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念營救丈夫的體會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二零零七年一月十五日】我的丈夫在今年春天被當地六一零綁架,並被非法勞教一年,時間不長就「轉化」了,常常打電話、寫信干擾我,讓我放棄修煉。在他出事之前我的狀態不好,帶修不修的,生活中又以他為中心,所以開始幾天有些茫然,但很快就精神起來了,我知道只有依靠大法的力量才能從這件事情中超脫出來,我和同修在一起學法、切磋,很快提高上來。

隨著不斷的提高,丈夫的一切都帶動不了我了。協調人說我們該把他營救出來,師父不放棄一個弟子,我們也不能放棄他,他出來後,在我們正的場的影響下很快就會調整過來的。於是我們著手準備營救。協調人通知了本地同修集體發正念,我們幾個又在一起不斷的學法、切磋,從法上認識不被一切假相所動,而且此次去心態要祥和,要穩,不管他怎麼樣,一定要慈悲的對待他,就把他看作一位需要幫助的同修,去的目地就是要喚醒他、點醒他,徹底解體迫害他的邪惡生命與因素,讓他早日回家。

那幾天發正念時,常常發睏,我們意識到這是干擾,邪惡在垂死掙扎,更加大力度。接見日的前一天下午,我離開家門準備出發,就感到一個東西壓在胸口,我當時就想,你也不用在這兒干擾我,我去你就死,我這次去就是要救他、喚醒他!而且我就去這一次,這一次就要解決問題。這樣一想,那個東西馬上就沒了。

打車去火車站時就表現出暈車(我修煉後已經不暈車了),噁心、頭疼,我知道又是那個因素在干擾,就請師父加持,好了一些。到了火車上表現的更嚴重,不僅噁心、頭疼,還特別困,睜不開眼睛,我拿出MP3聽法,但是頭腦還是昏昏的,我想這樣可不行,它會讓我主意識不強,慢慢就沒有正念了。我就把我的情況用短信告訴協調人(用暗語、智慧的去說),同修回話讓我放心,甚麼事都沒有,並鼓勵我:一切都是你說了算,大家都和你在一起。回來後聽說他們接到消息後就長時間發正念加持我。由於配合的默契,下車後我的頭腦特別清醒了,當夜在招待所打坐四十分鐘,頭腦更清醒了。

一路上我把自己的行蹤隨時告訴協調人,以便他們能更有針對性的發正念。

第二天到勞教所見到丈夫,幾個月沒見,他的頭髮白了,人也瘦了,當時我心裏就想,邪惡你也不用給我展現這些,我甚麼都不看,這都是假相,我根本就不動心。丈夫見到我後特別興奮說:「你怎麼來了,我下週就要回家了,昨天晚上宣布的減期。」我當時就明白了,是因為我們集體都做正了,師父幫我們了,我就跟他說:「你知道為甚麼昨天晚上宣布給你減期嗎,因為我來了!」他又說:「他們(指國保)沒找你吧?他們說想勞教你。」

當時我的心一點都沒動,我也沒有回答他,我知道邪惡就是想動我的心,心一動就不在法上了,邪惡的生命就會順著執著心下手,達到被其控制、利用的目地。我得時刻知道自己是誰,自己修的是甚麼,我們是有師父的,我們修的是不同層次的主、王,怎麼能被那些爛鬼嚇住了呢?現在是正邪大戰,我的心沒動,邪惡就解體。接著丈夫又說:「你媽沒怪我吧?」我說:「我好他們都好。」

丈夫被綁架後,開始家裏人都不理解,還讓我跟他離婚,說我們給單位添麻煩,跟共產邪黨對著幹,總之來自家庭的干擾很大。後來學師父講法,「大法弟子你只要自己做的正,你就會改變周圍的環境,你就會改變人。」(《二零零五年舊金山講法》)我意識到,環境的好壞是取決於我們大法弟子的,於是就多學法,不斷加強正念,誰說甚麼也不動心,就是不斷的給家裏人講真相,給他們看真相資料,使他們對大法的態度都轉變過來,而且紛紛三退,爸爸媽媽也在看法了。

接著他又說:「你自己來的,家裏人知道嗎?」我說:「甚麼事我說了算,我想做甚麼就做甚麼,我想怎麼做我就怎麼做。」他又說:「你看我瘦了吧?」我說:「你回來就胖了。」他接著說:「你看我頭髮白了吧?」我說:「你回來就黑了。」當時我就想只要回到大法中來,一切都會改變。他說:「我的自行車你取回來了吧?」他從單位被綁架,自行車在單位放著,其實我已經取回來了,但我知道他現在說的許多話都是被控制的,我不想接他的因素,就說:「自行車才多少錢,咱們再買新的。」他說:「讓我好好看看你,咱們好幾個月沒見面了。」我說:「我天天能看見你,是你看不見我。」(因為我每天都幫他發正念)他說:「昨天晚上一宣布減期,我都沒睡好覺,從十一月份開始我就在算回家的日子。」我說:「你早就該回家了,好人誰在這兒待著。」他說:「下午還可以見,你就別來了。」我說:「完了再說吧。」臨走時,我對他說:「你把你自己照顧好,不要想那麼多,早點回家。」

在整個過程中不說話時我就是除惡,說話時就從法上說,解體邪惡的因素,而不是順著他的思路去說,我覺的這一點特別重要,只有這樣才能徹底否定舊勢力的安排。

在遇到事情的時候同修之間支持、鼓勵的一句話都能非常關鍵,在我去勞教所到我回來這期間,協調人發過許多次鼓勵的話,告訴我沒問題,告訴我他們都和我在一起,所以整個過程我的心態都非常平穩;再有一點就是之所以這麼順利,離不開同修們沒間斷的幫我發正念,有的同修一發就是四五十分鐘,最長的連續發了八十分鐘,所以僅一次就徹底解體迫害他的邪惡,讓他從邪惡的魔窟出來,提前三個月回到了家。

我把這件事寫出來,就是要告訴我們在外面的同修,不管裏面的同修做的怎麼樣,只要我們做的正,同樣可以改變一切。

還有通過這次營救同修,我還發現一點就是有的外面同修去勞教所看家人(同修),對那裏的惡警很配合,比如說惡警檢查給拿的東西,他們配合著趕緊打開,一味的順應那些惡警的要求。我想我們的同修在這裏受迫害,不用正念去對待,怎麼能跟著邪惡跑呢?你這不是有意無意的給它輸能量嗎?還有的外面同修大包小包的往裏買吃的,認為他們在裏面受苦,吃不飽,我看這就是人心,包含著很多情在裏面,這不也是在承認邪惡的迫害嗎?我這次去就沒有給他買甚麼東西,因為我當時就沒想讓他在那兒多待,一開始就不承認邪惡的迫害。

我想只要我們有一顆堅信師父、堅定在法上的心,就走師父安排的路,就會「破一切阻礙,力解萬難。」(《二零零三年元宵節講法》)

層次有限,不足之處請同修慈悲指正。

本文章或節目明慧網版權所有,非盈利轉載請註明
來源明慧網,並包含明慧網原文標題及原文鏈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