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做協調工作中的幾點體會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2006年1月25日】在邪惡迫害的幾年中,我曾經幾次去監獄營救同修。後來意識到等到同修被迫害得很嚴重時才去營救是遠遠不夠的,平時就應多和大家學法,交流,及時解決自己及同修心性上的漏洞,才能達到「防患於未然」和真正證實大法的目地。在這一年多來我自覺、不自覺的就做了許多協調工作。現將這一階段心得與大家交流,偏頗之處請指正。

(一)修煉中突破個人修煉階段的心性認識,歸正到正法時期修煉的路上來。

在表現上有同修遇到邪惡對身體的迫害時,誤認為在過「病業」關(新學員除外);有同修的愛人長期不管家和孩子的生活,以放下對情的執著為理由,縱容邪惡;有同修在面對無理的傷害和不公正待遇時,強調一味的應該忍,在消極承受中沒能證實大法,維持表面的一團和氣等等現象。在我們共同找到心性上的不足後,悟到只有堅持做好師父要求的三件事才是根本上否定迫害,一味的片面強調其中的任何一件或二件都不能達到師父對我們的要求。做法是:儘快的將這些同修歸到不同的學法小組;小範圍的通知大家發正念,幫助發正念的同修,也不能耽誤自己該做的三件事,把時間安排好,儘量兼顧,以免因為個別現象干擾本地區大多數同修走證實法的路。

(二)在法上認識法,共同精進,反迫害。

師父在評註《去人心》中說:「有一些學員就是不重視學法,經常把大法學員中出現的甚麼情況都用常人心來認識,不只是表現在盲目崇拜上,其實這種人心的表現是修煉人與常人的真實體現。」從邪惡迫害以來,大法弟子都不同程度的遭到了迫害。隨著正法形勢大有好轉,使一些同修產生了幫幫困難同修的念頭,有時卻因有未修去的人心而沒走正修煉的路。舉一個例子:有一個同修從勞教所(簽了「五書」)出來後,身體和生活上都陷入了困境。有的同修出於「關心」就忙著幫助解決困難,領著這個同修到大法弟子家借錢蓋房子。我倒不是反對幫同修,但我覺得在解決生活上的急需之難後,就應該幫助同修反迫害,誰造成的傷害就去找誰。幫助同修在法上認識法是最重要的,找到同修執著的心結,如證實自己、怕心重、斷章取義等不正悟的地方,鼓勵同修走出來反迫害。幾千元也不是小數目,不要牽扯大家有限的寶貴資金和精力用於解決個人生活困難。

大法弟子在向各級部門(村委會、工作單位、市委、街道辦事處等)講清真相救眾生的同時要揭露當地對自己的迫害,堂堂正正的證實大法。在這過程中我們不是在求得世人的同情和可憐,而是在給迫害過大法弟子的常人一個贖罪改過的機會,從而救度他們。我悟是師父反過來利用這場迫害讓大法弟子在證實法、反迫害的過程中建立偉大的威德。

如果我們摻雜著人心幫助同修解決了修煉中所遇到的困難,也可能就打亂了這條有序的修煉之路。近期又有同修找大家幫助農村同修秋收,幾天中有五、六十人次參加,搞成了常人中的幫幹活、做好事了。我們每個參與的或聽到的同修都應該悟一悟了(除特殊情況除外,如夫妻大法弟子都被關押等。)

(三)認清迫害形勢和本質,達到正念正悟。

「人就自己那點難,人與人之間就那點事呀,還有很多心還不能去呢!在惑亂當中對你的大法本身能不能認識還是個問題呢!有這樣一個問題,所以就會有干擾,有考驗。」(《轉法輪》

到目前,仍有一部份同修在聽到有同修被抓時,第一念仍想到的是這個同修有漏或協調人有問題。整體意識不強,對營救同修淡漠,包括我在內也是幾天後就忘了,很麻木。有甚者首先想到的是個人安危、能不能被牽扯上等不正的念頭。也有的用人心對待這場迫害,找常人走後門,花錢往出抽等等。把這場迫害當成人對人的迫害。

我們是世上生命留去的關鍵,怎麼能依靠常人來解決問題呢?如果我們平時不注重講真相,就會使一些家人因大法弟子被抓而對大法造業或助長邪惡的氣燄。我們的一切都為證實大法而存在,而不是給邪惡補充能量。迫害出現時,首先應該冷靜的找找自己的心性,是不是自己三件事沒做好,才出現迫害。因為邪惡可是把我們當成一個整體來干擾的。每一個同修被抓都是我們這個整體的損失啊!師父在《也棒喝》中講:「修煉的人不是修煉的神,修煉過程中誰都有過,關鍵是怎樣對待。」我們對同修的寬容也是在加強正的場,發正念中鏟除這些所謂的「考驗」。引導同修的家人堂堂正正理直氣壯的要回家人。

(四)跳出具體矛盾,達到整體提高

有一件事情,給我印象很深。我們當地有一對老年夫妻同修大法。男同修的表現有時不精進,因為害怕,自己不願參加集體學法、交流。有時還阻撓他的妻子做證實法的事。有同修找過他交流,但效果不大。在錢財上,他不願付出,儘管他有一個優越的工作,妻子也做買賣,經濟條件很好卻把錢盯的很緊。有一次,女同修跟我說了一件事把我氣的夠嗆!女同修知道她丈夫心眼小,就背著他攢硬幣,認為這樣不容易被發現。好不容易攢了一千多塊錢,要拿出來證實法。不料在兌換過程中出錯,被丈夫回家翻了出來,將她打了一頓。女同修憤憤不平的述說,我的人心也被帶動,認為男同修簡直不是修煉人。靜下心來發現自己被表面假象帶動了,純淨自己的心後找出女同修在心性上的不足,如「妒忌心和情」。其實,男同修在個人修煉中沒修紮實,其人心被邪靈爛鬼加強了,我們恨表面的人卻忘了背後的邪惡。舊勢力就是要淘汰它們看不上的學員。我們怎麼嫉妒起同修來了,還憤憤不平的指責。

這無邊大法誰也摸不到邊,每當我們自認為高而看不起同修的心起來時,就已經在開始往下掉了。當我們找到各自不足之後,聽女同修講她的丈夫在單位也做了好幾個「三退」呢。一個大法弟子在世間能救多少眾生啊!

(五)不斷修正自身,圓容大法

在與同修的接觸中,我找到了許多不足。

1.證實自我、固執己見,求名的心強烈。當有同修不同意我的意見或不配合我時就認為同修不配合整體,將證實法這麼神聖的事當成了一種工作或人維護人的事來對待。當有同修說,有些心性上的關只對我一個人說時,還沾沾自喜,為自己能得到同修信任,幫人認清執著而高興,無意中在間隔整體,樹立個人威信。其實每位同修心中都有法,不能有誰修的好,誰修的不好的心,這些本身就在維護自己的觀念,挑起矛盾。

2.態度蠻橫,不能時時替人著想。在協調工作中給同修一種壓人、命令、要求、指派的感覺。有意無意的總覺得自己悟的高,自以為是、狂妄自大。通過學法和看《九評》知道是共產邪靈的毒素在反映。雖認識到這些邪惡因素但沒有徹底去掉。以前總覺得做協調人是在幫別人,回過頭來,其實真正受益的是自己。我的那些執著就得利用這些環境暴露出來,讓我修去。

認清安逸之心帶來的危害,讓自己和同修儘量的把精力用在證實法上。有許多同修是被安逸之心帶動而邪悟的。有了此心,我們就會執著時間,想早點結束迫害,不想再付出了。安逸之心也能使一個放鬆自己的修煉者從極高層次毀於一旦,前功盡棄。近期,在求安逸之心的帶動下,我與同修的溝通少了。我地區出現了一些偏離法的現象,我只是和附近同修說一說。卻怕麻煩。沒及時的找負責召集的同修深入的切磋。等到我認識到事態嚴重後,去找他們,卻正趕上他們幾個被惡警綁架。雖然原因是多方面的,但我卻真切的看到了這顆心帶來的危害,它使我們不能對自己和同修負責!使我滿足於自己已經開創的環境,不願再進一步吃苦修心、去執著。

我悟到要想真正起到協調的作用,首先我們就得是一個精進實修者,跟上師父快速推進的正法進程。我們是新宇宙不同時期、不同層次、不同狀態出現不同情況時眾生的參照,走的路、證悟的法理怎麼能都一樣呢?只要不偏離法,在悟法、做法上甚至大法工作的分工上不要非求一致意見,應放手讓同修走出不同的證實法之路,發揮出各自作用,回歸各自家園。同修們,讓我們共同精進,走向大圓滿!

本文章或節目明慧網版權所有,非盈利轉載請註明
來源明慧網,並包含明慧網原文標題及原文鏈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