珍惜千載機緣 過好每一個心性關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二零零七年一月二十四日】

一.得法

我是一九九七年八月有幸得法。得法前,我多種疾病纏身,氣管炎、風濕性關節炎、腰、腿疼、心臟、肝、膽、腦各部位都有病,腰椎骨質增生。藥不離身,痛苦極了。到處求醫,大小醫院,中西醫都看過治療效果不好。有病亂投醫,醫院治不好,就開始求仙拜佛,上廟皈依,念佛經,供佛(想出家修)心很虔誠,燒香磕頭,做善事,做好人,求佛保平安,病好就行,(當時不知道高層次的法理)結果也沒起到作用。每天在痛苦中煎熬,性格也變了,脾氣越來越不好,家庭也不和了,覺的活的太沒意思了。

有一次,偶然機緣遇見一位大法學員,見到我買藥,她就向我洪法,介紹法輪功不僅能祛病健身,他是叫人修煉的大法,讓人做好人,按著「真、善、忍」修,是性命雙修的功法,有時間多煉沒時間少煉,法煉人,功法簡而易懂……講了大法的神跡。

我請她把書給我看看。我越看越想看,邊看邊哭,我心中的迷團全部給我解開了,明白了人來世間都是由因果關係安排的。這部大法是我等待多年的。我決心修煉法輪功,不再信別的了。不用出家修了,大法送到門上來了。我請了大法書籍並跟同修到煉功點煉功、學法、切磋,對法理更加深理解,不斷提高認識,師父在《轉法輪》第三講中「修煉要專一」中說「修煉是個嚴肅的問題,一定要專一。」我立即把過去請來的佛經送廟裏去了,專一學大法,師父還講:「過去你供過的那個狐、黃的牌位,你趕快扔了它,都給你清理了,都不存在了。」(《轉法輪》)我明白法理,按師父講的把家裏供多年的那些牌位全部處理了,燒的燒,送走的送走,清理乾淨,供的佛像,敬請師父給開了光。

大法的法理太深奧,學一遍又一遍的理解,明白了很多法理,明白了做人的真正目地,要返本歸真,必須真修,那就要不斷去執著心,不斷提高心性,按宇宙特性「真、善、忍」時時事事要求自己,沒做好的下次做好,心性多高功多高。大法只看人心,我放下有求之心,無求而自得,所以師父給我多次淨化身體。大法的神跡出現了,我多種疾病都逐漸的痊癒了,我終於體驗到無病一身輕的感覺了,心情也好了,脾氣也沒了,遇事也按修煉人要求去忍了,家庭和睦了。名利情放淡了,爭鬥心逐漸改了,一人修煉全家受益。真是佛光普照,禮義圓明。

二.按大法要求自己 過好心性關

一次,晚上從煉功點和同修一起回家,在馬路轉彎處,對面來個摩托車帶著人過來,我急忙下自行車。車把撞在他車燈上面的保護罩上,劃一道印,他不讓我走,非要五十元錢做補償,不然扣我自行車。我沒和他計較,借了錢給他。我是修大法的遇甚麼事都不是偶然的,就是給我提高心性,他違章駕駛是他的錯,我不能像常人一樣,要把握好心性。

又有一次,我騎自行車回家,後邊開過來一輛三輪車拉著人超車過去,因路很窄,一下把我從自行車上臉朝下撞下來,整個面部都碰在地面上。當時,我沒有正念,只想摔的這麼狠,肯定摔壞了。好壞出自一念,結果真的把我鼻子摔壞了,臉黏糊糊的出血了。撞我的車跑了,自己推車走回了家,家人見我那樣,嚇一跳,問誰打的,我說摔的,一照鏡子臉破了,鼻樑折了。我沒怕,是因我剛才一念不正造成的後果,我敬請師父加持我,鼻子骨折復原位,「好壞出自人的一念,這一念之差也會帶來不同的後果。」(《轉法輪》)這一正念慈悲師父幫我了,再用手摸一摸鼻樑骨折處,好了,全家人親眼見證了大法的神跡。這一關也是提高心性,遇見事情是否把自己當成修煉人,能不能在法上思考問題,如果在法上甚麼事都會好。

我的修煉過程中,時時都在慈悲偉大師父呵護下,像孩子學會走路一樣,一步、一步走過來的。

三.走出去 為師父、大法說句公道話

一九九九年七月二十日風雲突變,惡醜發盡飆,迫害法輪功,毒害眾生命。大魔頭江××因嫉妒心和私心一意孤行,利用手中的權力置憲法與法律而不顧,強行發動對法輪功進行全面非法鎮壓,在中華大地造成空前浩劫;動用所有國家宣傳機器,大造輿論編造謊言,用最卑鄙最下流手段對法輪功及師父進行誹謗、誣陷、造謠、攻擊;在全國電視台全方位的播放,迷惑毒害眾生;動用軍隊、警察,成立專門機構「六一零」辦公室非法抓人,抄人,邪惡鋪天蓋地而來。一夜之間曾多次受國家嘉獎的法輪功和慈悲偉大的師父被誹謗,一億多好人一夜間成了被非法殘酷迫害的對像。

我不能等閒視之,我要為大法、為師父說句公道話,學「真、善、忍」沒錯,人人都按「真、善、忍」去要求自己,社會一切都會好,法輪功對社會、對家庭、對個人都是百利而無一害的,電視所講的都是編造的,假的。用大法的神跡和自身的變化向我接觸的人講,向派出所的人講。用事實證實大法,我地區大法學員有四十多人去北京向中央反映情況,為大法、為師父找回公道。北京更是紅色恐怖,很多法輪功學員被抓、打,有的被打死、打殘、拘留、判刑、勞教、送精神病院。

同修們被強行押回來,非法關押一個多月,洗腦受迫害,罰款、株連(實行三保,單位保職工,職工保家屬)手段極其殘酷卑鄙。

我二零零零年九月去北京上訪,在途中被惡人舉報,非法關押在林業看守所,非法關押二十多天,交三千元保證金,身上帶的東西及八十元錢被沒收了。北京不讓去,在這裏也是我講真相的地方。我用自身的經歷身體的變化,大法是修「真、善、忍」的,大法學員都比常人的模範人物還好,處處想著別人,為別人著想,打不還手,罵不還口,這樣的好人你們都抓,你們是執法犯法,有的明白了真相。有的惡警還繼續跟江大魔頭幹壞事。

我上訪回家後這些惡警、惡人還不斷的到家騷擾。他們用欺騙的卑鄙手段把我騙到他們辦的所謂「法制學習班」,強行洗腦,寫保證,寫就讓回家。因當時學法不深,悟性差,搞了文字遊戲,寫了「保證」,做了大法弟子不該做的事。

靜心學法,更覺的自己所做、所為對不起師父的苦度,慈悲師父為弟子們承受的太多,操盡了心,頭髮都白了,可是還不想落下一個弟子。我向明慧網寫了嚴正聲明,過去所做的一切不符合大法的言行一律作廢,讓邪惡因素全部解體。振奮精神加倍彌補給大法造成的損失,跟上正法進程,做好師父叫做的三件事。大法弟子只有救人的份,突破後天形成的人的觀念的殼,鏟除邪惡干擾,清除共產邪靈,讓更多的眾生得救,要面對面的講,時刻保持正念,我是宇宙一粒子,大法弟子在證實法中要發揮作用。

四.主意識強 度過病業關

我老伴退休了,想同我一塊回老家探親,我很高興同意去,這是講真相救人的好機會。我帶了大法書籍,真相資料,護身符,光盤,九評,準備給親朋好友。

到老家後,親朋太多又多年沒見面,都很熱情,大家在一起都說的常人事常人話,每天都亂哄哄的,根本學不了法,發不了正念,講真相有的聽,有的不聽(親戚都信低靈的東西)。

我抱著很強的私心,因他(她)們是我的親人,來救他們向他們講真相不聽,我強迫聽,也不注意語氣、善心、道理。因心不純,效果不好。沒救了他們,因自己沒守住心性,反而讓舊勢力黑手邪魔亂鬼鑽了空子,出現了嚴重的病業反應。全身發冷、咳嗽不止、吐的痰像爛肉、頭疼的像裂開一樣,發正念因靜不下來正念也不起作用,病態越來越嚴重。真相也講不了,只好把護身符和九評還有真相資料,給信的親人,讓他們默念「法輪大法好」「真、善、忍好」,會有福報。

親戚要送我去醫院,我心裏明白大法弟子不會有病業,這是舊勢力黑手亂法爛鬼干擾。決定回家,同老伴商量老伴明白我的心,陪我回到家,我又出現了腦血栓現象。說不清話,手腳不好使,眼睛看不清東西了,頭疼的很厲害,咳嗽不止,不能吃東西,全身無力。

孩子們強行讓我上醫院,我主意識很強,我說不是病,過幾天我就會好,家裏有好的修煉環境能量場好。同修們齊發正念,邪惡亂鬼會被鏟除掉的,干擾的因素會很快解體。歸正自己,靜心聽法,眼睛看不清,同修給我念。因我主意識強,同修們幫我在法中悟。「作為一個煉功人就是應該這樣的。凡是在煉功中出現這個干擾,那個干擾,你自己得找一找原因,你有甚麼東西還沒有放下。」(《轉法輪》)「我告訴大家,無論出現甚麼樣的矛盾,出現甚麼樣的情況,那肯定是我們自身有漏。那這一點是肯定的。如果沒有漏,誰也鑽不了這個空子。」(《在大紐約地區法會的講法和解法》)。往內找原因,主要是帶著執著心去救度他們,這是私心,又被親情所纏,說常人話、辦常人的事多,在法理上少,講真相別人不聽就強迫人家聽,出現了爭鬥心。不修口說過激的話,自己掉到常人一個層次和常人一樣,最主要原因沒學法,靜不下心發正念,起不到發正念的作用,讓舊勢力黑手亂鬼鑽了空子,用這種方法迫害我讓我掉下來,修不成。

找出原因後,我增加學法時間,聽法、背法,不間斷的學大法,大法可破除一切執著,大法可讓我堅定信心,不斷的淨化身體,給我能量。全面否定舊勢力,不承認它,排斥它,同修與我不間斷的發正念,清除它們,解體干擾的一切因素。我要時時保持著主意識要強,心一定要正,發出一念,我是大法弟子,邪惡干擾不了我,我要自己學法、煉功。請師父加持弟子,我真的就能煉功了。我心性在法上提高了,師父就幫我。在慈悲偉大師父的呵護下,我又獲得了新生,謝謝師父救度之恩。

我病業狀態很快消失了,家務活也能幹了,家人、親朋好友親眼見證了大法超常的神奇,尤其家人通過這件事感觸很大,他(她)們真的相信了大法,不再阻礙我學法、煉功做三件事了。並同意在我家成立學法小組,給同修創造一個學法環境,還幫助我發真相資料,家人為自己積了德,選擇了生命美好未來。

因文化低,層次有限,有不對之處請同修慈悲指正。

本文章或節目明慧網版權所有,非盈利轉載請註明
來源明慧網,並包含明慧網原文標題及原文鏈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