做溶入整體中的一顆粒子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二零零七年一月二十一日】去年七月,重慶邪惡之徒在未通知家屬和律師的情況下,暗地裏非法秘密判決大法弟子張全良有期徒刑五年。家人知道後,不服非法判決,到處鳴冤申訴,在本地區引起了世人的關注,也引起了本地同修在這個問題上如何幫助同修的親人營救同修擺脫邪惡魔掌的控制的關心。

十月二十日,張的母親(常人)與妻子到區法院喊冤。張母后背寫著一個很大的「冤」字,前胸寫著「還我兒子」幾個醒目的大字,還不時向圍觀的路人訴說冤情。圍觀的群眾知道後,都表現出了對大法弟子的被迫害深深的同情和對迫害者的鄙視。

當時,在不遠處,還有一百多名大法修煉者配合,大家共同發正念清除邪惡,支持張母的正義之舉,同時借此機會向行人講真相,收到了很好的效果。

十月二十三日,張母和兒媳一大早又來到重慶市政府大門前鳴冤,儘管此地有不少邪惡的便衣,但幾十名同修依然來到了現場,大家配合默契,有的發正念,有的講真相勸「三退」,很好的體現了大法弟子慈悲救度世人的風貌。有的常人被大法弟子的正念喚醒後說:「共產黨鎮壓法輪功七年了,也沒鎮壓下去,看來它該垮了」。

邪惡的便衣看到此事後,秘密通風報信,十點剛過不久,開來了五輛警車,下來二十幾個身著便衣和制服的警察布滿了現場。一個高個胖子的便衣走到張母面前,用手兇狠的撕毀了張母后背上寫著的一個很大「冤」字的背心。此時,眾大法弟子和一邊圍觀的世人都高喊:「不許打人!不能這樣對待老人,誰個沒有自己的父母?」等話語,有力的震懾了邪惡。惡人慌忙退到一邊聲明:「我沒有打人」,這時靠近張母的男警們也都自動退開,又上來了四至五個女便衣,連哄帶騙的將婆媳二人抬上了警車。有同修質問:「你們把她們抓到哪裏去?」一惡警回答:「到信訪辦」,很快,警車開走了。見事已完畢,有的同修很快就離開了,而有的同修還留在原地發正念很長時間營救婆媳二人。後來得知,在我們同修齊發正念的作用下,婆媳二人在一個多小時後安全的返回了家中。

通過此事,大家都認識到在反迫害中,每做一件事都是對自己的心性是一個檢驗和提高的過程。很多同修事後都深刻的查找自己的不足。有的同修說:「我平時總以為自己沒有怕心,三件事也做的不錯,但當邪惡的攝像鏡頭對著自己時,自己的怕心、人心都出來了,心想,我被關了幾次了,可別再被攝下來,於是走開了。當看到婆媳二人被抬上警車時,自己卻不敢發出制止的聲音,我回家對著師父的像哭了,覺的自己不配做大法弟子……」。

有的同修說:「自己開始沒怕心,敢站在政府門前講真相。當看到從警車上下來那麼多警察準備抓人時,自己的怕心就起來了,退到一邊去了,充份暴露出了自己為私為我的根本執著沒有修去……」。

有的同修說:「我發正念叫它『定』住,可怎麼就定不住呢?現在想來是自己當時的心態不穩」等等。總之,很多同修通過此事都找到了自己不同成度的不足,在法上得到了提高。

此次行動是重慶地區形成整體之後又一次整體配合的縮影,充份體現了整體窒息邪惡的威力,有力的證實了大法,震懾了邪惡,警醒了世人。

對大法殘酷迫害七年了,大法弟子敢於在政府門前的公眾場合下直面邪惡,講清真相救度世人,實在是難能可貴,這說明邪惡已經很少、很弱、無能為力了,也說明正法洪勢已經推到這一步了,到了最後的最後了。師父要我們整體提高,整體昇華,給我們留下了「集體學法、煉功,開法會」的修煉形式,作為大法弟子,應該無條件的圓容於大法,在證實法、救度眾生中圓滿自己的責任。

通過此事,也暴露出了我們整體協調上的一些不足,前期準備工作不充份,使很多同修沒得到消息而失去了一次參與的機會。整體還沒達到「百脈皆通」,但我們會修正不足,下次會做的更好!

本文章或節目明慧網版權所有,非盈利轉載請註明
來源明慧網,並包含明慧網原文標題及原文鏈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