哈爾濱市萬家勞教所近期對大法弟子的迫害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二零零七年一月十七日】二零零六年十一月十六日,黑龍江省十二名大法弟子被投入哈爾濱市萬家勞教所集訓隊,四人當天被施以酷刑──坐鐵椅子,其餘八人因不寫「三書」於十七日下午被吊打、電刑。大法弟子因喊大法好而被電嘴。為了配合迫害,所裏醫院護士、大夫都加班,派男警來支援,開飯時八、九個手提警棍的男警在一旁監視,直接參與者:吳洪勛、於芳莉、周木岐、韓順善、趙余慶等。

密山市大法弟子李萍,於零六年十月十九日被邪黨人員劫持至萬家勞教所繼續迫害,當日在十三大隊(所謂的集訓隊)因不寫「三書」而被吊打,被電棍電,主要責任人是惡警於芳莉,這是繼劉淑珍、刁玉琴被迫害致殘(家屬已上告)後又一起惡性事件。

被劫持的大法弟子一入所,就被逼迫寫「三書」,如不寫,就用酷刑,包括坐鐵椅子、電棍電、上大掛、罰蹲、踢,直至身體承受不住而妥協。惡警強迫大法弟子看誹謗、誣陷大法和師父的錄像帶、書籍,宣揚共產邪黨無神論,對《轉法輪》中的某一句話斷章取義攻擊大法,強行洗腦。大法弟子被邪惡的洗腦後就下放到七大隊、十二大隊,早晚背所謂「守則」、「三條誓言」,其中守則是勞教處規定的,而所謂「三條誓言」則是惡警姚福昌同一些邪悟之徒搞的誹謗師父、誹謗大法的極其惡毒的東西,完全是文化大革命的那一套,讓大法弟子把它作為所規隊紀來遵守。

零六年十月二十五日早六點強制背守則時,惡警關傑、於芳莉嫌聲音小,特別是對大法及師父惡意誹謗的所謂「三條誓詞」,法輪功學員不配合,跳過去或改詞,他們就讓每個人單獨背。顏廷珍不背。關傑強制她站著,十分鐘後惡警姚福昌過來讓她蹲下,顏廷珍不蹲,姚衝過去抓住她的頭髮猛的向後拽下去,顏的腰當時受傷不能動了,一週後才恢復。

十一月十二日是十三大隊接見日,因為顏廷珍的家屬在接見室將師父的法像取走,後被惡警要回,並停止接見三個月。主要責任人是劉濤和趙余慶。還有每當惡警們迫害大法弟子、造成身體傷害時,為了掩蓋其罪惡就隨意取消學員與家屬見面的權利。強迫大法弟子家屬踐踏師父法像否則不讓見面,這種惡劣的行為不僅違法,也是對大法弟子家屬的迫害。

除了非人的體罰之外,肉體迫害集中體現在超強度的強制勞動方面。特別是七大隊生產任務繁重,幹不完不讓睡覺,幹到晚上十至十二點是常有的事,不分年齡大小(最大六十九歲最小十七歲),一律按一樣標準完成任務:如挑牙籤每人每天三箱;打冰棍桿則是每人每天六箱;糊米袋是五百個;捲煙花簽是一千二百個。製作拖鞋白天完不成任務的晚上要拿到監室繼續幹。每天五點起床,十幾分鐘洗漱後開始幹活,除了中間出操、背守則、有限的幾次方便和吃飯外,其餘時間全部乾活,忙時連晚上洗漱時間都沒有。

關於萬家勞教所的噪音迫害:2001年9月份左右,在萬家勞教所九大隊(男隊)6個小號裏(長2米多,寬1米多),分別關押著胡愛雲、呂適平、李蘭、林秀茹等6名女大法弟子。女惡警周木琪(音)、賈翠岩,沒事總想如何迫害大法弟子,有幾天她們將一台大錄音機放到小號外大走廊裏,把音量放到最高,錄音機裏放著狂亂的不是音樂的音樂,震耳欲聾,從上午8點鐘左右放到晚上6、7點鐘。別說大法弟子在陰暗、狹小、潮濕地獄般的環境裏,就是正常情況下人也很難承受一會兒那種高分貝的噪音。

十三大隊迫害大法弟子的惡警姚福昌,從九九年迫害開始一直到現在,他就在積極的參與,手段極其殘忍,毫無人性可言。零六年十月一日放假期間與同隊女隊長發生口角,大打出手,受到所內處分。連同隊隊長都敢打的人,對大法弟子的迫害可想而知,此惡人如不停止對大法弟子的迫害,相信更大的報應還在後面。

七隊女警趙彥美,因包庇其夫犯罪,現已批捕關在哈市第一看守所。這是迫害大法弟子遭惡報的又一個例子。

惡警王廣軍,被惡黨樹立的假典型,惡黨的喉舌電視裏多次報導他「樂於助人」,「幫助孤寡老人」云云,可是與他一起工作的人都知道,他連自己的親媽都不贍養,為此他的親兄弟鬧到單位保衛處,成為當時所裏的一大新聞。

本文章或節目明慧網版權所有,非盈利轉載請註明
來源明慧網,並包含明慧網原文標題及原文鏈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