罰條例」當成法律條款,每月最多只減4天。

例如邪惡的哈爾濱萬家勞教所七大隊隊長張波,無視任何法律條文與人性,用流氓強盜的方式,不叫任何人參與它的管理,專橫跋扈。為了偽裝自己,他可以弄條狗來叫專人餵養,撿隻貓來叫人給洗澡,以顯示它的「愛心」,可是對被勞教人員,尤其對法輪功學員,使用的都是各種邪惡手段。就是與之交往的廠家他也用欺騙的手段對付。挑牙籤的活每人每天只能乾二箱,可為了錢張波叫被勞教人員幹三箱。七十歲的老人都得和年輕人幹一樣的數量。老年人看不清,質量保證不了,它就叫大家把能看到的挑一挑就完了,根本不管甚麼質量。每天早五點起床,晚十點多才能睡覺。還有幹肉串,挑選玉米種子等等所有的活它都叫這樣幹。無休止的強迫被勞教人員超強度、超時間的勞動。上面要來檢查,怕扣分了,就把人叫上樓,檢查人員走後,下樓再接著幹。裝車、卸車花時間卻不給減任務。

對法輪功學員,每天早、晚要背誦那些背離法輪功的「誓言」,如果聲音小就會被送到「學習班」「集訓」,讓法輪功學員整天看傅怡彬殺人、「天安門自焚」偽案等錄像,進行精神上的迫害。

在這種邪惡的迫害下,大法弟子石桂花現已精神失常。她把別人拿的水瓶當作自己的孩子;每天不停的開關自己的裝衣櫃,別人制止才停止;整夜不能睡覺,神情恍惚。即使這樣,她白天還得一樣幹活,實在是沒有人性。

石桂花,女,49歲,哈爾濱市阿城縣人。2005年4月因修煉法輪功被阿城公安局抓捕。2005年6月被送到哈爾濱市萬家勞教所。她沒有上過學,是一個老實樸素的農家婦女,有三個孩子。在她的撫養下,三個女兒長大了。大女兒現在阿省師範學校讀書;二女兒自立了,開了個理髮館;小女兒在讀高中。石桂花被送到萬家半年後,她的丈夫因為接受不了打擊,患肝癌於二零零六年二月份去世。下葬時勞教所只讓她回家看一眼。回到勞教所後她的情緒極其低落而又不能發洩,每晚在被窩裏偷偷的哭。而這一切的一切,張波卻說這都是因為她煉法輪功煉的。家裏現在孩子沒人管,自己還被關押。顛倒黑白把這一切都歸罪法輪功。

石桂花是因為身體不好煉了法輪功。煉功後她身體非常好、家庭和睦。就是這樣的一個老老實實的農民家庭被迫害得家破人亡。而這些邪惡的亂黨之徒們,現在卻把迫害的罪惡都歸為煉法輪功上。還有比這更無恥的說法嗎?

共產邪黨是最邪惡、最殘忍、最腐敗的惡魔,人性全無,內部都互相欺騙。那些惡黨的黨員更是見利忘義、唯利是圖,這樣邪惡的黨哪有不覆滅的道理?覆滅是它的必然,是天意。

同胞們都覺醒過來吧!沒有比這些邪惡的黨徒所做的更可恥的了。認清他們的虛偽,退出這個邪黨,千萬不要等到天滅中共時一起被銷毀。快退出吧!

(註﹕此文是在萬家勞教所被迫害的大法弟子所寫,輾轉帶出的。)

本文章或節目明慧網版權所有,非盈利轉載請註明
來源明慧網,並包含明慧網原文標題及原文鏈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