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法弟子在人中救度眾生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二零零七年二月二日】本地大法弟子大部份都是堂堂正正,在常人中正常的工作、生活,但師父知道,大法弟子本人知道,老百姓也知道。其實,我們無論做甚麼,只要有那顆心,一切都是慈悲偉大的師尊在無私的幫我們。

前段時間另一公司聘請我,在開新人班時,總公司派了幾名講師來講課,她們住在我家裏,看見牆上貼著「世界需要真、善、忍,法輪大法好」等粘貼,就問誰煉法輪功,我說「我煉」。

其中一位老師說:「我早就想問你是否煉法輪功。因為我看見你臉發亮,我有位熟人煉,也是這樣。」另一位老師也說:「怪不得她身體這麼好,上次好大一箱資料,她輕鬆的就提走了。」還有一位老師講:「她聲音真好聽,主要是她煉功,所以聲音是從肺腑發出的。」

於是當天晚上,她們在我家裏看了全部資料,要了護身符,還跟著學了功。

一、走出迷茫,脫胎換骨

我是99年2月得的法,還沒來的及系統的學法,連單盤都很困難的情況下,共產邪靈附著江氏流氓集團對大法與大法弟子的迫害就開始了。我於2000年3月和另外5位大法弟子一起到北京上訪,到天安門前拉橫幅,被惡警非法抓捕、非法勞教一年。

在勞教所,惡警採取了很多狠毒的招數都無法改變我的信仰,因當時放下了生死。最後惡警露出偽善的面孔,讓我把自己沒做好的地方寫一寫,這樣一放鬆就被舊勢力鑽了空子,我成了惡警轉化的典型。回家後,我痛苦的不行。我不在乎別人怎麼看待我,而是想不通,明明自己心在法中,一直也沒放棄修煉。但和師父的法一對照,自己徹徹底底錯了。到底錯在哪兒呢?我就是找不出來。那段時間心靈真的處在生死邊緣,我知道我能悟出來就是生,我悟不出來,就會沉淪下去。幾天時間,我頭髮白了大半。

我知道,誰也幫不了我,只有學法。我系統的學了《轉法輪》及師父的其他講法。經文《建議》裏一段話特別觸及了我的心,師父說:「其中還包括那些在這期間主動被所謂『轉化』後協助邪惡迫害法的人。由於這些人業力大一些,又有對人根本的執著,所以在荒唐可笑的所謂『轉化』謊言中,為了執著、為了開脫自己,順水推舟似的有意接受邪悟。這樣的人如果又去欺騙其他學員,就已經造下了破壞法的罪。所有被所謂『轉化』了的都是放不下對人的執著、抱著僥倖心理走出來的。」

每次我看見這段話都想逃避,都找藉口覺的是說別人,但我明白,我的根子就在這兒,就是有對人根本的執著。為甚麼又找不到呢?我邊學法邊回憶到北京證實法和勞教所的整個過程,最後我終於挖出了埋的很深的、非常自私的根本執著,就是:認為自己得法晚,生怕跟不上正法的進程,追求層次的心。由於得法晚,非常羨慕北方大法弟子得法早、基礎牢(學人不學法)所以馬三家派的邪惡轉化組一來,就讓我迷糊了。

雖然我悟出來了,也是走過來了,但我並不覺的輕鬆與喜悅,因為這時,我才真正的感覺了修煉的嚴肅性。我只是非常的慶幸,我又回到大法中來了。{編註﹕署名嚴正聲明將歸類發表。﹞

由於執著走了彎路,做出了對不起大法的事,這就讓舊勢力抓住了把柄,當我從新投入到正法洪流中後,舊勢力對我身體上進行了一次嚴重的迫害,並且是直接取命來的。在三個月以內,我的腹部長了十五斤重的腫瘤。當時我法理也不很清晰,沒認識到是迫害。最後竟無法煉功,無法吃飯、無法睡覺。家人逼著我去上醫院,我說「死也不願去」,可是死也是給大法抹黑呀,上醫院也是給大法抹黑。我當時沒悟出問題出在那裏。由於環境惡劣,又沒同修和我切磋。最後在家人強迫下送進醫院,查出是惡性腫瘤,並做了手術。

在病床上,在痛苦中,我感覺到冥冥中有一種東西就是要置我於死地,我也彷彿死了。這時,我想起了師父的話「以後延續來的生命,完全是給你煉功用的」(《轉法輪》),於是在心裏我對師父說:「我這個舊生命已經結束了,從今以後我整個生命都是大法的。師父,請給我力量,我要起來煉功。」於是奇蹟發生了,我這個渾身插滿管子一動不能動的人,不要任何人扶,竟坐了起來開始盤腿打坐,在劇痛中,我忍受著。慢慢的,半小時過去了,疼痛不知甚麼時候消失了。

我精神煥發從床上下來,提著一把管子就到走廊去找醫生拔管子,醫生、護士,都很吃驚的看著我。回到病房,我像健康人一樣和病房的人聊天,她們多數煉過別的功,又都是癌症晚期。我迅速的康復引起來了她們的注意。當我每天深夜打坐煉功時,可能被她們看見了,我聽見她們在商議,回家後一定要煉法輪功。

回到家後,我明白師父和大法已給了我第二次生命,我已脫胎換骨。這時我才真正走上了修煉之路。我必須嚴肅、認真的走好這條路,彌補曾經給大法造成的一切損失。我想也與曾走過彎路的同修共勉。

二、同化大法,開創家庭修煉條件環境

由於當時共產邪靈對大法的嚴重迫害,紅色恐怖讓經歷歷次運動的老百姓膽戰心驚,我的家庭也像許多大陸大法弟子家庭一樣,空氣緊張,我成了嚴管對像;家裏的親朋好友聚在一起開我的鬥爭會。曾修煉的母親不煉了,還收了我的大法書。我接電話,婆母監視,並拍桌子罵我,讓我滾;我上街,丈夫就跟著我,不准我做大法的事。與同修接觸,只要一有資料被丈夫發現,他就邊罵邊撕;妹妹大街指責我給她資料(她受到邪黨牽連迫害,差點失去工作);只要我一煉功,丈夫就來干擾,掰腿,拉住手不准煉。

面對這一切,我知道是干擾,也是對我是否堅定的考驗。由於家人在惡劣的環境中對我擔心,我不能總是偷偷的學法煉功,要堂堂正正的修煉,首先必須開創家庭修煉環境。

我加緊學法,同時用祥和、平靜的心態對待一切不公正的待遇,對謾罵、吵鬧,常常是付之一笑,從不爭辯。對家庭老人、孩子格外關心,善待他們,對孩子經常談心,告訴他做人的道理,特別是在整個家族中有一個孤老寡人,跟了我二十年,在病床上癱了八、九年,完全是我護理,還沒向其他親戚要過費用,這贏得了整個家族對我的認同和尊敬。丈夫下崗已十幾年,家庭重擔落在我身上,我從沒埋怨過他,並把工資摺子和家庭經濟全交給他管。同時我也告訴他,誰也別想動搖我修煉的決心。

就這樣,我一邊用真、善、忍對待周圍的一切,同時又不斷的把堅修大法的信息傳播給親人們。我的做法是最大限度的符合常人狀態,不走極端。當有親戚朋友、老人來看我時,我也陪他們聊天,我除了給他們講真相外(都用親身經歷),還把腿盤上;晚飯後,有時也陪丈夫散散步,順便也發點資料。當丈夫發現時,我就告訴他是怎樣注意的安全,做神聖的事,心地坦蕩是最平安的(因為是常人,只能對他這樣講)。有時也陪家人看看電視,同時用輕鬆的語氣指出哪個新聞是造假,哪段歷史是篡改。後來,這些就是由丈夫告訴大家了,到了最後,電視成了家裏的一個擺設,誰也不願意長時間面對虛假的東西。每到該發正念的時間,我把碗筷給家人放好,自己就到寢室發正念。開始家裏抵觸很大,但我一直堅持著。

有一天,曾修煉過的母親天目開了,看見我打坐時金光閃閃,莊嚴無比的形像。她意識到自己錯了,把收的大法書還給了我。我捧著大法書,看著師父慈祥的像,眼淚一滴一滴的流下來;師父呀,你洪大的慈悲救度著我,救度著我的親人。弟子還有甚麼理由不做好呢?

不知不覺中,家庭修煉環境在改變著。我審視自己按修煉人的心性要求,在家庭中我的確做到了一個好女兒、好媳婦、好妻子、好母親的身份。

到了現在,母親、丈夫、兒子都在幫著做大法的事:傳遞資料、郵寄真相資料,在外用「九評」內容講真相等。婆母在病重期間,一直要求我給她讀《轉法輪》。妹妹一家也退黨、退團、退隊。我在家裏學法煉功;丈夫常常笑我說:「在樓下多遠就聽見了。(因為我是朗讀)你乾脆拉開廣播吧。」我也笑著說:「誰聽的見誰得福,這是福音呀。」

在此與還在家庭魔難中的同修共勉,師父在《轉法輪》說:「我們作為一個煉功人,矛盾會突然產生。怎麼辦?你平時總是保持一顆慈悲的心,一個祥和的心態,遇到問題就會做好,因為它有緩衝餘地。你老是慈悲的,與人為善的,做甚麼事情總是考慮別人,每遇到問題時首先想,這件事情對別人能不能承受的了,對別人有沒有傷害,這就不會出現問題。所以你煉功要按高標準、更高標準來要求自己。」

三、修去各種名利心,開創工作修煉環境

由於丈夫下崗無收入,一家人的生活只靠我那點退休工資是不夠的,在別人的介紹下,我進了一家公司工作,無底薪全靠發展團隊和業績得報酬。公司裏許多職工都認識我,她們也悄悄斷言,這個煉法輪功的是做不出來的,很快就會走人。我勤懇、踏實、樂於助人的工作態度很快打開了工作局面,可我的痛苦卻越來越強烈,因為在公司的各種競賽、激勵方案的誘導下,我曾經淡去的名利心竟然逐漸的膨脹起來。腦袋裏常想著怎樣增員,怎樣創造業績,還美其名曰稱:「這個獎得到了,我就用來做大法的事。」以大法為幌子,掩蓋自己骯髒的名利心,學法也靜不下來。最後發展到一次通過很多努力應該晉升為主管了,可公司通知一下來,只是高級業務員。我突然感到非常憤怒,簡直無法控制,可我明白的那一面又為這種名利熏心的狀態難受的直流淚。經理看見了,走過來安慰我說:「這麼多的努力沒達到目地是難受,不要著急。」我流淚的告訴他:「我痛苦的不是沒當上主管,而是這種強烈的名利心,為啥達到了這種嚴重的地步,還不自知。」

師父說:「你們從聖潔而又無比美好的世界掉下來,是因為你們在那層次中有了執著的心。當掉到相比之下最骯髒的世界裏,你們不快往回修,卻又抓住骯髒世界裏那些骯髒的東西不放,甚至損失一點還痛苦的不行。」回家後,我把自己關在家裏學法,向內找,整整兩天沒出房門一步。只要一放鬆,千百年來骨子裏為私為我的東西就要抬頭。大法洗滌著我的靈魂,從迷失中從新清醒。我決心在這利慾的環境中純淨自己,牢記自己是大法弟子,做好自己應做的三件事。

從此以後,我加強了學法,隨時向內找,只要一發現不好的思想念頭,就加強自己靜心學法、發正念,直到不好的思想徹底去掉。漸漸的心越來越平靜,心態也越來越好。當我成為主管,大家來祝賀我時,我只是淡淡一笑。當與別的業務員發生碰撞時,我馬上相讓。當公司需要講師時,我義務為公司講了幾年的課;嚴格按修煉人的心性做事,我獲得了公司上至經理、下至業務員的認同和信任,甚至在業內也小有名氣。在這期間,我也在不停的講真相,對經理講、對業務員講,和主管們在一起開會時講,坐車時對司機和公司職員講;最後甚至在大會上講。經理也只淡淡的說了一句:「在會上你不要說是法輪功,只說是氣功就行了。不然反映出去不好交差。」

當然,修煉中干擾還是有的,當縣裏六一零和總公司的人來調查我時,經理說:「你們要讓她走的話,除非我捲鋪蓋走人。」所有被調查的職工都說:「人家工作的那樣好,現在這種好人找得到幾個,你們真是無事找事」。在公司,經常有業務員和主管們常找我要資料要護身符,要《九評》,最後,經理和部份主管和業務員都「三退」了。

師父說:「修煉功法的本身並不難。提高層次的本身並沒有甚麼難的,就是人的心放不下,他才說是難的。因為現實利益當中很難把它放下,這個利益就在這兒,你說這個心怎麼放的下?他認為難,實際也就難在這裏。」(《轉法輪》)

四、重大問題看明慧網,跟上正法進程

前幾年,本地沒有資料點,全靠同修默默付出,到外地去拿資料,所以本地的明慧網資料從沒斷過。每期明慧週刊大家都互相傳遞看過,說實話,幾乎都沒看,大家都把重點放在「重要時事,大陸綜合,海外綜合,時事評論」等欄目上,恰恰把「弟子切磋,整體提高」忽略了。所以在本地大法弟子很長一段時間是一盤散沙,沒形成整體,被舊勢力鑽了空子。個別同修受到嚴重的迫害,被非法抓捕或嚴重病業狀態,甚至失去生命。有的同修長期處於魔難中,被家人打、軟禁在家裏,無法走出來。我為本地的修煉狀況有點著急,但也不知道怎麼辦?

後來想到師父叫我們重大問題看明慧網,於是我們才重視起來,逐漸的我看出門道來了,原來明慧網上的內容與正法進程緊密聯繫著。例如:1、恢復學法小組、形成整體2、找出根本執著3、清醒認識證實法不是證實自己4、揭露本地邪惡5、廣傳「九評」勸「三退」6、抓住一思一念,純淨自己7、營救同修8、資料點遍地開花等等。

既然有人領路,就走的輕鬆的多了。很快本地大法弟子克服了一切干擾,破除了許多人心,與就近的同修恢復了學法小組,慢慢的形成了整體,跟上了正法進程。這中間有痛苦、有心靈的掙扎、有矛盾、有爭論、有放棄、有急躁,同時也有歡樂,修煉中的喜、怒、哀、樂,各種人心的體現都顯示出來。但在師父的指引下,在明慧網和資料點的同修幫助下,一批大法弟子理智、智慧的成熟起來了。大家一步一步踏踏實實的走到今天,表現為:遇事冷靜,反應敏捷,整體配合,警惕性高。因事例太多篇幅有限,就具體講幾則實例。

本地大法弟子除了在九九年曾在縣政府門前拉過橫幅外,大家採取的是「細雨潤無聲」的做法。本地有資料點後,長期以來,真相資料,粘貼,一直沒斷的散發,甚至散發到公安局辦公室、派出所門口、居委會辦公室、警車上、政法委辦公室裏都有,可他們就發現不了是誰做的。六一零頭子曾說:「晚飯後出來巡邏,所走過的地段甚麼也沒發現,等回過頭來,滿街又貼滿了。這不是一、二個人幹的,他們法輪功的都在行動。」遇到逢場天,各大菜市都有同修往趕集人群的背篼裏發放資料。

邪惡們知道本地警察大法弟子都認識,就收買了一部份無業人員裝扮趕集,妄圖達到破壞目地,但就在這批人培訓時,大家就知道了這些人的性別、年齡、高矮、胖瘦、模樣,這些信息迅速傳遞開去。資料照發,這批人一無所獲,反而家裏被大法弟子寄來了真相資料,接到了真相電話。後來,這批人也解散了。現在邪惡們又找來大批外地的便衣,逢場天菜市場的門口,附近的居民樓都停滿了警車。同修們就轉移到大街上和樓層去發。也有正念強的同修就在菜市跟在便衣後面邊發正念邊發。其中也聽到便衣聊天:「反正這些資料放在背篼裏,我們管他幹啥。」

大家講真相曾坐在政法委辦公室講,在派出所講,在公安局講,在六一零頭目家屬上班的門市講。但講的內容多用切身體會,語氣祥和,態度自然。不但沒有危險,效果也不錯。結果是:六一零頭目兩晚上出來看見一個大法弟子在電桿上貼資料,只叫她趕快回去;派出所的在一個同修篼裏搜出還沒來的及郵寄的真相資料,看後,只是帶信叫她晚上不要再出來,注意安全。有一同修發資料被不明真相的群眾告到派出所,派出所警察也只是上門來告訴,要貼傳單到偏街上貼,自己要注意一點。

本地邪惡曾搞過一次洗腦轉化班,非法關了十幾個大法弟子。這批大法弟子正念正行,利用這次機會給輪換來做洗腦宣傳的政法部門、公安局、政府、婦聯的人講真相,使洗腦班徹底解體,再也沒辦起來了。在今年邪惡們又在市裏辦洗腦班,搞了一個「基地」,綁架了一名同修,大家利用這次機會向各級政府、被綁架的同修單位,洗腦班裏的人,向全社會大量的講真相、寫公開信,揭露本地邪惡,還有同修近距離發正念。這個洗腦班也解體了,密謀的第二次綁架也無音訊了。

這裏要真誠的感謝資料點上的同修和海外大法弟子的整體配合,讓這些訊息及時上網,本地被海外真相電話全部覆蓋著,幾乎的老百姓都接收過。被曝光的邪惡們一聽到電話就心驚,他們在會上講:「……電話不斷,連我兒子都接到不少,真相信更是一大摞。」

曾有幾個外地邪悟者想到這兒來搞破壞。她們的一切情況快速的傳遞開去。這些邪悟者也一無所獲,灰溜溜的走了。

現在本地大法弟子按照資料點明慧網上的安全措施做的較好。電話裏幾乎互相沒多大的聯繫。有事都是口講,帶手機的同修也比較注意安全。對資料點也採取了一系列安全措施。例:單線聯繫,排除跟蹤,手機斷電。當然所有的一切都離不開靜心學法,加強發正念。

在師父的慈悲呵護下,在正念的強大威力下,奇蹟也不斷發生。例:有一同修在電力公司門口貼傳單,因為這兒來往人很多,又是白天。當這位同修站在門口一想,一輛卡車就開在電力公司門口停下,擋住了過路人的視線。等這位同修貼好離開後,卡車又開走了。有一退休職工在開退休職工大會時,因會上領導們讀了邪惡發的迫害大法弟子的文件後。這位同修理直氣壯的在會上講了40多分鐘的真相,揭露邪惡的迫害。同時發出一念,把這證件作為罪證上網。不久後,本地幾年迫害大法的邪惡文件的複印件全部送到了資料點。

一聽到邪惡搞了甚麼「轉化基地」詳細情況就從市公安局內部打聽清楚了,第二天就上網,在整體講真相、發正念。在大法的威力下。這個「基地」就被解體了。

在越來越緊迫的短暫時間裏,在走向神的路上,我一定不辱使命,不辜負師尊的慈悲苦度,走的更成熟。

本文章或節目明慧網版權所有,非盈利轉載請註明
來源明慧網,並包含明慧網原文標題及原文鏈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