同修被送走後的反思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二零零七年二月十一日】甲同修被本地的惡人非法判刑三年,送省女子監獄繼續迫害。消息傳開後,本地同修無不痛惜萬分:結果怎麼會是這樣呢?

二零零六年三月,本地六名同修因證實法被惡人舉報,幾乎在同一時間遭當地惡警綁架,關進縣看守所。消息一經證實,本地同修迅速展開營救行動:上網曝光邪惡、散發真相傳單、貼不乾膠、給當地「六一零」、公安局國保大隊打電話,同時全天二十四小時接力式高密度整點發正念。不到一個月的時間,六名同修全部被營救出來。

但這次營救甲同修,本地同修採取了同樣的營救措施,力度也一樣,為甚麼結果卻截然相反呢?痛定思痛,反思之餘筆者與本地部份同修切磋後,覺的這次營救行動存在以下兩點教訓,值得我們今後記取。

1、懷疑、責備受迫害的同修,削弱了整體發正念的威力。四個月前,甲同修從外地帶回幾台電腦和一批大法書籍,由於壞人舉報而遭到綁架。剛開始營救甲同修時,大家都知道當務之急是營救同修而不是找該同修的漏。在為此召開的集會上,本地某協調人說:「我們現在就是救人,其它的啥也別說,就是抬也要把甲同修抬出來。」但在營救過程中,有少數學員雖然嘴上不說甚麼,心裏卻直犯嘀咕。一段時間後,營救沒有出現預期效果,少部份學員便在私下議論起甲同修來。很明顯,帶著這種心發正念,發出的正念又能有多大威力呢?站在法上看,不管甲同修有多大的漏,都不允許舊勢力因素迫害,因為甲同修有師父在管,舊勢力因素不配以任何藉口進行邪惡的「考驗」,必須全盤否定舊勢力因素迫害甲同修的邪惡安排。既然這樣,本地少部份學員一邊營救甲同修,一邊懷疑、責備甲同修,是不是無意中幫了舊勢力的忙,給舊勢力迫害甲同修充實了藉口啊!

2、整體不向內找,沒有達到正法進程對我們的基本標準要求。二零零六年二月,師父發表了《洛杉磯市講法》,要求大法弟子能夠接受別人的指責與批評、無條件的向內找自己。個人悟到:這是正法進程推進到新階段後對大法弟子心性修煉上提出的標準要求,只要我們基本達到這個標準要求,心性就能提高,證實法(營救同修)的事情做起來就會順利。

甲同修遭迫害後即開始絕食反迫害,兩個月後身體出現危重病態,一度水米不進。邪惡怕承擔責任,只得將甲同修送到當地醫院搶救。其間,本地大部份同修都到醫院看望甲同修(近距離發正念),農村也有好多同修趕來看望,在惡警的監視下,一些同修還進入病房跟甲同修交流。有的同修勸甲同修向內找,甲同修說自己做的是最神聖的事,沒有錯。據此,本地少數學員認為甲同修不配合外面同修的營救行動,不向內找,才導致這次營救失敗。

可我們為甚麼不想想:甲同修在醫院呆了二十多天,那麼多同修天天去看,能是偶然的嗎?師父不是講過看到別人有問題應當反過來找找自己嗎?我們為甚麼不找找自己呢?長期以來,甲同修和本地協調人在資料點運作等問題上出現嚴重分歧,至今未得到解決。有的協調人認為錯都在甲同修身上,自己這一方始終是正確的,如果說有錯,只不過是沒有用非常洪大的寬容去歸正甲同修。顯而易見,遇事不向內找是本地學員整體普遍存在的突出問題。在這次營救過程中,如果我們都能向內找,在正念很強的能量場作用下,相信甲同修也能認真的向內找。這樣一來,本地學員整體上就能達到正法進程對我們心性修煉上的標準要求,師父就能幫我們,舊勢力因素就會被徹底解體,營救甲同修就會出現另一種結果。

師父的《在大紐約地區法會的講法和解法》中說:「目前出現的一些學員之間的摩擦,大家要注意啦,不能夠因為這些小事影響了大法弟子應該做的正事。我告訴大家,無論出現甚麼樣的矛盾,出現甚麼樣的情況,那肯定是我們自身有漏。那這一點是肯定的。如果沒有漏,誰也鑽不了這個空子。我們學員之間心性上的互相摩擦、相互配合的不協調,不管這個事情大和小,我告訴大家,那肯定就是魔在鑽空子。因為你是大法弟子,你修煉好的那部份那完全是符合神的標準的,而表面上還在大法中修煉著,基本上作為大法弟子來講,就應該在各個方面顯示出大法弟子的狀態來。那麼有些時候出現一些心性上的相互摩擦,也是由於認識上的或者自己心性上有執著造成的。這些事情雖小,但也容易被空間中亂七八糟不好的生命鑽空子,這些方面大家要注意!經過這場邪惡的考驗甚麼都應該明白了。」

甲同修被送走了,給我們留下了深深的遺憾,也留下了不重視各自心性修煉的沉痛的教訓。

最後,讓我們共同以師父的教誨為勉:「有的家裏人在迫害中被關、被迫害,你們不趕快和大家一起反迫害、制止迫害、減輕家人的被迫害,還在說甚麼在家裏學法,對學員所做的一切還牢騷滿腹。知道你的家人在被關押中減輕了被迫害、停止被迫害,是因為大法弟子頂著邪惡與危險在反迫害中揭露與震懾了邪惡造成的嗎?當他們出來時,你有甚麼臉面對他們?你為他們做了甚麼?修煉的人不是修煉的神,修煉過程中誰都有過,關鍵是怎樣對待。有的人能認識,有的人認識不到,也有的人執著於怕心等各種因素不想認識。修煉不是搞常人的政治鬥爭,更不是權力與利益的角逐。那些在常人社會與官場中養成的觀念與壞習慣在常人中都是不齒的,修煉中就更要去掉。」(《也棒喝》)

本文章或節目明慧網版權所有,非盈利轉載請註明
來源明慧網,並包含明慧網原文標題及原文鏈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