從營救同修看本地整體修煉狀態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二零零六年九月一日】我們本地有三個同修被邪惡綁架四個多月,至今仍被關押在看守所。通過幾個月集體發正念,未見放出來,協調人覺得還是參照其他地區的方法進行二十四小時接力發正念。

接力發正念持續了一個月,同修中出現了一些抱怨。有的同修認為堅持這麼長時間了,應該停下來了,接力發正念效果不太好,有點像走形式,晚上發正念也沒有幾個同修堅持下來,有很多同修發正念狀態都不好。根據這種情況,各點負責人又在一起切磋討論,最後,協調人仍然堅持要接力發下去直到救出同修,認為持有意見的同修有求安逸之心、對營救同修沒有信心。

對於接力發正念有沒有效果是不是走形式我們暫且不論。我想說,我們有沒有反思一下,為甚麼這次同修被關押持續了這麼長時間?為甚麼這段時間總是出現同修被迫害的事件?是不是跟我們整體有漏有關?有沒有認識到這是在給我們一個整體提高起來的機會?每次迫害一發生,大家只是盲目而又麻木的去發正念,去完成一件任務,「修煉是修自己,無論出現甚麼樣的狀態都要去想一想自己。」(《美國首都法會講法》)我們每個人都應該先來向內找一找。

明慧網提出向當地民眾揭露當地邪惡已經有很長一段時間了,我們本地一直未動。我們的同修也沒有主動的參與進來搜集資料揭露邪惡、曝光邪惡,這幾年我們本地同修被邪惡迫害的經歷也不少了,可是沒有一個同修主動去寫被迫害的文章,也曾經給個別同修提出這個問題,卻總是顧慮寫出來對自己將造成甚麼樣的後果,或者推說自己不會寫。個別協調人也擔心曝光邪惡會引起邪惡的注意,辦本地版會引來邪惡的迫害,因為有這些觀念障礙著,搜集惡人的信息也一直不齊全。所以我們到現在沒有一份揭露本地邪惡的資料。

「資料點遍地開花」在我們這裏更是很遙遠的事情。全城幾百個同修都處在一種觀望、等靠要的狀態。有資料就發,沒有資料也不過問。曝光邪惡,搜集惡人信息,好像與自己無關,哪怕自己想到了,也不會去做,認為那是個別協調人的事,總是協調人說怎樣做,大家就去怎樣做,協調人不說的,沒有同修主動去做,也沒有同修向協調人提出意見和建議,各點上的負責人總是說:站上怎麼說的,我們就怎麼做。完全充當收音機,只聽,不說。「九評」出來很久了,本地很難看見幾本,其它地區的同修偶爾送來一些,發到每個同修手中也最多一本或者兩本,聽見下面的同修都在抱怨「九評」太少,可是我們協調人卻認為,在我們本地發放「九評」不能過多,我們是個偏僻的地方,受惡黨毒害少,不需要大量發放「九評」,只要能說通世人三退就行了,不能和其它大城市相比,那裏知識份子多,受毒害深,況且我們層次境界未到,九評多了,另外空間的邪惡在虎視眈眈的看著我們,還是要慢慢一步步走穩。

這種認識對不對呢?既然師父叫我們廣傳「九評」,我想多做「九評」應該不會錯吧,每一個中國人(不管在城市,還是在偏僻的鄉村)從小都是在黨文化中長大的,能說沒受毒害嗎?如果說是因為我們的心性境界未到,怕做「九評」,怕因此而受迫害,那麼我們甚麼時候才能突破這種觀念與人心呢?從去年開始,我們本地接二連三的出現同修被惡人舉報綁架的事件,這也不是偶然的。

這兩天聽說被綁架的同修快要被邪惡宣判定罪了。協調人才忙著搜集邪惡的信息,才主動提出要向本地民眾揭露本地邪惡。這一切稍微來晚了一點,錯過了營救同修的最佳時間,如果當初沒有那麼多的顧慮,跟上正法形勢的步子稍快一點兒,如果我們每一位同修都能遇事向內找,而不是就事論事的去爭論這件事的對與錯,不是在出現問題了才商量著怎樣去解決問題,我們在證實法中就不會總是處於被動的位置。

我希望每一位同修都能通過這次事件為契機,本著救度眾生為目地,去向各級官員、警察和廣大民眾講清真相,不重結果,在做的過程中擺正心態,「困難面前體現出大法弟子的正念正行」。保持一種正法時期大法弟子應具備的純正與大善大忍的狀態。「證實法中你們想到的、看到的、接觸到的、能夠認識到的,你就去做,那才是在走自己的路、建立自己的威德啊」(《在亞太地區學員會議上的講法》)。

只要我們基點站正了,大家整體上協調一致,法力才顯威力,才能更快的營救出我們的同修,才能創造出一個更寬鬆的證實法的環境,才能讓更多的世人得救。

因為是第一次獨自向明慧寫文章,個人層次與文筆有限,某些方面說得不對的地方,請同修慈悲指正。

本文章或節目明慧網版權所有,非盈利轉載請註明
來源明慧網,並包含明慧網原文標題及原文鏈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