為結束同修遭受的迫害,我們能做些甚麼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二零零七年二月十日】這些天總是想起曹東,他一個人遠離我們,在西北被關押;想起這麼多年來,和他在一起,我總能找到差距,他總是能把證實大法當成最重要的事,雖然剛出獄,他沒有安於個人的安穩,當大法形勢需要他站出來時,他依然冒著危險,頂著壓力,積極接受歐洲議會副主席採訪並如實講述真相。

對比之下,我們北京的有些大法學員歷經魔難後,往往還困在過去個人修煉狀態中,不能達到法在不同時期對自己的不同要求,不能越到最後越精進。表現在:不願冒著風險去講真相,忙於常人之事,泡在常人生活中漸漸麻木,為生存的舒適奔忙,想平平安安地度過正法的最後一段時間,淡忘了正法時期大法弟子的歷史使命與偉大責任;有的雖然也看明慧網,也按時發正念,也學法,也講真相,但還是與大法隔著甚麼,隔著的是常人那點私心和觀念,死死抓住就是不願放棄,總是有所保留而不是無私無我的完全溶於法中;有的藉口要靜心學法,「符合常人社會形式」,其實是掩蓋了一顆怕心和「自保」的心,維護的是個人的安逸,消極被動的等待師父和別的大法弟子把人間的環境正過來;還有的人自以為心態平和,當其他大法弟子遭受迫害時,去挑別人修煉過程中的毛病和未去掉的人心,無形中承認了舊勢力的安排,加重而不是減輕、消除同修所承受的巨難。

我想,曹東被迫害事情的發生對我們北京每一個大法弟子都應該有所觸動。正法弟子是被當成一個整體來「考驗」的,我們全面否定舊勢力安排的所謂「考驗」,就必須達到完成正法時期大法弟子使命的心性標準與境界。曹東大膽突破了在中國大陸直接向國際社會講真相的禁區,這是需要極大的正念、來自於大法的勇氣和對眾生的慈悲的。他被非法抓捕審判,與我們北京大法弟子的整體狀態密切相關。當聽到他被迫害消息的時候,我們每個人是否都應該向內找一找,是自己心性上的甚麼問題造成了整體上的漏,使同修遭受迫害?身邊任何一個同修受到迫害都會給整體帶來損失,自己有甚麼責任?如果我能做的更好,也許同修就不會受到迫害。如果事先知道同修要去講真相,大家都能精神起來整體配合好,一起學學法,幫他想的周到一些,並且能高密度的持續發正念;如果我們每一個人的心性和狀態都到位,真的形成了一個圓容不破、堅強有力的整體,在世間就會形成一個強大的正念之場,邪惡就迫害不了我們當中的任何一個人,反而會被我們清除殆盡。

既然迫害已經發生,眼下我們的一思一念都在起著至關重要的作用。為解體同修所遭受的迫害,我們能做些甚麼呢?首先不能允許自己再沉睡、麻木下去了,不能有與己無關、身在事外的旁觀者心態,甚至慶幸自己沒被迫害的骯髒心理,更不應該指責、埋怨、挑毛病。北京大法弟子有責任加大力度發正念,清除北京地區空間場的邪惡,不允許國安、610等繼續行惡;我們還可以把邪惡迫害曹東的情況及時在網上曝光,及時下載、做成真相資料,用廣泛散發真相資料或面對面講的方式,向北京地區的民眾揭露邪惡和呼籲營救。

我們心裏要明白,營救一位同修不是我們的最終目地,是要在這一過程中大量清除另外空間的邪惡之場,使更多的世人明白真相後得救;同時,營救同修就必須做好協調配合,可以讓我們在這一過程中迅速形成整體,整體提高,整體昇華。如果我們今天還做不到師父所講的「他的事就是你的事,你的事就是他的事」(《在2002年華盛頓DC法會上的講法》),我們就仍然是舊宇宙為私為我的生命,就會因達不到標準而繼續被舊勢力鑽空子,削弱整體,影響正法進程。

按照邪惡原定的時間表,曹東近期內就要被非法宣判。這種無視天理的審判我們心裏根本不能有絲毫的承認,只有徹底解體它!其實,不僅為了曹東,面對被邪黨要挾的整個國家機器的壓力及其一切流氓手段,昔日我們身邊的同修正在承受著他們不該承受的一切。為結束對曹東和無數同修的迫害,我們每個人真該認真想一想:我能為同修做些甚麼?

本文章或節目明慧網版權所有,非盈利轉載請註明
來源明慧網,並包含明慧網原文標題及原文鏈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