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苦難」 之中得法傳真相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二零零七年一月二十一日】我是二零零四年九月正式得法的。那年生意失敗後(因為我固執己見,使家裏損失了十幾萬,還欠著債),我就在網上搜「苦難」一類的詞,看有沒有比我更慘的,平衡調整一下自己,因為那時實在太難受了。

得法

至今令我十分慶幸的是,在google中我打開了一個「獻給可貴的中國人」的網站,有一些共產黨腐敗導致老百姓疾苦的照片,還有一些紅朝謊言錄的文章。我早就討厭共產黨了,恨不得它立刻倒台給老百姓民主,所以很喜歡看這一類文章,其中有《靜水流深》和其它文章,這些文章徹底顛覆了我對法輪功的印象。以前受電視的宣傳矇蔽以為煉功的人都是愚昧會走火入魔自殺殺人的人,要不是《靜水流深》能吸引人看下去,我根本不敢看與法輪功有關的文章,因為清楚自己曾得過病(年輕時得過精神分裂症)更怕會走火入魔,但是《靜水流深》一看就是絕對頭腦理智正常而且還是文化很高的人寫的,也很容易讓人相信作者說的是真的,其中有關修煉的說法更提起了我對修煉的強烈興趣。隨著曾錚剖析自己的過程中我也同樣看到了我更多的執著心,想下載《轉法輪》看看,鼠標定在那好長時間才敢下載,但害怕得馬上又給刪了,然後又看了一遍他們的文章,才又從新下載,從此開啟了真正幸福的一片天。

知道了自焚的真相,有些氣憤又有些激動,沒想到共產黨卑鄙殘忍到這種成度。然後我給來家的客戶看網頁,講真相,給了一個客戶上網軟件,又直接給另外一個人拷貝《轉法輪》,但是到家人這卡了殼,給他們講他們擺手說停停,讓他們看網頁不看,弟弟還跑到媽媽那兒告狀。難道我錯了嗎?我決定把世界上所有的宗教和他們學習者的心得體會全部搜羅一下做個比對,花了十多天,結果仍是一樣,那些心得和法輪大法學員的心得對比起來就像小學生的和大學生的水平在比一樣,不需要多大的智力就能區分出高下。那些不相信的只要他真的肯客觀的全面對比分析一下也同樣能得出相同的結論,大法學員對自己執著心的深刻剖析,師尊那麼直白的告訴你:「整個人的修煉過程就是不斷的去人的執著心的過程」(《轉法輪》)。法輪大法是最直接最純正最直指人心的修煉法門,我就修這個了,其它的都不要。

這十幾天中,有一天我晚上躺在床上閉著眼睛,心中發出強烈的一念,求宇宙中最高最正的神給我啟示。在決定了只修法輪大法以後,第二天中午,就在似醒非醒的時候,一個1.5釐米的彩色法輪旋轉著在我的眼前從左至右飛了過去,我驚訝的一下子坐了起來,手撫著胸口半天沒回過神來。這也太神奇、太真實了!以前以為向神求甚麼然後能實現了,就已經算很靈驗了。沒有想到卻能真實看到。

後來我正式開始煉功,感到掌心發熱,不長時間後感到有能量(法輪)在旋轉,正轉反轉都很清楚,有時因為好奇故意兩手拉開點或錯下位都能感到他往回拉的力,行走和坐臥都時而能感覺到他的旋轉,全身各部位都出現過,強烈的時候好像要被他帶動起來,好舒服。後來我和丈夫和他哥都分別談起過這個現象,因為他們以前都入迷的練過氣功,就以他們以前的知識來解釋,說那是你想的,想著想著也就像成了真的了。我說不是的,李洪志師父要求我們煉功時甚麼都不想,我自己更是不求甚麼功能,有時我正在專心幹著別的甚麼事,他會突然的轉動起來好像就為提醒著他的存在。

還有就是失眠的問題。好像從十五歲起我就睡不好覺了。那次從醫院出來後按要求吃鞏固藥,後來雖說藥量減少到只有八分之一粒,問過大夫可以停藥了。可是我不能停,一停就睡不了覺,後來換成普通人吃的那種助眠藥褪黑素,也不能停,中途試過幾次,一停就整晚失眠到天亮,當時還想可能我這輩子到死都這樣離不開藥了。

正式煉功後第二天就能不吃藥睡眠了,而且睡眠質量很好夢都很少做。一般是躺下不一會就著。偶爾時間長一點,我就起來煉下靜功,效果都很好。消業是除了剛得法時第一個禮拜拉肚子,因為清楚原因我沒理它,自動就好了。兩年了身體沒甚麼事,一粒藥沒吃。而以前是除了時不時的為一些小病跑醫院外,我還很會嚇唬自己,查這個查那個的。花了不少冤枉錢。

正像大法弟子說的,身體上的好只是修煉的副產品,重要和可貴的是伴隨著學法和讀學員的文章心性的迅速提升。各種私心雜念和執著心都能在大法修煉中輕易的暴露出來,我就努力地抑制它去掉它。

傳真相

有的時候在做真相的事時心有些怦怦跳,我想這算甚麼,有大法弟子即使在監獄裏心態還是祥和的。修煉人的心態應該在任何環境任何情況下都是一樣,單是這「不動心」三個字就有得一修。何況不管是談真相還是談常人的事,眾生也有明白的一面,我們修煉人純正的場對他們也有好的作用。

修煉沒多久的時候,除了給不太相熟的送上破網軟件外,我還拷了幾張軟盤送給了我的幾個親戚朋友,拷上《靜水流深》、《一個清華學子跌拓的人生》等的文章。其中有丈夫的哥哥和我妹妹,他哥看的比較多,有一次我意外的發現他自己下載了有分解動作的《法輪佛法 大圓滿法》。弟弟還問了我一些修煉的問題,現在我在家裏可以當他們的面煉功,媽媽還跟我學了幾個動作。我還按著丈夫不讓他站起來,讓他跟我一起看師尊的廣州講法,看著看著不用我按他,他自己就看進去了,後來他向我承認看到第三講的時候就已經決定要修煉了,不過要等退休後,現在煉怕被抓。我知道他現在還有怕心,給他看了一些學員的心得教他背了幾首《洪吟》。

女兒得法

最讓我欣慰的是我女兒,她愛玩遊戲,玩遊戲之前呢讓她看兩篇學員的文章,想看電視想偷懶不幹家務呢,那好,條件是先看兩篇文章,家務我來做,對她我還真沒太大的執著,這樣斷斷續續過了半年,一天放學和我聊了幾句後就直截了當的說她也要修煉,真是給了我太大的驚喜,我把她抱了又抱親了又親。這樣我們倆就可以一起煉功了。剛開始煉她單盤還疼,我就教她背「圓滿得佛果,吃苦當成樂。勞身不算苦,修心最難過。關關都得闖,處處都是魔。百苦一齊降,看其如何活。吃得世上苦,出世是佛陀。」(《洪吟》)我看著她嘴巴一動一動的默背,一邊堅持完了半小時。她消業的表現是類似扁桃體發炎嗓子紅腫,我倒有些擔心,正好家裏有現成的消炎藥她以前用都比較好使,就拿出來給她放哪,問:「要不要吃幾片?」她根本就不屑一顧,說「不吃」。結果第二天就好了,以前反倒起碼要折騰好幾天。這樣的事兩年中經歷了兩三次有時聽師尊的講法帶就好了。

在女兒沒修煉的時候,她最要好的朋友小玉(化名)要來家和她一起玩電腦遊戲,我說:「你把《風雨天地行》放給她看看,就說是從海外網站上下載的,挺有意思。」結果玩之前她們看了,她自己以前也沒好好看過,小玉說:「我嗓子不好,煉功不知行不行?」後來她修煉後告訴了小玉,小玉說:「我不告訴家裏人,我媽最愛和別人聊天,你們可千萬別讓人抓走啊。」我問女兒,「你怎麼直接跟人家說你煉功了呢?」「我是想證明我們這麼好的人都學,這功一定好。」我看到女兒純淨的心,我說:「你以後和別人講真相從第三角度講效果又好又安全。」一天,女兒回來說小玉也想學法輪功了。小玉這麼好的反應出乎我的預料,可是鑑於我自身的情況,如果冒然教別人的小孩正被共產黨污衊迫害的功法,若家長知道後又不理解的話,反而會有負面影響。我讓女兒先告訴她要修心性,遇事不要生氣的道理,以後再看機緣吧。也許可以通過女兒先看文章起慢慢教她。

女兒對她們這個年齡段流行的東西還比較熱衷,總得督促她學法煉功才行,可一次她問了我那些被共產黨矇蔽的人的後果,我簡單的談了他們有可能被淘汰的命運。她哭了,一下子淚流滿面,說他們太可憐了。我驚訝於她那顆純善的心。她說她看到了兩個疊在一起的彩色法輪。其實小的時候就在天目的這個位置就有彩色的翻花,每天都是看著它看累了才睡。她以為別人都這樣就沒說。我想她也許就是師父講的專門為得法而來的小弟子。

一天女兒放學回來,我一開門看她手裏舉著個祝福的小紅包,好奇的問她:「這是甚麼東西?」「是粘在咱們門上的,樓道裏每家都有」。我們打開一看正是講退黨大潮勸人退黨的傳單,一時我們又受鼓舞又感動,同修做得太好了,問女兒「同修了不起吧?」「是。」「我們快為同修發正念。」我們一起坐下盤腿立掌:「解體一切迫害大法和大法弟子的邪惡因素,法正乾坤,邪惡全滅!」

下午,我讓女兒帶到學校給同學看,結果許多同學都帶去了,版本還不一樣,有大法洪傳,自焚真相等,互相傳著看都當成新鮮事說。小玉要了不同的版本看,還跟同學說共產黨太壞了!又和我女兒說:「我想退隊,你退了嗎?」女兒「說我媽早給我退了」。當時有段時間沒上網,在徵得女兒同意後替她用化名手寫了一份退隊聲明貼在了電線桿上。現在能上網了。就替她們倆都退了。

女兒以她自己都沒想到的、高出平時五十多分的成績考上當地最好的重點學校,我想這是法的威力。小玉也上了另一所重點,女兒高興之餘想到要和好朋友分開就又有點不開心。老想著放假好往一起湊。我告訴女兒不要太執著情,遇到事情就背:「甚麼是心不正?就是他老是不把自己當作煉功人」(《轉法輪》)。我以前挺在意她的分數,現在沒有了。有甚麼比能得法學法救人更重要呢。

盡力去救度眾生

我發現一般的電話超市、廣告刻錄公司都有電腦。這種小鋪面一般不會安攝像頭,因為沒有必要。我用軟盤拷了破網軟件、《靜水流深》、《出塵》和《九評》,現拷現發,裝作打電話,用東西一擋就塞在電話機下面,這樣即使有攝像頭也拍不上,打個空號打不通不用交錢站起來就走。回去再拷完一個裝在衣兜裏再發,這樣一天發了三個後發現現在軟盤快被淘汰了,應換成光盤,還可裝得更多。(在房產中介可以裝著看客戶資料,抽個空當就把盤放進去了。我想只要他們能看就有救。還可以搜集他們的名片把傳真等發給明慧網。我是這麼想的,還沒行動呢。)

有一天,遇到一對老夫妻,是從哈爾濱來,那阿姨身體不好,我說:「可以煉法輪功啊,挺好的,別聽電視上的反面宣傳,你們哈爾濱那兒煉功人應該多的吧?」那老師傅說:「全給抓起來了,煉那幹啥,……,×××就是下雪天還光著腳出去……」這時他妻子接過話:「那是他煉之前就有這精神病,你看某某某(另一人)不是挺好的。」我說:「原先有精神病的不能煉。」又從第三者角度將海外網上看來的自焚真相等告訴他們,他們專注的聽著,尤其那阿姨挺感興趣。

我推著自行車走回家的路上,心裏有些不舒服(又動心了),為著我剛順嘴溜出的話「原先有精神病的不能煉」,想起師父在《2004年紐約國際法會講法》中的一段講法,原文是:「弟子問:有學員幾年前犯過精神病,住過院,但近幾年來沒犯病,現在他參加證實法的工作,是否我們建議他儘量少拋頭露面,低調在幕後做工作?師:這是好建議。如果有的學員把握不好自己、開始學法之前是有精神病史的,在家修可以。當年傳法時我一直講,有精神病的是不讓進場的;你學,我可以管,在家學,我誰都度;但是,不能夠進場。得使大法弟子的這個修煉環境能夠得到保障,不能受到干擾,所以危重病人、精神病人我不讓進場。有精神病史的學員在背後做點甚麼。講真相的事情可以少做或不做。」記得當初看到老師一再強調有精神病的不能進場的話時感到有些觸動自尊心也是自卑心,其實就是名利心出來了。學法後想明白了,要是覺者的話還在乎別人怎麼說怎麼看你嗎,一切以大法為重。自己的親身經歷老師不照樣慈悲看護著你嗎?修煉人出現任何事不是偶然的,我得好好想一想,今天為甚麼讓我聽到這話,可能這些天我正盤算著怎麼刻光盤去發,是讓我慎重還是邪惡在嚇唬我。嚇是嚇不了的,怕心正是修煉人要修去的。但在此也要提醒和我有相同情況的同修,儘量不要和別人說自己是修大法的,以免把握不住的情況下給大法造成損失。當然這種擔心也要否定它,我只走師父安排的路,正念保持自己空間場的純淨。但小節上要注意,證實大法做力所能及的,不偏激。

有時也想,如果師父沒有上面的那一段講法,我會怎麼做?我想會像其他學員那樣做,沒甚麼好猶豫的。雖然我知道我對肉體的疼痛承受能力差,不一定每項都做的好,但我對大法的正念正信不會動搖,只要一息尚存,就要盡力去救度眾生。

現在我出門一般都要挑幾張乾淨點的紙幣寫上:「誠心喚眾生,擇善世間行,退出黨團隊,遠離危難保平安!」「在google中搜『世界通』,耐心可得到突破封鎖軟件」等,挺容易就花出去了。希望在流通的過程中讓看到的人得到好的信息。

我感覺給別人傳遞破網軟件是很好的辦法。即自然安全又可以持續的讓人看到真相。我要留心和尋找這樣的機會。

和別的大法弟子比起來我做的太少了,有時走在馬路上看著從我身邊川流而過的芸芸眾生的臉,想到他們受共產邪黨矇蔽而阻礙了他們得到這千萬年難遇的法,有的還無知的對大法犯罪,就既為他們的麻木也為我的不能多作為而難過。真想迎著他們每人發給一份傳單喚醒他。這個體制和共產邪靈毒害和耽誤了多少人啊!

我還有安逸心,不太愛煉功,煉功和發正念時愛走神,還有去不完全的執著心。我會繼續努力做好。

層次有限,不足之處請同修慈悲指正。再一次謝謝慈悲偉大的師尊!謝謝各位同修!合十!

本文章或節目明慧網版權所有,非盈利轉載請註明
來源明慧網,並包含明慧網原文標題及原文鏈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