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證實法中修正自己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二零零七年一月三十日】我從小就特別喜歡聽神話故事,看神話電影,在幼小的心靈中就種下了信神的種子。家裏也都信神。一次在夢中看見王母娘娘坐在祥雲上,身邊還放著一個針線筐,由東向西從我頭頂經過,我一直望著她走的很遠很遠。

一.喜得大法

那是在九七年的春天,經同事(同修)介紹,法輪大法是性命雙修的功法,能使人心向善,能使人身體健康,延緩衰老等,我聽後就想學煉,同事給我送來了寶書《轉法輪》和師父濟南講法錄音帶。我高興的回家後一口氣讀完了《轉法輪》,聽了幾遍錄音,愛不釋手。還借給我鄰居聽,感覺那麼好。後來到公園找到了煉功點,每天堅持煉功。

在修煉之前。我滿身是病,苦不堪言,如:甲亢、靜脈炎、子宮肌瘤、風濕症、乳腺增生。煉功一個月左右,突然發現,二十多年的浮腫好了,不到兩個月,全身的疾病都不翼而飛了。走路一身輕,像換了個人一樣,讓我和家人見證了大法的神奇,是李洪志師父給了我第二次生命。

一.走出來證實法救度世人

九九年七二零之後,一段時間得不到師父經文和近期講法,一度使自己陷入了極度痛苦之中,但我暗下決心,我一定要修煉下去。不管遇到甚麼困難,一修到底。我想走出來證實法但沒有資料,情急之中就用紅布寫了兩個條幅:法輪大法好,法輪大法是正法;還我師父清白,還大法清白。和同修一起掛出去了,還有用紙條寫「法輪大法好,真善忍好,」從此走上了一條證實法的回歸之路。

我每次出去送資料,在路上都背「論語」和《洪吟(二)》中的〈神路難〉、〈正念正行〉、〈如來〉等。同時發正念,請師父加持,讓我發出的資料被有緣人得到,讓這些資料以一當十,以十當百的發揮作用,讓更多的人能得到救度。

一次,出去發真相資料,剛走進樓口,裝資料的包怎麼也打不開了。非常著急,我突然想起師父,心裏想請師父加持弟子,讓我打開。再一解,一下就開了,從內心中感謝恩師的慈悲呵護,感到師父就在我身邊。二零零零年過年回母親家,乘長途客車。進了客運站,有兩個警察,讓把包打開檢查,我每次出行,都帶一本大法書看。這時我沒有慌,心裏很坦然,我把書放在包裏,靠我身體一側,心想讓他們看不見。結果他們翻了兩遍都沒發現,我知道是師父在保護弟子呢。

還有一次在家附近往信箱中送真相資料。我剛裝了幾個信箱,我發現一單元處站了一個人,我就離開這個單元,到別處去送。他一看我走了,就大步向這邊跑,馬上就要趕上我了。我沒有動心,想起了師父講的「正念制止行惡」。我心裏想讓他站住,我繼續向前走幾步,回頭一看,他在那站著呢。我智慧的繞了兩圈回家了,像這類事遇到很多次,但心裏很穩,沒有害怕,都在師父的慈悲呵護下,有驚無險。

三.在魔難中提高自己同化大法

有同修給我指出情太重,我向內找自己,發現很多由情中派生出的執著心,到現在還在往上反,很難放下,如父母之情,男女之情,兒女之情,都在纏繞著我,心裏很苦。師父說「這個情要是不斷,你就修煉不了。人要跳出這個情,誰也動不了你,常人的心就帶動不了你,取而代之的是慈悲,是更高尚的東西」(《轉法輪》)我愛人每天下班都要在單位打撲克,回來較晚。時間一長,我就對他不放心,心裏不舒服,放不下,總是冷面對他。很長一段時間,我倆關係搞的很緊張。由於當時沒有向內找自己,沒有悟到是自己的強烈執著被舊勢力鑽了空子,放大了我這個執著所出現的魔難。

我越是執著,邪惡越放大這個執著,那種苦真是剜心透骨,讓我跟他吵、跟他幹。突然有一個星期四的晚上他出去一宿未歸,第二天還在玩,班也沒上。我受不了了,一下火就上來了。打電話找他,他不接,把手機關了。給其他三人打電話,後來誰也不敢接電話了(因我當時急著給兒子買房子結婚用)。等他下午回來我就跟他大發雷霆,氣的不行和他吵翻了天。還不行,又找他領導,又打電話找他一起出去玩的女同事,讓她們遠離我丈夫,對人家傷害很大,很不理智。

師父說:「修煉就得在這魔難中修煉,看你七情六慾能不能割捨,能不能看淡。你就執著於那些東西,你就修不出來。」「我們作為一個煉功人,矛盾會突然產生。怎麼辦?你平時總是保持一顆慈悲的心,一個祥和的心態,遇到問題就會做好,因為它有緩衝餘地。你老是慈悲的,與人為善的,做甚麼事情總是考慮別人,每遇到問題時首先想,這件事情對別人能不能承受的了,對別人有沒有傷害,這就不會出現問題。所以你煉功要按高標準、更高標準來要求自己。」冷靜下來後,用法來對照自己,真是有愧師父的慈悲苦度。可有時還往上返,心裏放不下。一次,在打坐時,身邊響起一個洪亮的聲音:「做到是修,做不到那是修嗎?」我恍然大悟是師父在點化我。我哭著跪在師父的法像前說:「師父我錯了,下次一定做好。」

在與同修交流時,同修也給我指出了我的執著,還是這個情沒有放下,還抱著舊宇宙為私為我的理不放,若是別人一宿沒回家,你能不能動心,你能這樣著急嗎?同修的直言不諱一下子打到我的根子上了。我知道是師父通過與同修切磋使我找到了自己這個強大的執著。「修在自己,功在師父。」(《轉法輪》)一切都是師父在做,師父不知為弟子承受了多少,我感謝師尊的慈悲苦度,感謝同修的無私幫助,幫我過了這個難關。

四.背法中去執著

零四年底《九評》傳出,開始同修們每天都在成百本的發,可我動了人心,想常人能不能認為我們搞政治。師父:「好壞出自人的一念,這一念之差也會帶來不同的後果。」(《轉法輪》)結果我一度產生了怕心,有時帶幾本發不出去又帶回來,當時很苦惱,走到哪裏都感覺有人在看著我,到哪裏都能看到警車,是不是監控車。這個狀態持續了很長時間,學法也學不進去,身體也出現了不適應狀態,兩臂像肩周炎一樣抬不起來,幹甚麼都很困難。當時,沒有悟到這些都是假相,被邪惡鑽了空子,無形中走了舊勢力安排的路。

後來我就開始背法,每天都堅持背,就這樣背完了第一遍之後,這些狀態全消失了。在背法過程中,有時也出現急躁情緒,我就想起古人鐵棒磨成針的故事,我一定要堅定的一遍一遍的背下去。我是師父的弟子,「何難能阻聖」(《洪吟(二)》〈道中行〉)。

通過背法,對法理認識的越來越清晰,不斷向內找,找到了自己的執著,主要是怕心在作怪,被舊勢力鑽了空子,走了舊勢力安排的路。找出了自己的差距和不足。用法理來對照和歸正自己的一思一念,發現不在法上,馬上正念清除。

回憶七年來的修煉路程,自己沒有甚麼轟轟烈烈,每一步都是師尊的慈悲點悟,在師尊的慈悲呵護下,走到了今天。感謝師尊的慈悲苦度。為弟子承受的太多太多,同時也感謝同修的無私幫助。

本文章或節目明慧網版權所有,非盈利轉載請註明
來源明慧網,並包含明慧網原文標題及原文鏈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