與成都同修談協調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二零零七年二月十五日】近來,成都地區在協調人之間發生的一些事,使同修之間造成了很大的間隔。矛盾出現了不是找自己,而是互相指責,在同修之間傳閒話,說這個人想當協調人,那個人有甚麼問題,搞的沸沸揚揚。表現的已不像一個大法弟子的行為了。我想談談個人對如何看待大法修煉中的協調人的認識。

大法修煉大道無形,人人都是協調人,人人都是修煉人。

想當協調人並不是壞事,但是我們是以甚麼樣的心態來看待看似有形,實又無形的協調工作。作為一個大法弟子我們所做的一切事情都是不求名,不求利,只是默默的付出。過程是無形中就起到了一種協調的作用。

比如我身邊就有很多在上班,工作較忙的同修:有的懂電腦技術,有的會編輯,有的會製作VCD,等等。由於他們都能與明慧網保持聯繫,就是每天上明慧網,就明白正法時期的大法弟子的責任是甚麼,踏踏實實的做著自己應該做的事情。比如:

1、一個偶然的機會與同修見面,交流中他了解到我對學電腦還有障礙,就鼓勵我突破障礙。並幫助我建立了家庭資料點,這是不是無形中起到了一種協調作用呢?

2、了解到某同修仍在監獄受迫害,就主動利用自己的一技之長,編輯迫害同修的真相資料,沒有誰告訴他這樣做。其實真修弟子都知道自己應該做甚麼,這是不是無形中也起到了一種協調作用呢?

3、有一次我寫了一篇文章想發表,我當時不會電腦,同修熬夜幫我修改並發表,是不是也起到了一種協調作用?

4、還有一同修網絡技術較好,利用發電子郵件傳播《九評》和破網方法,他把此方法發到網上去,讓更多會電腦的同修都有機會掌握這種利用網絡技術講真相的方法,同時與有緣認識的同修傳播這種方法,那麼他們所做的一切是不是無形中都起到了一種協調作用?

5、還有的同修為了建資料點默默的跑遍了省內的各郊縣。他們都不是協調人,正是因為他們能及時的上明慧網,跟上正法進程,都在默默的付出。他們所做的是不是也起到了協調的作用?

那麼我們有願望為大家付出協調整體提高的同修,是不是對我們的要求就更高,心性的容量就要更大。因為電腦已成為我們目前講真相,揭露邪惡的重要法器,邪惡對我們的資料點虎視眈眈,那麼我們整體的配合就更重要。當今最重要的幾件事:

1、資料點獨立遍地開花;2、同修被綁架是否及時的找到同修家屬幫助他們消除障礙,揭露當地邪惡、營救家人;3、營救獄中同修;4、找回昔日的同修;5、與至今還走不出來的同修交流;6、建立學法小組,並了解學法小組有沒有走形式的現象。在這些方面與其它地區相比,成都的確沒跟上。

在同修提出好的建議時,我們是放下自我,互相圓容來達到我們的共同目地呢?還是在下面傳小道消息?在我們中形成間隔內耗?大家在一起不是切磋修煉和做好三件事,而是你錯我對的。

我想,我們有願望為大家付出、協調整體提高的同修,是不是應在以上方面踏踏實實的做一下?你所接觸的同修,不會電腦的你是否幫他消除障礙,建立家庭資料點?你是否揭露了你所居住的派出所,居委會,街道辦事處的邪惡行為?在當地此工作還沒有開展起來時,你是否帶一個頭從自己做起?你每天是否下載了每日文章了解當地情況?同修被綁架是否及時的找到同修家屬幫助他們消除障礙,揭露當地邪惡營救同修,以及及時營救獄中同修?對至今仍然邪悟和還走不出來的同修找過他們嗎?深入到學法小組去了解跟上正法進程了嗎?我們大家在這方面多用點心,有了切身的體會,處處用法來衡量自己,講出來的話會更有能量。

我們都是大法弟子,正法已走到了最後,千萬不要太執著自我。師父看見我們會高興嗎?只有魔才會高興。有了慈悲和寬容我們才能更好的形成整體,救度更多的有緣人。所以,我覺的如果我們甚麼事情都能先向內找,修去自己的各種人心,另外做事都能先想到別人,就像師父在《在2002年美國費城法會上講法》中講到「是寬容,非常洪大的寬容,能容別的生命,能真正設身處地的去想別的生命。」那麼我們怎麼能協調不好呢?因為協調直接關係到我們的救度眾生。

作為一個有志為大家做真相資料的同修,也不要執著自己的真相資料被不被同修採用。如果的確做的很好,相信同修會找到你、問你要的。如果能在明慧網上發出來,我想受益的同修會更多。明慧網沒發表,也不要太執著自我,因畢竟現在明慧網有很多很好的真相資料。退黨方面的有小冊子:《九評掀起退黨潮》、《退黨手冊》、《選擇未來》等,真相傳單:覺醒、綜觀天下等。找一找自己。如果為一點小事或被人說了自己心裏放不下就發火,而且不是一般的發火,是不是這關沒過去?就像師父講法中講到,一個人為了幾個小蘋果,把已修出來的元嬰都化了,那不遺憾嗎?

本文章或節目明慧網版權所有,非盈利轉載請註明
來源明慧網,並包含明慧網原文標題及原文鏈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