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破除常人的觀念中昇華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二零零七年一月二十二日】我是一九九九年三四月份走入大法修煉的,得法才短短幾個月就遇到鋪天蓋地的邪惡鎮壓,再加上自身種種執著認識不清,沒有能像精進同修們那樣跟上正法進程,錯過許多證實法的機會。修煉中好像也沒有甚麼大的波瀾。但是,畢竟是大法修煉,宇宙在正法,內心的每一次衝撞、昇華好像覺的又有許多話要說。

記得邪惡鎮壓鋪天而來那天,我剛好不知為甚麼提前於週四回到家,背上的包還未放好就看到電視裏的驚世謊言。看出謠言的顛倒黑白後,我把《轉法輪》看了兩遍,記得看到「這不是師父嗎?」(《轉法輪》二百七十四頁)這句話時,感到一種發自內心深處的刺痛和醒悟,淚流滿面的我,心卻踏實下來,堅定的一步步走過來了。記得那段時間我的單身宿舍和廠裏的公安科同樓同層,我學法煉功從沒間斷。舍友對大法弟子的正信非常敬佩,對大法深信不疑。

痛定思痛,我認識到修煉的嚴肅、艱難。面對魔難,找出了自己許多的不足。有了一點點要做得更好的念頭,工作生活對自己要求更嚴了。當時主動承當了一項難度較大的設備修復工作,總廠副總工在現場看到工作難度很大,半開玩笑說:「你把它修好了,你就圓滿了。」兩個月後如期完成。他親自撥給我們獎金。遺憾的是那時不知道怎樣更好的證實大法。

二零零一年我調到了省城工作,能和同修交流,慢慢的做一些講真相的事,發資料只有零星送來的一點點,怕心卻非常的重,法理不明,走不出來。直到二零零三年一天無意中看到報紙廣告中有一款電腦,贈送一體機。心想這多好呀,可以用來做資料了。很快就買回來電腦和打印機,那時把上網還看成登天一樣的事。自己慢慢學。後來在師父安排下有同修教我做資料,光盤。資料做出來了,可沒經驗怕心重,自己不敢多發,同修不多要,甚至有的反對發資料,主張用嘴講就行了,都覺的好像要是有做過的同修帶一帶做就好了,突破不了。由於不會上網,(現在看來就是私心、怕心作怪不敢上)自己感覺做得很孤單,很艱難。

直到有一天從法中看到其實是學做事就要有人教、要有人帶路的常人觀念障礙了自己,加上保護自己的私心怕心,依賴心。於是下定決心突破,我先趟出一條路來,再大家一起突破。當我自己一個人在附近的村裏、樓裏做了一陣,有了一些經驗,也不那麼害怕時,我就找同修一起去發。記得第一次和同修一起出去發完光盤回來晚上做夢,說自己上班又遲到了,但單位正好發東西,還給我留了一份,晶瑩剔透的像仙果,那個甜呀。我知道是慈悲的師父在鼓勵我,雖然遲到了,但只要精進了還有美好的未來等著我們。

由於邪惡破壞了我們和平時期集體學法的環境,如果我們也因為怕心與人的觀念的干擾,認為集體學法容易帶來危險或麻煩,束縛自己不能破除,恰好在這一點上走了舊勢力安排的路,不能共同精進,更談不上形成堅不可摧的粒子團,配合正法的整體要求了。而破除這種局面和常人的觀念,大法就會展現意想不到的神奇威力。有一位同修長期只限於傳送資料,怕心重,走不出來。他負責送資料的那個點上的同修們也是不太精進,甚至有的帶修不修。多次交流不見效果,甚至帶著一起發幾次資料也不見變化。一個長假期使他和當地一同修(原輔導員)到本地,兩地同修集體交流、通宵看講法錄像學法,集體發正念,每個在場弟子那種對師父的崇敬,對大法的正信,沐浴在大法中的純正美好深深的熔煉著每個人的心,這兩位同修也從內心感到了法的威力,震動很大。

回去後也開始組織當地同修集體學法。又買了刻錄機準備做資料。幾位同修也很快認識變化,有的很快發了嚴正聲明,回到修煉中來,還想帶動一直在家學的昔日同修。集體學法交流是師父給我們留下的修煉形式,在迫害中,能走出這一步,本身就是對舊勢力安排的否定,對自身常人觀念的破除,體現出修煉的昇華。

我在常人時從小懦弱、膽小,老受欺侮,長大了謹小慎微,優柔寡斷。在修煉中這方面的不足對於救人如救火的證實法的工作,影響很大。尤其是甚麼事都總怕做不好的觀念,到就連常人中的工作上也體現出來,明明都對了,就是膽膽突突不果斷,怕出錯。在做大法事上表現更厲害。當我背到《洪吟(二)》中「天性豪氣洪 消磨也不去」時,我悟到,修煉人也「豪氣洪」!該是甚麼就是甚麼!順其自然。甚至有了一念,舊勢力把我安排成一個常人看不上的懦夫,使我救人難度都很大。但我相信大法!那麼我就在大法修煉中用懦夫變成金剛來證實大法!師父也在夢中點化我:好像在碧綠的山上,師父開車在山間飛馳,把車開上直愣愣的陡峭山崖,又飛馳而下,「嘎」地一下停在水邊,師父跳下車,瀟洒地站在車邊,好像說,我沒有觀念,做事很快的。真的感覺是「天性豪氣洪」!其實阻擋我們的真的只是觀念,我們該做的就是照法的要求去做。

記得前幾天回鄉,在給本家的一位我很敬畏的爺爺勸退時,破除了自己頭腦中認為他黨齡長,當過領導,脾氣大等不好救的觀念後,就順其自然的從回鄉聽到的縣城一個報童慘遭挖心、腎的新聞開始講現在人心如何壞,講過去的傳統文化對社會的好處,講共產惡黨無神論對道德的影響,講《九評》,網上退黨等等,最後我說我給你把黨也退了吧,他一路點頭,最後一字「對!」效果出乎意料的好。

在自身修煉中更體現出改變觀念的重要。我在前段時間學法一直狀態不好,有一天我就求師父點化。結果那天晚上夢中過色關沒守住,有一點遺憾吧,也就想了一下以後要做好就過去了。一會兒講法剛好聽到那一句話「有的人沒守住,第二天早上醒來抱頭痛哭……」愣了一下,沒在意,忽然我就想到我為甚麼就沒抱頭痛哭呢,這是修煉的第一關哪!沒過去我怎麼就不著急難過呢!我吃了這麼多苦我到底幹甚麼呢?!我在混誰的時間和精力呢?!我這麼似修非修、稀裏糊塗的誰高興誰難過呢?!我發自內心的痛哭了,我一下發現自己是在假修,在每個問題上都是不同成度的騙自己,辜負了師父的慈悲苦度和這浩蕩的佛恩,辜負了對自己寄予厚望的眾生!卻僅僅是因為這塵世瞬間即逝的魔幻!可是我又怎能讓它們這些骯髒的執著和業力陰謀得逞!當我真正用真念解體那些色的觀念、業力、執著心時感覺自己輕快了許多,接著其它執著都這樣發自內心認真對待堅決去除時,感覺修的進步快多了。我深有一個體會,就是自己時時要分清哪些是常人的觀念,哪些是舊勢力打進來的邪念與干擾,而師父的安排與大法賦予我們的正念是甚麼,正念一出就會做好。當我解體所有色的觀念,就連美醜的觀念,評判的觀念,分別心的本身都清除、拋棄時,升起的是純淨的平等的慈悲心。

師父在《論語》中就有言在先「「佛法」是最精深的,他是世界上一切學說中最玄奧、超常的科學。如果開闢這一領域,就必須從根本上改變常人的觀念,否則,宇宙的真相永遠是人類的神話,常人永遠在自己愚見所劃的框框裏爬行。」我將繼續努力破除自身所有的觀念,不抱任何觀念的去同化大法,規正自己乃至自身體系,圓滿隨師還。

層次所限,一點點粗淺體會,就當作對自己「沒啥寫的、也寫不好」的觀念的一次突破吧。敬請慈悲指正。

本文章或節目明慧網版權所有,非盈利轉載請註明
來源明慧網,並包含明慧網原文標題及原文鏈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