利用各種場合告訴世人「法輪大法好」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二零零七年二月三日】師父在《致歐洲斯德哥爾摩法會》講法:「世上的一切都是為正法開創的,大法弟子就是當今的風流人物,從古到今各界眾生都在期盼。收救你們要度的眾生吧。正念正行,解體一切障礙,廣傳真相,神在人中。」於是,我利用各種場合告訴世人「法輪大法好!真善忍好!」

我首先想到學生受江氏及惡黨的毒害最深,電視、學校對學生的毒害、不明白真相的家人也對學生產生不好的影響。為了救度那些無辜的學生,我就到某某中學,利用中午學生上學的時候喊:「法輪大法好!真善忍好!教人做好人、做好事、心裏善良、重德行善,真善忍是衡量好壞人的唯一標準。真善忍是宇宙特性,他是佛法的根本。」我喊的聲音大,聽的人多,孩子們都站那聽。連另外一個小學的學生也都聽見了,然後我送給兩個學校的孩子們大法真相資料和隨師萬里行磁帶,讓孩子們傳著聽和看大法資料。

我到另一中學去喊:「大法好!真善忍好!」同樣送給他們大法真相資料,還有隨師萬里行磁帶、三退內容資料。我到旁邊的小學校門口去喊:「做好人,做好事,心裏要善良,重德行善,大法好!真善忍好!」

我還到某某小學小路上去喊:「法輪大法好!真善忍好!還我師父清白!」等等。並送給大法真相資料,利用學生做完早操進教室時喊的,師生們都站在那聽,旁邊幹活的人們放下手中的活也站在那聽,家屬樓和社會辦公樓也都聽到了。

還有星期六,某某小學孩子們上校外課,家長接孩子時我喊:「法輪大法好!真善忍好!真善忍是衡量好壞人的唯一標準。真善忍是宇宙特性,他是佛法的根本。重德行善,做好人,做好事。」

在某村集上同樣喊兩次。

在某小區學校孩子們中午放學時,我喊:「孩子們記住:法輪大法好!真善忍好!真善忍是衡量好壞人的唯一標準。真善忍是宇宙特性,他是佛法的根本。(同上)。」

在蓋房地方向民工喊:「法輪大法好!真善忍好!真善忍是衡量好壞人的唯一標準。重德行善,做好人,做好事,真善忍是宇宙特性,他是佛法的根本。」並送給他們大法真相資料,開始人們不敢要,後來搶著要。

在某村修主通道馬路時,一個宿舍住了好多人,我到那裏去喊:「法輪大法好!真善忍好!」內容同上。並送給他們光盤和大法資料,讓更多的人們了解大法的神奇和美好,讓更多的人知道怎樣做個好人。一個年輕的民工接過師父的講法帶抱在胸前笑了。是大法給我的力量,是我慈悲的師父給我的勇氣,把自己的善念留給了眾生。

作為一名正法時期的大法弟子,個人解脫不是修煉目地,救度眾生才是我們的真正目地。我想到揀廢品的、收廢品的人、挖溝的民工、清洗抽油煙機的人們、蓋房子的民工們,這些人都是來這裏打工的人,看不到大法真相資料,為了救度這些人,我送給他們大法真相資料、送給外地收廢品的人大法弟子創作的音樂、三退內容資料,還有「九評」奇書、「九評」一套光盤帶到她們家鄉給百姓們放,一屋一屋的人在看,讓百姓認清惡黨的本質辦三退,還有其它資料,讓她們也帶到家鄉去,通過這些人再去救度她們家鄉的人。並告訴她們也讓學校的孩子們看(中小學),也辦三退。有一位揀廢品的婦女在這裏退出了少先隊,每天默念「大法好!真善忍好!」她還說一分錢藥沒吃,沒病了,大法給了我健康的身體,法輪大法真神奇。

在這裏打工的人們,明白大法真相了,棄惡從善,有的退出了惡黨的黨員,有的退出了團、隊,他們給自己的生命選好了幸福、美好!。

在二零零六年五月的一天,我從小花園路過,五六個孩子下午放學背著書包在玩,叫我奶奶,問我還有大法資料嗎?並要我給他們做動功看看。我先給孩子們背了師父寫的詩。問他們聽明白了嗎?孩子們點點頭表示明白了。最後孩子們說:「給我們打坐看看吧。」當時小花園還有醫生給百姓們義務看病,這些人也站著聽師父的《洪吟》詩,也在看我做靜功的手印。孩子們站到高台上看,看完了高興地走了,說明天還到小花園裏來。我問他們背「大法好」了嗎?孩子說每天背「大法好!真善忍好!」其中有一個孩子說:「你送給我的磁帶聽了很好,還送給我真善忍衡量著一切,我還保存著呢!」我說:「你們都明白大法真相了。」天要滅中共惡黨了,棄惡從善退出少先隊吧,孩子們純潔的心靈、天真的善念都是自己起的假名字,表明了幼小的心靈嚮往著真善忍的美好。

在二零零六年七月的一天,某某中學的孩子們要考試了,上午九點多鐘,我從民心河小花園看到孩子們去學校,我跟在後面,孩子們快進考場了,我快步地走過去,學校門口有兩個老師在看著孩子們進考場,我就站在門外邊送給孩子們護身符、真相小卡片,大部份的孩子們都接過去了,裝在小口袋裏了,有的個別的不要交給門口的老師了。我邊給孩子們,邊說:「大法好!真善忍好!明白真相得福報!大法救度有緣人!真善忍永世長存!」門口的老師看了看護身符,也裝進口袋裏了。

二零零六年九月的一天,出生活區大門碰上兩個女同學,我對她倆講清真相,告訴她們「大法好!真善忍好!」其中一個同學說:今天你走不了了,帶你去派出所。我說:不去,那裏不是我去的地方。我告訴這個同學,你叫警察來,做的是壞事。我們師父說了:「告訴世人法輪大法好!真善忍好!是對世人最大的善念。」這個同學不聽,說了幾次去派出所。我說:「不去。」我要更多的救度世人,還有過路的行人推我,讓我跑,我就跑了幾步,我想不對,修煉人發正念,盤腿打坐默念師父的正法口訣。這時這個同學給警察打手機,我沒有聽見腳步聲,但我聽到一句話,「你弄她(指我)幹甚麼?」我又聽到「回家吧,回家吧!」我沒有動,還坐那發正念。一會兒我又聽到,「你不走就到派出所,」我才知道警察來了,我就站起來說:「大法好!大法好!」警察說:「快走吧!走吧!」在這過程中,這個同學還說了一句,「警察煉,我就煉。」警察也做了好事,救度了這個同學。師父的慈悲偉大,真善忍佛法在人間喚醒著越來越多的眾生。

回到家,我想,是甚麼不好的心促成的出現的這個事?前幾天出現了一個很不好的念頭,那就是顯示心、歡喜心、摻雜著人心。現在想起來太不應該了,覺的講清真相勸三退做的不錯,同修們也說做的、修的不錯,當時出來這一念時沒注意,思想沒有意識到(也就是思想麻木)沒有學好法。其實你只要有正念正行的這個心,在另外空間都是師父在做。自己有甚麼可顯示、歡喜的呢?今後自己要多學法、學好法,在修煉中用法要求自己、歸正自己、克制自己。師父講「你們在純淨心態下所做的事才是最好的事,才是最神聖的。」(《法輪佛法(精進要旨)》〈再認識〉)

在講清真相中,有四、五次遇到有人向我方向走來,我心想這個人是幹甚麼的?同時念師父的正法口訣,那人就站住不動了,嘴上還說:那人(指我)是煉法輪功的。

有一次在某生活小區,給修路的人們講清真相,我看到來了一輛汽車下來兩個人,其中一人向我們走來,我一想這人是幹甚麼的?同時心念師父的正法口訣,這個人笑著扭頭,就回到車那邊去了。

還有一次,我從西邊往東邊走,正好路過某中學,孩子們放學了,想給孩子們講真相,突然看到從東邊走來一個高個男人,我一想這人是幹甚麼的?同時心念師父的正法口訣,這個高個男人動不了了,而且頭還扭著看東邊。這時我就告訴孩子們:「大法好!真善忍好!」送給孩子們護身符,都不要,擺擺手就走了。看著孩子們真是可憐。

看了同修們的珍貴回憶,師父的慈悲偉大,自己感到就在師父的佛恩浩蕩的傳法班裏,弟子流淚想念師父。

在講清真相中,有的世人問:你們師父多大歲數了?我就給他背了師父的詩《唐風》;在給學生講清真相時,他們不聽,反而還說:我們是學生,相信科學。我就給她們背師父的詩《讀學員文章》。賣飯的、吃飯的都在聽,背完了詩,我就告訴她們:「法輪大法才是真正的科學。」

在修煉的路上摔摔打打,磕磕碰碰,是慈悲偉大的師父指導著,保護著,拉著走到了今天。弟子深知感到沒有恩師的呵護我寸步難行,只有正念正行,努力做好師父要求的三件事,不要讓師父失望,兌現自己的史前大願,才是我對師恩最好的報答。

本文章或節目明慧網版權所有,非盈利轉載請註明
來源明慧網,並包含明慧網原文標題及原文鏈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