做一個配的上「正法時期大法弟子」稱號的大法徒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二零零七年一月三十一日】

尊敬的師父好!
同修們好!

每次讀到同修的交流文章,我都深受感動和啟發,激動的熱淚盈眶,每次讀完同修的交流文章後,我都想把自己修煉的經歷和心路寫出來,但每次都被做真相要緊、沒有時間寫或不知怎麼寫等種種理由所困擾,我感到非常慚愧。今天我終於突破了層層阻隔,戰勝了不是自我的「我」,我要借寫交流心得體會的機會說聲:「[李洪志]師父,您辛苦了。」

一、恩師點化 走上修煉路

我今年49歲,家住某縣城,是一個公司的員工,現已退休。1997年夏得法,在走入大法前,我是一個受邪黨文化毒害較深的不信神、不信鬼的無神論者。自己脾氣不好,爭強好勝,而且身體毛病也很多,經常頭痛、牙齦出血、雙手脈經疼痛,打針吃藥也不管用,整天感到身心疲憊……我丈夫是個氣功愛好者,他學過好幾門氣功,同時也向我推薦過幾次,但我毫無興趣、不屑一顧。1996年9月,他又自學法輪功,一天帶回了一本《中國法輪功》,又鄭重的向我推薦,要我學習法輪功,我還是沒有學習,錯過了一段好機緣。但慈悲偉大的師父沒有放棄我,不斷的促成我得法的機緣。1997年6月的一天,我在家裏無事信手翻開一本書,一看就被書中精彩的內容吸引住了,再看書面才知道是《中國法輪功》。我再從頭一口氣讀完了這本書,開始跟丈夫還有兒子一起學法煉功了,從此我走上了修煉之路。到了1997年11月,我們聯繫到了附近的煉功點,於是我們經常參加集體學法煉功,不知不覺中,我的頭和手甚麼時候不痛了也不知道,牙齦也不出血了,真是無病一身輕。同時我們也認真清理了家裏的環境,把原來的清涼油、風油精,膏藥等統統丟了,把其它的幾門氣功書、證書等亂七八糟的東西全部處理了。

二、忍苦負重 時時修心性

我學法不久心性關就來了。一個星期天,我原單位一個和我同名同姓的同事在水果攤上買水果,賣水果的是一位殘疾小女孩,為了一點小事,她欺負賣水果的女孩,等她父親來時,我的這位同事已經走了,在場的人有認得她的,告訴了女孩的父親她叫甚麼名字,在哪個單位。女孩的父親氣得臉色發紫,東問西找,輾轉往返找到了我的工作單位,在我的同事中喧鬧怒罵,一直鬧到我住房門口,氣沖沖的敲門大叫我的名字說:「出來」。我聽到有人罵罵咧咧叫我的名字,不知何事,開門一看,見一位五十歲左右的男子兇巴巴的站在門口,我笑著對他說:「找我有事嗎?請進屋裏來坐」。他看我說話和氣又客氣,一邊進屋,一邊上下打量著我,覺的不對勁,火氣未消的問我:「你今天上午買水果沒有!」我說沒有,接著他把他在擺水果攤的女兒被打傷和水果倒了滿地的事講了一遍,我聽了以後,覺的我的同事太不應該,我就告訴他我原單位還有一個和我一樣姓名的員工,並告訴了她的住址。他說了聲對不起。我說不要緊,沒關係,我告訴他我是學法輪大法的,是修真善忍的,不會計較這些,他若有所悟的走了。我想要是我沒有學法輪大法,我可能容不下他這麼不弄清情況就在我單位亂講,造成我名譽上的損失,我會與他針鋒相對,也會教訓他一通的,是大法改變了我。

還有一次是關於單位審核結算工資的事,有一個下屬車間他們月底結賬造表時多造了一個名額的工資,用下崗員工名字造的,我審核發現後善意的指了出來,他一下站起來就罵我:「有甚麼了不起,又沒拿你的錢,充甚麼神氣,蠢貨。」我聽後心裏不是滋味,但立即我想到自己是修煉人,我沒來氣,我說:「我是按規定審核,需要增加工資額請到承包的領導那裏去要求,我沒這個權力,不要為難我,請諒解」。承包領導知道此事後,批評了他並要他向我賠禮道歉,我說不要緊,大家能正確認識這件事就行了,大家都知道我是修法輪功的,互相笑了笑就沒事了。正如師父說的:「我們作為一個煉功人,矛盾會突然產生。怎麼辦?你平時總是保持一顆慈悲的心,一個祥和的心態,遇到問題就會做好,因為它有緩衝餘地。你老是慈悲的,與人為善的,做甚麼事情總是考慮別人,每遇到問題時首先想,這件事情對別人能不能承受的了,對別人有沒有傷害,這就不會出現問題。所以你煉功要按高標準、更高標準來要求自己。」(《轉法輪》)

修煉後我的心性提高了,對修煉以前發生的恩恩怨怨就清楚是怎麼回事了,也就很容易了結了。我曾與我過去工作過的單位領導有過結,原因是以前我父親與他為了單位的事情發生過一些矛盾,後來我父親病故了,他就在工作上故意跟我過不去。有一次,我就跟他老婆大吵了一場,以後他就報復我,越發在工作上給我小鞋穿,逼得我調離了原單位。我雖然離開了原單位,但記恨卻一直在心,總想尋機討回個公道。自從我修大法後,我的人生觀改變了,過去百思不解的問題想通了,以前的事情自然就釋懷了,我想我再遇到她們時要主動向他們解釋,就過去的事情向他說一聲對不起並向他們洪法,講真相。說來也神奇,幾個月後,偶然的機會,我和丈夫到商場購物,正好在商場碰到他們夫婦也在購物,他們先看見我們,卻先熱情的向我們打招呼,我們也挺高興的向他們問好!就這麼一聲問好,一切過結都煙消雲散了,大家都覺的特別輕鬆,現在我才知道,心正能正一切,信師信法,威力無窮。

三、師尊呵護 消業保平安

1998年6月,星期六下午,我兒子和他兩個表弟在外婆家的樓下面的水泥地面上踢皮球,不小心撞在一樓窗子的鐵護窗上的一根凸出的鋼筋上,頓時鮮血直流。外甥先就近叫來了舅舅後,又跑到我家來叫我,說哥哥出了好多血,我一聽說,立刻就想起了師父的話:「為甚麼遇到這些問題?都是你自己欠下的業力造成的,我們已經給你消下去無數無數份了。」(《轉法輪》)我說沒事,有師父保護,是還債、消業,不要緊。我邊跑邊想等我到時,看他舅舅用手按著傷口,已停住了出血,但襯衣胸前盡是血,鬆開手一看,我嚇了一跳,額頭右上角有一條長約0.5寸,不知多深的口子(沒去醫院),在場的人看到說好險,趕快送醫院。我說沒事,我也知道師父在幫弟子止血,我帶兒子回到家中,讓他平躺在床上,用溫開水清洗了傷口,換了衣服問他怎麼樣,他說頭有點暈,我要他閉目養神聽著大法音樂。我母親、弟弟、弟媳不放心都來看他了,說撞在生鏽的鋼筋上要消炎,打破傷風針,口子太長要縫針才能攏口,我告訴他們沒事,我相信師父、相信大法,說沒事就沒事。第二天早晨起床,看兒子額頭傷口已經攏口了,也沒有血水了,我高興的不知說甚麼,只在師父的法像前雙手合十,心裏念著謝謝師父,謝謝師父……

2001年4月份的一天中午,我正好在做大法工作,不知不覺中錯過了上班時間,公司裏的接送車已開走了,正當我到路口準備坐街車去公司裏時,我科室的一位男職員騎摩托車停在我的身邊。我當時很高興,這麼巧,心想不會遲到了。當車到公司門口時,公司內一輛裝貨的車子從門口開出朝摩托車直衝過來,眼看就要撞上的一剎那,摩托車來了個急轉彎,橫在對面開來的貨車前面,男職員跳下車,我不知甚麼時候也跳下車,貨車急剎車一下就在靠近摩托車處剎住了,正好和摩托車靠近,我跳下車後倒在貨車的急剎車的輪胎邊,手也靠近輪胎邊,貨車司機嚇出一身冷汗,半晌回不過神來。我馬上站了起來,拍了拍身上被輪胎弄的泥土。我笑著對大家說甚麼傷也沒有,只虛驚一場,在場的面面相覷,看了看說:「你命真大,他們過來看了看貨車剎車的痕跡,都覺的極怪,剎車一剎,車就穩停在那地方似的,沒有剎車痕跡,是不是有神仙在保護你呀?」我說:「是,是我師父在保護我」。他們知道我是學法輪功的,都說:「你師父真神」。這以後我確實也像師父在《轉法輪》裏說的:「凡是遇到這種情況都不害怕,可能以後會後怕。」的確感受到了師父這種無法用語言來表達的慈悲救度。師父為弟子,承擔了多少啊!

我的丈夫去年五月的一天傍晚,騎自行車橫過馬路時,突然一輛摩托車明明看見前面有單車橫馬路卻不知所措的飛駛過來,徑直撞向我丈夫的單車,那陣勢簡直是來取命的。但奇怪的是丈夫的單車撞倒後在地上甩出四、五米遠,單車龍頭橫桿嚴重變形了,但他人卻沒有事,只是手上、腳膝蓋處擦破點皮,新買不久的皮上衣擦了個洞,而摩托車卻撞的轉了個180度的大彎,在場很多人都嚇出了冷汗,而我丈夫他卻若無其事,他知道這是慈悲偉大的師父救了他,為他消了業,在旁的熟人拉住摩托車司機一定要他索賠損失,我丈夫不准,後左說右說只讓摩托車司機拿了二十元幫他把單車修好,衣服也不要人家賠。旁邊有看熱鬧的人說:「今天這個摩托司機要是碰上另外哪個沒有個千兒八百了卻不了這事。」

四、勤修善為 開創好環境

為了開創一個好的修煉環境,我一方面按大法的標準嚴格要求自己,時時告誡自己要做一個好人,一個更好的人,把大法的美好用我的行動展現給周圍的人。我工作以身作則,兢兢業業,上班早去晚歸,處事公道嚴謹,不計較得失,不講價錢,不打折扣,處處為別人著想,在單位裏,我的工作得到領導的認可,科室人員的好評,科室有位小妹妹經常叫我慈善菩薩,說心慈善、慈善的,處處為別人著想。在家裏我是好妻子,好母親,孝敬公婆,照看母親,關愛弟妹,我用我自己的言行,展現大法美好一面,也在證實著大法。另一方面我不斷洪法講真相。單位上至公司的一把手下到一般員工都有聽過我講大法的美好。明白了真相,他們都知道法輪大法好。所以邪惡來單位調查法輪功人員的事情時都被公司領導和員工擋了回去。我的修煉環境一直很好。

退休前在公司上班時,我一天是這樣安排的,早晨六點發正念,然後煉一小時功,上班期間辦完公有空就讀師父的著作《轉法輪》或閒談時藉機講真相,上下班在車上發正念,家裏吃菜一般都是星期日買一週的菜放在冰箱,剩餘的時間就是做資料等。做資料一般做到晚上零點發正念為止。全球四個整點發正念不間斷,日復一日,天天如此,但不覺的辛苦,不覺的累,反而覺的很輕鬆,做不過來時,家裏的親人都會來幫忙。退休後,一如既往做好三件事,精進不停。

在講真相方面我牢記師父的教導:「用理智去證實法、用智慧去講清真相、用慈悲去洪法與救渡世人」。(《精進要旨(二)》〈理性〉)面對面講真相是需要有很大的勇氣,需要有對大法堅不可摧的正信正念,需要理智智慧和一顆對眾生的慈悲心。我懷著一顆慈悲的心牢記師尊的教誨,智慧的對與我接觸的有緣人講真相,效果較好,以後凡來我科室辦事的,我都會尋找合適的機會,自然大方的向他們講真相,告訴他們法輪大法的美好。我同事及單位領導都知道我的為人,所以在單位講真相一般都能接受,我科室10多個同事都看了天安門自焚真相光盤,他們真正知道了天安門自焚真相,都相信法輪大法好、真善忍好。

2001年開年終決算會,總經理、副總經理及相關科室的負責人參加有十幾個人吧,在未開會之前,有一位副總問我「天安門」自焚是怎麼一回事,我把天安門自焚的真相詳細講了一遍,大家聽了以後,恍然大悟。「哦,是這麼一回事」,另有一位問:「是真的嗎?」我說當然是真的,你們可根據我講的自焚疑點分析一下,就清楚明白了。這時,另一位副總站起來,指著我說:「你不要在這裏宣傳×教,再講我就打電話到公安局來人抓你。」我邊站起來,邊在發正念,我說:「我又沒幹壞事,我是在向大家講真相,讓大家能明白法輪功不是×教,記住法輪大法好,使大家能有一個美好的未來,這有甚麼不好。我們聚在一起是緣份,何況在一個單位,這都是我的心裏話。」大家聽了說:「是的,是的」,這時老總發話說:「聽了就聽了,算了,開始開會吧」(其實老總平時到我辦公室來玩時,他也聽我講過真相)。後在酒店一起吃晚餐的時候又有一同事問我說:「學法輪功不能抽煙,不能喝酒,不賭,不嫖,不貪,還要做到打不還手,罵不還口,你們學法輪功的真的做的到嗎?」我告訴他們真修的就一定能做的到。接著我還講了我們縣不法之徒非法抓捕、毒打大法弟子,勒索錢財的事,大家聽著聽著問:「有這麼回事嗎?」還沒等我開口,我科室一位同事說現在共產黨相當壞,哪些壞事不是共產黨做出來的呀?現在有多少共產黨的幹部不是嫖賭逍遙、貪污腐敗、欺壓百姓的?公司有人幾次介紹他入黨他就是不入,還時不時從家裏拿來大法弟子發給他的真相小冊子和揭露當地邪惡的資料,送給科室人員看。我科室一位同事的親人是專門幹迫害大法弟子的事的,在網上曝光過,天網恢恢惡人榜裏有他的名字。我常給她講害人終害己因果有報的道理,時常用慈悲來啟迪她的善心,讓她回家給親人講真相。後來她的親人有所收斂,有時來科室時碰到我不敢正視看我,但我照樣打招呼,而且我在心裏近距離發正念,鏟除他的惡行,後來聽說他突發性得病住了幾次院。

我們全家還利用過年的時間走親訪友,向親人講真相,勸三退,在兩年的過年期間,親人們基本上都退了黨團隊,剩下的是個別沒碰到,我們走到哪裏就講到哪,真相資料發到哪。

我現在住的這條街,很少有人來發真相資料,我想給他們發,但考慮到我家資料點的安全問題又沒有發,後來通過學法,明確到他們也是被救度的眾生,只要正念正行一切問題都不會存在。今年我給他們發了《九評》以及揭露當地邪惡的小冊子、覺醒等有關真相資料看,可喜的是他們大部人能接受,只有極少人不接受,我想看看他們看了真相以後是甚麼反應,出去跟他們聊天,以第三者口氣,給他們分析,讓他們能進一步了解真相。

我深信:「一個大法弟子所走的路就是一部輝煌的歷史,這部歷史一定是自己證悟所開創的」(《精進要旨(二)》〈路〉)。

五、一家煉功 親人都受益

師父的佛恩浩蕩,大法恩澤天下。也如師父所說「一人煉功,全家受益」。我們是一家煉功,親人都受益。如:我的婆婆經常聽我們講法輪大法好後,把法輪大法好溶入了心中,有一次在自家地挖土種菜時,頭部不小心被鋤頭把撞了一個大泡,有些痛,她立刻想到法輪大法,想起師父,口念「法輪大法好」,就不痛了,沒有做任何處理第二天那個大泡就消了;還有我的母親也受益匪淺。有一天上午,我母親突然犯病休克,恰好弟弟(大法弟子)在家,在緊急關頭中喊了聲「師父救我母親」,話音剛落,我母親嘆了口氣,醒了過來。弟弟告訴母親說:「剛才是師父救了你,不然就去了,母親非常感謝師尊」,從那以後,我媽總是把「法輪大法好」牢記在心中。後來有一次,在家走著不知怎麼一下摔在地上,這一下摔得不輕,動彈不得,她心想有師父保護,沒事,想試著爬起來,果真一下就從地上爬起來了,我去母親家時,她高興的告訴我這些,法輪大法師父的法力確實很大。從那以後,我的公公、弟弟、二妹夫、三妹、三妹夫先後走上了修煉的路,我婆婆、母親雖然不識字,都知道法輪大法好。

六、正念正行 大法顯神威

2000年夏天,一位年過花甲的輔導員同修,同我和我的兒子相約一起去鄉下寫真相標語。一天下午,我們四點從縣城搭車出發,五點左右到達目地地,天還沒黑,於是就熟悉了一下周圍環境,最後我們決定沿馬路寫回去。我們三人每人帶了一瓶油漆,用粗的毛筆作書寫工具,我們在路旁的電線桿、房子的側牆,路牌墩柱上等地方寫上了「法輪大法好」「法輪大法是正法」「還我師父清白」等標語。我們沿途寫,路上時有警車來回穿梭,我沒有在意,兒子更全然不顧這些,同修知道也沒作聲,就這樣我們把油漆寫完時,已到半夜1點多了,但離回家還有5、6里路,黑夜裏我們繼續的往回走。走著走著突然發現前面不遠處停了一輛警車,並且怪叫怪叫的,我們停了下來就地休息。那時師父發正念的口訣還沒有發表,我們只是在那等待,但心裏沒有一點害怕的感覺,心想讓警車趕快走。沒等多久警車往縣城開走了,我們走了一段路,這時才覺的有一些累,說來也神奇,沒走多久後面就開過來了一輛老爺車,我們就坐上了老爺車。在我們坐上老爺車不久,警車又從縣城開往鄉下和我們坐的老爺車擦肩而過。當時我還感到很納悶:這警車半夜來來往往有甚麼事啊!在我們到家不久,後來聽同修說,在她家前的馬路上警車來回穿梭了好一陣子,聽她這麼一說,我才知道警車一直尋找寫標語的人,後來我們學習師父《2005年舊金山講法》時學到「只有修煉的人,只有神看護的人,才能走過來。」時,更深深的感到師父時時刻刻都在看護著弟子,保護著弟子。現在回憶起來,覺的特別充實,當時我這個從參加工作從沒做過重活、沒吃過苦,更沒走過遠路的人,腳底打了血泡,泡磨爛了,整個腳板脫了一層皮,第二天我也照常上班。也不覺的痛,令我覺的好神奇。

前年在我所居住的縣城的一條街的十字路口有個很大的一個牌子,整個是江魔頭畫像和題詞,我見後立刻心生一念,讓這個魔頭掉下來,或換掉,並接著發正念,不久在我第二次經過這裏時,已經換了廣告牌,當時我心裏特別高興,以後,我們只要在哪見到不符合大法的,對大法不利,或是誣蔑大法的標語,我都要發正念鏟除,而且一發就見效。

有一次是國殤日,他們在公園門口邊掛上了誣蔑大法的橫幅和標語牌,我在中午下班路過時看見了,就立即發正念鏟除。在下午上班我路過公園時,看到橫幅、標語牌都沒有了,以後公園再也沒有出現過。還有我家前面,有一個單位,單位的大門口上方二樓陽台就掛了一條暗含攻擊大法內容的橫幅,我就發正念,讓天刮大風,下大雨,把橫幅刮斷並反覆默念正法口訣,果然沒等幾天就風雨大作,將橫幅從中刮斷一頭摔在陽台內。不多久,就掛了一條單位業務方面的橫幅。

幾年來,我們「堅修大法緊隨師」,不斷修心去執,時時不忘自己是師尊的弟子,時時提醒自己要做一個配的上正法時期大法弟子的光榮稱號的大法徒,一路走到了今天。

以上是我們的經歷,不足之處請慈悲指正。合十。

本文章或節目明慧網版權所有,非盈利轉載請註明
來源明慧網,並包含明慧網原文標題及原文鏈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