黑龍江大法弟子李增雲幾年來遭受的迫害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二零零六年九月二十二日】大法弟子李增雲,女,黑龍江省方正縣沙河子鎮人。李增雲98年喜得大法,修煉後身心受益。但從邪黨99年7月20日起公開迫害法輪功後,李增雲被多次被非法抓捕、關押、巨額罰款,二次被非法勞教,肉體和精神上遭受到嚴重摧殘。

進京上訪被非法抓捕、關押

2000年2月,李增雲因進京上訪,被抓進方正縣第二看守所,在那裏她第一次感受到了看守所的黑暗與邪惡。看守所黑色的鐵門被拳頭大小鐵鎖鎖著,窗戶上鑲著鐵柵欄。在幾平方米的小屋子裏關押著十幾個人,睡的是涼板鋪,蓋的被子是看守所的,不許家裏送,誰來誰蓋,被子髒極了,蓋在身上冰涼,還散發著難聞的氣味,蓋一天每人還得交4元錢。吃的是玉米麵窩頭,因不熟,有時還酸,非常難吃,就這樣的玉米麵窩頭每人一頓只給一個。早上給幾條鹹菜,晚上一碗湯,一日兩餐,根本吃不飽。板鋪的四個角放著不同的東西,這邊牆角放水桶,那邊牆角放便桶,再一個牆角放行李,人就在中間坐著。大小便都在便桶裏上,臭味熏的人噁心,直想吐。在這種惡劣的環境下,還要遭受各種迫害。

有一次,李增雲因煉功被惡警發現,給她戴上了手捧子,吃飯、睡覺、上廁所都不給打開。由於長時間戴手捧子,她的手腕都硌爛了。為了抵制迫害,她和其他大法弟子就絕食抗爭,惡警就給灌食。用給婦女帶環用的鐵撐子把嘴撐開,用手指粗的橡皮管子往嗓子裏插,玉米麵粥或豆奶粉撒上很多鹽,不管死活就往嘴裏灌,好端端的一個人給弄得不成樣子。在中國有多少大法弟子就是因為野蠻灌食而被奪去了生命。

李增雲在方正縣第二看守所被非法關押了近3個月,並被罰款2000元人民幣,才於2000年5月16日被釋放。

2000年11月23日,李增雲正在鄰居家織毛衣(因鄰居也是大法弟子),惡警闖入屋說她們在串聯,然後採取欺騙手段把李增雲和另外兩位大法弟子騙到派出所。傍晚,縣公安局長趙某、政保科長醜永生等一行人,把她們三個人送進縣拘留所,非法關押了半個月才釋放。

邪惡的萬家勞教所

2000年12月23日,李增雲再次進京上訪,在哈爾濱站被惡警抓住,車票當時被沒收,後被當地惡警綁架回方正縣看守所關押,她身上帶的九十五元錢被惡警郝勝和李大華私吞,她母親身上帶的三百元錢被惡警於文才非法沒收。

李增雲被非法判勞教一年。惡警劫持她去萬家勞教所時,沒有通知家屬。當時正趕上要過年了,方正縣公安局惡警怕勞教所不收人,還帶上禮品。萬家勞教所所長史英白見到禮品馬上把人收下了,也沒體檢。

萬家勞教所簡直就是人間地獄,李增雲和其他被非法關押在這裏的大法弟子遭受著非人的待遇,經受著各種折磨。

正月初八那天,她們排著隊到食堂吃飯,不知甚麼原因,只見前面過來一名警察氣勢洶洶的把兩名大法弟子連推帶搡、拽著頭髮帶走了,見此狀,大法弟子們誰也沒有去吃飯,向其要人,可它們就是不給。大法弟子們開始背法,結果惡警所長史英白打電話調來一百多名警察,把大法弟子們包圍起來,手持電棍一擁而上,在所長史英白的指揮下對大法弟子們大打出手。

李增雲當時被兩名惡警拽著頭髮、架著胳膊往樓下拖,後腦勺被打了一棒子,當時就起了個大包,頭髮被拽掉一大縷。

大法弟子們被惡警拖到樓下之後站在室外凍著,那天天氣非常冷,刮著刺骨的寒風。惡警們一個個問大法弟子,說只要遵守勞教所所規就讓進屋,不說的就被拳打腳踢,關進「小號」, 「小號」裝滿了就送男隊,李增雲被送到十大隊。當時那種場面真是一場正邪大戰,在這場正邪大戰中,有的大法弟子被打得很重,被拽掉的頭髮地上到處可見。有一次,李增雲因不出操被罰站,晚上也不讓睡覺,第二天繼續罰站,她站著站著差點暈過去,頭暈目玄,眼冒金花,口裏發苦,身冒虛汗,那種難受的感覺無法形容。

李增雲因為煉功多次被綁,有一天被綁過三次。一次大法弟子們正在煉功,二大隊長帶領一幫惡警氣勢洶洶的來了,把大法弟子一個個都綁在了床上,有吊起來的,有蹲著的,有站著的,姿勢不等,綁完它們就走了。大法弟子們就像師父在《轉法輪》中說的那樣「一抖摟鐵鏈子就開了」,因為有監控儀器監視,它們看見大法弟子們把繩子都解開了,就又氣勢洶洶的來了,又把大法弟子們都綁上了,等它們走以後,有的大法弟子一抖摟繩子又開了。她們一看綁不住大法弟子,就氣急敗壞的更加邪惡了。被綁起來的大法弟子嘴裏不停的向惡警講著真相,惡警根本聽不進去,還氣急敗壞的用膠帶封大法弟子的嘴,用膠帶在大法弟子的頭上繞好幾圈,把大法弟子的嘴封住,有的連鼻孔也封住了,不能正常呼吸。

它們把其他大法弟子都綁上後,最後綁李增雲,三個女惡警把李增雲按倒在床上,當時惡警劉白兵死死的抓住李增雲的手腕,用力按往她往她手腕上纏繩子,馬小欠腳穿著皮鞋用力的踩在李增雲的後背上,李增雲的雙腳被另一惡警使勁踩著動彈不了。這群惡警已失去人性,狠狠發洩,把警繩死死的纏住大法弟子的手腕,血液無法正常流通,手變成青紫色。李增雲被綁在床頭上,時間長了,兩個膀子疼痛難忍,豆大的汗珠不斷的從她臉上跌落下來。

被吊起來的大法弟子更是疼痛極了,那痛苦的滋味無法形容,其中一名大法弟子因吊得時間過長,繩子突然斷了,人摔在地上,昏迷不醒,好一陣子才醒過來。

大法弟子就這樣在痛苦中煎熬著,過了很長時間惡警才把大法弟子們放開。由於邪惡不斷對大法弟子慘無人道的殘酷迫害,全勞教所一百多名大法弟子就開始集體絕食抗議,在絕食的第四、五天的時候,惡警說要給大法弟子們灌食,可是卻不見隊長和管教,都躲起來了,讓刑事犯來打大法弟子,被灌食的大法弟子幾乎沒有不被打的。

李增雲被叫進去灌食,一刑事犯問她喝不喝玉米麵粥,她說不喝,話音未落,幾名刑事犯拽著她的頭髮,把她按倒在椅子上,開始灌食。因她不配合邪惡,其中一名刑事犯就來打她,她一把抓住刑事犯的胳膊,大聲說:「你不能打我。」誰知就這一句話,卻遭到一群刑事犯蜂擁而上,一頓暴打,結果它們不分臉還是身上亂踢亂打一通。第二天,李增雲的腿腫的很粗、綁硬,不能正常行走,身上青一塊紫一塊的,就這樣管教還逼著她出操。

由於勞教所環境惡劣,室內潮濕,終年不見陽光,百分之九十的人都染上了疥瘡。勞教所醫院的院長就強行的給每個長疥瘡的大法弟子刮疥,那個滋味疼痛難忍,鮮血淋淋,疼得直蹦。這種治療手段太殘忍了,簡直是失去人性的行為。

李增雲就這樣在這慘無人道的勞教所裏經受了一年的邪惡迫害,2001年12月22日期滿後,被釋放回家。

剛到家的第六天,李增雲正忙著拆洗被褥,政保科長醜永生等一行人又來到李增雲家,把她騙到派出所。因快過年了,就把李增雲和另兩位剛剛從勞教所出來的大法弟子送進拘留所。當時李增雲身上的疥瘡還沒好,它們根本不管別人的死活和大法弟子家人的痛苦,又將三名大法弟子關押了三個多月,過完年後,到三月份才把她們放出來。

再次被非法勞教

2002年11月份,中共要開「十六」大了,這群毫無人性的東西又來到李增雲家,強行抓捕她。因為李增雲不配合邪惡,它們四、五個人往車裏塞她,沒塞進去,然後它們就兩個人架著她,把她綁架到了派出所,當晚把她送進看守所,關押了二十多天,等開完「十六」大以後才把她放回來。

2003年9月5日,由於「猶大」陷害,李增雲再次被抓。政保科長醜永生為報私仇(因法網恢恢網上惡人榜中有它的名字,它懷疑是李增雲給它上的網),又判李增雲三年勞教。

李增雲再次被劫持到萬家勞教所的第一天,就被惡警強迫寫「三書」。「猶大」徐鳳萍及惡警趙玉慶、姚福昌等人還在一旁叫囂著:「再不寫你就蹲一宿,別睡」。由於李增雲不配合邪惡,被罰蹲,又被上大掛,惡警姚福昌用電棍電她,她的臉全起大水泡了,然後繼續被罰蹲,直到半夜十二點才讓她睡覺,第二天四點多鐘起床後繼續被罰蹲。在高壓迫害下,她違心的寫了「三書」。在集訓隊這段時間,整天坐小板凳,被迫看誣蔑大法的錄像,她身心受到極大摧殘。

2003年12月3日,李增雲被轉到十二大隊,這裏也充滿了邪惡,惡警經常對所謂「轉化」的學員搞測試,不按照它們的要求答卷或不答就被瘋狂迫害,罰蹲已是家常便飯,之後就是坐鐵椅子、電棍電、綁吊,還用超負荷勞役迫害,完不成指定的任務,就被強制勞動到半夜十一、二點鐘,有時甚至到後半夜一、兩點鐘。上邊一來檢查的時候,隊長和管教就撒謊,明明給定兩箱任務,它說一箱任務,勞動時間長達十四、五個小時,它卻說五、六小時。在這裏到處是欺騙、謊言加暴力。

大法弟子之間不讓說話,最基本的人身自由都被剝奪了。在邪惡的高壓迫害下,多少大法弟子失去了寶貴的生命,自2003年12月份至2006年8月份,萬家勞教所被邪惡奪去生命的就有趙鳳雲、張洪、單玉芹、季鳳芹。

2006年8月,李增雲才出獄回家。

本文章或節目明慧網版權所有,非盈利轉載請註明
來源明慧網,並包含明慧網原文標題及原文鏈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