談談家屬要人的經歷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二零零六年八月三十一日】我丈夫從2006年8月8日被抓到2006年8月16日晚被接回家,前後歷時9天。他能在這麼短時間內回到家中,是與大法弟子整體發正念和家屬堅持不懈的向有關機構要人是分不開的。

在這個過程中,我作為一個修煉人同時又是家屬,在與常人家屬一起向邪惡要人的過程中,深感我的一思一念對常人家屬都會產生的影響與帶動。現在把這段經歷和體會寫出來僅供同修參考,不妥之處懇請同修慈悲指正。

2006年8月8日上午,一名被非法抓捕的同修的孩子因生活無依靠向當地派出所要他媽媽(同修)時,被當地派出所毒打,之後,孩子到市公安局伸冤。我丈夫將此情景用相機拍下,準備將邪惡曝光,也被市公安局內衝出的國保惡警非法抓捕了。

得此消息,我覺得必須向市公安局要人,同時也通知了婆婆。因婆婆家遠晚上才能趕到,我就領著孩子和我的母親先去了市公安局。

當時我只是感性上的認識,我丈夫沒犯法,必須放他。用的也是常人式的方法,雖然對他們也起到了震懾的作用,但是自己卻弄得疲憊不堪,渾身酸疼。

8月9日,我和婆婆去了公安局側面的控訴室,告國保大隊無故抓人,事後不通知家屬也不讓見人。當時的接待員聯繫了國保大隊說下午就有結果了,讓我們上公安局門口去等。我當時想,我們是來要人的,不是來等結果的,於是沒有等就回家了。因為第二天是公安局長接待日,我要直接和局長要人。

回到家裏,看到滿屋子亂糟糟的,我得準備做買賣需要的料,看到婆婆一直沉浸在痛苦之中,也沒吃飯,我還得照顧好她,把飯菜煮好,當時好像感到特別淒涼、特別苦。但是轉而我突然問自己:苦,你就不修了嗎?難,你就不煉了嗎?做人就是苦的,遇到困難不能繞著走,我得堅持下去。當這一念定下時,我覺的輕鬆多了。我聽著mp3幹起活來。可是這邪惡真的很邪,它就是要拖垮你。這時我聽到婆婆突然怪笑起來,邊嘮叨邊笑。我心想:難道婆婆經不起這個打擊精神失常了?我先是慌了一下,但隨後就靜了下來,靜靜的看著她,跟她講:你兒子是好人,他沒有錯,有錯的是共產黨,是那些惡警,修煉真善忍有甚麼不好。因為我的心沒有被它帶動,所以婆婆馬上好了,說明天去要人,共產黨不幹好事。企圖從婆婆背後控制婆婆的邪惡因素被正念鏟除了。

8月10日,本來是要去向局長要人的,而且同修也都在發正念。可是到了公安局卻收到了我丈夫的「拘留」通知,被關在第一看守所。我當時問給我通知的辦案人,可以看人嗎?他說:你去看吧。於是我和婆婆又跑去看守所看人,看守所的人說:「按著法律程序,這期間根本不讓看。」於是我們又回到市公安局要人。接待員不讓我們見局長,說這事他們不管,讓我們到正門找一處。我們到了正門不讓進,只能給一處的甚麼人打電話,可是電話打過去卻沒人接。我意識到我們這兩天是被邪惡牽著鼻子走的,我明白了要人不是目地,目地應該是講真相救眾生、揭露迫害。我不能被他們牽著走,我要走自己的路。於是和同修研究準備第二天寫一張訴冤狀到公安局門口要人。

當我這一念定下來的時候,我感覺到從沒有過的輕鬆,前幾天的渾身酸疼頓時也消失了。

8月11日早8:30分,我和婆婆到了市公安局。婆婆拿著訴冤狀,喊冤枉,哭著要兒子;我在一邊講真相、發正念。邪惡嚇壞了。十多名警察跑出來,看到訴冤狀上有「真善忍」的字樣,一把搶過去撕了,嘴裏還喊:「幹甚麼呢,寫甚麼真善忍呢?」可見他們對真善忍怕的要命。他們還拉扯我們,要把我們拉到派出所,要不就讓我們上控訴室,說他們領導會跟我們見面「解決問題」。我們哪也不去,就要他們放人。他們一看我們不配合,就把圍觀群眾驅散了。婆婆還在一直喊冤,圍觀群眾也不能過來,堅持了一陣子,我看效果不很好,婆婆也很累。於是我拉著婆婆回家再想辦法。我想訴冤狀他們可以撕、條幅他們可以搶,怎麼辦呢?我決定把申冤狀寫在白背心上,邪惡要是當眾扒衣服,正好當眾揭露它們的邪惡本性,老百姓都看著呢。

8月12、13日是週末,我和婆婆也在家休息兩天,決定14日穿真相背心去要人。我婆婆被邪惡控制連哭帶鬧的又說不去了。我跟她講,堅定信心,邪不勝正,她又平靜了。8月14日,我和婆婆又去要人。這次邪惡沒有那麼囂張了,他們沒有撕扯,只說讓我們上控訴室見他們領導。我們沒有配合。我說:「就在這解決吧,有甚麼見不得人的。」他們一看沒辦法,又採取驅散圍觀群眾的辦法,我們僵持了一上午,也累了,有點灰心。但我知道自己的念頭不對,就抑制它。中午,我和婆婆回到家。因為我動了心,婆婆又開始鬧著要回家,說要人沒用,根本就沒人理她。又說把她累壞了,她們一家人怎麼辦。當時我人心起來了,因為我每天回來還得做買賣,還要學法煉功,每天忙到十一、二點,婆婆每天回來就躺著還嫌累,這次我沒有站在法上勸她,而是跟她鬥氣,說你不要你兒子啦。雖然婆婆第二天也跟我去要人了,但下午就回家了,這一次真的是隨著我的心在動,警察一個也沒出來,就讓我們覺得不起作用了。

婆婆回家了,我找到了自己的不足:多少有點依靠婆婆的心,而且也沒有為婆婆發正念清理操縱她的邪惡。婆婆那麼大歲數也不容易。同修都說你婆婆真行,驚天地泣鬼神。我決定以後婆婆不回來,我自己也得去做這件事,應把依靠常人的心放下。

我的正念足了,迫害也就解體了。8月16日晚,公安局就來電話讓我去接我丈夫。

經過這件事,我悟到大法弟子的正念是有威力的,無論你能感覺到或感覺不到都要保持正念。過程中,還要時時清理自己及幫著常人家屬清理他們背後的一切邪惡和干擾因素,才能更好的營救家人。

本作品謹代表作者的觀點或認識。在明慧網發表的作品版權歸明慧網所有。明慧網會定期和不定期的對本網站所發表的作品集結出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