說說大陸部份地區協調人的修煉問題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2005年8月16日】99年7.20之後,大陸各地都自發產生了一些協調人,積極做了不少講真象的工作。然而近來一段時間,由於個人和環境的緣故,一些地區的協調人在修煉上不能正確對待自己,用強烈的個人意見左右了當地的學員,形成地區性小圈子。

例如東北某地一個很大片的協調人,一直聲稱4.25的時候如果北京研究會能按他說的做,當時就結束了,不會有以後的魔難了。現在大家多方利用九評講真象的過程中,此人又執意認為只有如何如何做形式才是對的。有的協調人,因明慧沒有回應有關匿名郵件的指責,便在學員中散布說在九評的問題上明慧「沒按師父要求做」、明慧「走了舊勢力安排的路」云云。嚴重的是,當地絕大部份分片的協調人也附和這種偏狹的想法。

協調人的認識過激,會導致一些地區性偏離現象。比如,當地的一部份《明慧週刊》,被搞得面目全非,除了刊頭師父的題詞保持原樣之外,裏面的內容、排版等都沒一點原來痕跡,根本分不清哪個是原有內容,哪個是他們自己後加上去的。該地區有一個負責出很多人《明慧週刊》的印刷點,協調人憑想像和個人認識,在學員中散布明慧「胡亂來,花了很多美金,一個同修也沒營救出去」等不負責任的言論,有意無意的起了內耗的作用。

上述由協調人個人的修煉狀態帶來的地區性問題,有其他大陸同修已經看到了,覺得很嚴重,但苦於找不到有效的交流途徑,眼看著該地區的不正情況一天天持續。

大法弟子證實法的過程中,每個人都在修煉。只要正法修煉沒有結束,修煉人每個人時時刻刻都不能放鬆對自己的要求。協調人也是修煉人,由於工作需要,協調人和很多學員接觸。協調人自己修的好,能促使當地工作做的好、路走的正;協調人不注意修煉自己、個人意見膨脹,所起到的負面作用也很容易超出個人範疇,這是很嚴肅的現實,不容忽視。

這些協調人有沒有想過,自己無論成功的做過多少協調工作,根本上都是大法的威力和師父的慈悲而成,是修煉人在修煉過程中順應大法所盡的責任和義務,而不是個人的資本證明。哪一個修煉過程中的人,能有足夠的威德去左右那麼多大法弟子的認識和修煉呢?當自己的某個意見那麼強烈的時候,心動的那麼激烈的時候,是否應該及時查一查,到底是甚麼執著導致了自己出現那個不正確狀態?還有一個不容忽視的現實是,在正法時期,一旦出現自心生魔的苗頭,往往容易受到另外空間邪惡的干擾,從而影響到更多人和大面積眾生得救。大法無邊,一個人,無論修到哪裏,無論做過多少工作,所能理解到的也都是無邊法理中一個小小小小的局部而已,怎麼能對自己一時一事的認識絕對化和那麼執著呢?修煉中遇到的每件事都是要我們修的,都是坎兒,都存在修上去還是掉下來的問題。只要修煉沒結束,誰都不能掉以輕心。

上文所點到的現象,無論同修提的是否準確,都希望當事的協調人及時注意向內找歸正自己。當地和周圍地區的其他大法弟子也應該以法為師正確對待,不從個人感情和觀念出發看待問題。這樣才能真正達到大家都對自己、對修煉環境和大法工作負責的效果。希望其它地區也能以此為鑑,避免出現同樣的問題、不要造成類似的修煉上的損失。

本文章或節目明慧網版權所有,非盈利轉載請註明
來源明慧網,並包含明慧網原文標題及原文鏈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