講真相救眾生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二零零七年一月二十六日】我是九七年喜得大法的大法弟子。得法前,我身體不好,每年醫藥費就是上萬元。修煉後,我堅信師父,堅信大法,用自己在大法中悟到的不同層次的理來要求自己,精進實修,不知不覺中我身上的病痛全部消失了,心性在大法指導下,不斷的昇華。

一九九九年,邪惡開始迫害大法。七月二十日,我們鎮上二十幾名同修一起包車到省政府上訪。當時我的腿正在消業,腫的連鞋都穿不上,我就穿著一雙布拖鞋,可半路上我們的車被交警攔住了,從同修身上搜出了幾本《轉法輪》,於是我們全部被扣留,但我和同修們都智慧的走脫。我穿著拖鞋,從凌晨兩點鐘走到六點,才到達省政府門前,這是我第一次到省政府上訪。

邪惡的迫害動搖不了我對大法的堅信。在一九九九年十月和二零零零年六月我又先後兩次進京上訪,都被非法關押。二零零零年六月,在關押期間,我心中感覺不對勁:邪惡在破壞大法,毒害眾生,而真修大法弟子卻被關在牢裏,受著迫害。這裏不是我們呆的地方,我要回去,我要出去講清真相,證實大法,揭露邪惡。我悟到這一點後不久,被關押了一個多月的我很快回到了證實法的洪流之中。

為了證實大法,最開始我先後用粉筆、黃泥巴在牆上寫:法輪大法好。為了讓世人了解真相,我到處去聯繫,看哪裏有資料,幾次空手而歸。當我看到師父講的:「在講清真相中,不要等,不要靠,不要指望外在因素的變化。」(《致北歐法會全體學員》)後,我就自己去買油漆,三箱五箱的批回來,帶著其他同修去做。後來看到《明慧週刊》上又講資料點要遍地開花,我就買了打印機自己做資料,感覺打印機速度慢,又買回複印機。開始時,當時天氣炎熱,我一個六十多歲的老太太,以前從未讀過書,對機器又不熟悉,機器老是出故障,我灌粉,弄墨盒,修機器,弄的渾身黑乎乎,有時一天只吃一頓飯,我排除一切障礙與干擾,在師父的加持下,大批的資料終於做出來了。我帶頭去發,帶動了我們鎮上的同修,他們現在都在做,都修的非常精進。我又把自己做的資料送到別的煉功點,把那裏的同修帶動起來。

同時,我也不放鬆個人修煉。為了抓緊時間學法,我平均一天睡四小時左右;十年來,除特殊情況外,我從未間斷煉功,每天五套功法全都到位;發正念,每天保持十次以上。

後來,我利用早上買菜的機會,遇到人便講真相,叫眾生記住法輪大法好。師父經文《快講》出來後,我們當地的同修全都出來講真相,會講的把不會講的帶著,兩人一組。有時一天出去七、八組。每當有同修遭到迫害,全體同修齊發正念,把揭露邪惡的資料一夜發遍全鄉鎮,有的還找邪惡要人,找到他們講真相,寄信給他們。現在他們中不少人對大法有了正念,上級要求辦洗腦班,他們都智慧的拒絕了。我們環境已經大大改變,寬鬆了,集體學法和煉功都是公開的。鎮上的幹部和派出所的警察有時見到我時,有的還會笑著打招呼:「法輪大法好!我已經記住了。」

當前傳《九評》,勸三退,是救度眾生的關鍵。我更是抓緊時間去做。我上街走路都一路小跑,一分一秒我都非常珍惜,遇人就講,連吃飯看見人我也叫過來講。多年沒走動的親戚我都帶上禮物走一遍,直到退了為止。以前有人請去參加宴席之類的事我不願去,現在就主動去。宴會上真相講完,講「三退」,幾十個護身符不夠發,我覺的眾生真的是等著我們去講,他們明白的一面都盼得救啊!我上街勸「三退」,常常一次能勸退二十幾個人退出邪黨組織。

這一切的一切,都是師父的慈悲,大法的威德!我們鎮上的學法點,從建立以來從未間斷過集體學法,現在是每個星期一、三、五的下午都集體學法,發兩個整點正念,這對同修們的比學比修共同精進有很大的幫助,同時又清理了內在和外面不好的因素。正因為如此,我們整體同修們都做的比較好。

本文章或節目明慧網版權所有,非盈利轉載請註明
來源明慧網,並包含明慧網原文標題及原文鏈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