信師信法 堅如磐石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二零零七年一月十九日】我是九九年喜得大法的。當我得知這是修佛修道的法,我內心的激動難以形容。竟然有這樣的好事,我一定要堅修到底。我把這個特大喜訊告訴了家人,從此我們全家都走上了修煉之路,沐浴在師父洪大慈悲的佛光裏,真是幸福無比。

在學法之前,我和我丈夫矛盾很大,兩天一小吵,三天一大吵,已經到了要離婚的地步。通過學法,我們互相理解尊重,互相促進提高。不知不覺間,丈夫很嚴重的心臟病也通過學法煉功痊癒了。

正當我們滿懷喜悅,憧憬美好未來之際,鋪天蓋地的邪惡鎮壓開始了。江氏邪惡集團出於小人嫉妒之心,對信仰「真、善、忍」的好人進行了全面瘋狂的打壓與迫害,對救度眾生的師父進行惡毒的攻擊與污辱。我感到前所未有的痛心、難過還有焦急。怎麼辦?作為大法弟子,決不能容忍邪惡這樣污衊大法、污衊師父。於是我和同修們去了當地政府講清真相,但結果出人意料,他們非但不聽,而且還把我們扣押了一天,並逼著我們交出大法書。我堅定的想:死也不交!回家後我們把書都藏好。在家裏偷偷的學。

到了二零零零年,看到同修們都去北京證實法,我也覺的應該去。可是那時邪惡非常猖狂,對大法弟子的迫害可以說是集中國邪惡之大全,面對孩子求學、丈夫工作,整個家庭的安危,我的思想很複雜,怕心很重。我能做的就是不斷的、及時的學法,最後終於放下了生死,放下了名利情,毅然的走上了去北京證實法的路。

在北京的短暫日子裏,我先被惡警抓捕,又被綁架至當地派出所,他們對我進行打罵,我沒有一絲害怕,也不曾屈服,那時天氣很冷,我穿的單薄,凍的瑟瑟發抖。實在熬不住時,我就背誦師父的《洪吟》、《轉法輪》〈論語〉,頓時感覺到周身溫暖,異常舒服。我恍然大悟,原來師父從未離開過我,一直在弟子的身旁,一直在無微不至的關懷著我,呵護著我。不僅如此,偉大的師父還助我順利返回了家。每每想起在北京師父對我的種種鼓勵,我都不禁淚如泉湧。

為了讓世人轉變對大法的錯誤認識,我和同修們想盡辦法,用各種方式向人們講真相,當時我們地區還接不到師父的新經文、真相資料、不乾膠貼紙等等,我就經常到外地同修那兒去取。特別是「非典」時期,路上都設有關卡,一查「非典」,二查我們大法弟子。我在路上不停的發著正念,背著《洪吟(二)》。每一次都是在師父的慈悲呵護下,毫髮不傷的回到家。

為了救度眾生,我還和同修一起去貼不乾膠、掛橫幅、散發小冊子、九評等。記得有一個夜晚,我和同修一起去村子裏貼不乾膠,順利貼完後還把橫幅也高高的掛起。我們正在為自己所做的事情感到滿意,準備離開時,遠遠看到一個惡警快步向我們走來。當時我們沒有驚慌,異口同聲說:「快發正念,把邪惡定住。」結果可想而知,惡警定在了原地,我們成功脫險。第二天清晨,很多世人都看到了金光閃閃的橫幅,有力的震懾了邪惡。

現在,在我的不懈努力下,我的親朋好友及很多世人退出了惡黨的一切邪惡組織,通過我耐心細緻的給他們講講真相,大家都知道了法輪大法好。可是,我不會沾沾自喜,我還清醒的意識到要救度的世人還很多,不能有一絲一毫的懈怠。在有限的時間裏,我要爭取救度更多的眾生。

我的文化水平不高,悟性也不好,所以我無法把我全部的所思所想,還有對師父的感恩淋漓盡致的表達出來,但是,我可以非常肯定的告訴大家我對師對法有一顆堅如磐石的心!在助師正法的最後有限時間裏,我一定會多學法,向內找,在法理上提高,不辜負師父對我的救度之恩。

以上若有不當之處,請同修慈悲指正。

本文章或節目明慧網版權所有,非盈利轉載請註明
來源明慧網,並包含明慧網原文標題及原文鏈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