從新學員到正法時期的大法弟子

——我修煉歷程的點滴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二零零七年十一月七日】我是二零零六年初得法的新學員,剛得法時因為正值懷孕,所以沒有煉功,只是看《轉法輪》也學著發正念。

同是修煉人的母親拿來《九評》和《明慧週刊》讓我看,可是我一看就頭痛,怎麼也看不進去,也無法理解裏面的內涵。每當有朋友來找我時,母親就給他們講真相,勸三退,我想朋友是來找我玩的,說這些幹嘛怪彆扭的。後來通過學法和看師父的一些經文,漸漸明白是怎麼回事,再加上母親經常給我講一些有關三退的事,讓我進一步認識到講真相是每一個正法時期的大法弟子所必須做的。以後母親再講三退時我就在一旁幫腔,給對方講我得法後的改變,告訴他們我從前是一個私心很重的人,也很重常人中的一些利益,曾經因為買房子的事和婆家鬧得很不愉快,還差一點把孩子做掉。是大法改變了我,看淡了這些常人中的利益。

到孩子出生六個月後,我基本能保證做到學法,煉功,發正念,也想嘗試著去給常人講真相勸三退。母親和同修們都說我是下一批修煉的大法弟子,不算是正法時期的大法弟子,只要能保證學法煉功修好自己就不錯了,對我沒有那麼嚴格的要求。當時我心裏很不服氣,就因為你們得法比我早,你們就是正法時期的大法弟子,可是你們不也耽擱好幾年才又從新開始的嗎?我為甚麼就不能成為正法時期的大法弟子?

工作三個月後,和同事已經處得很熟了,我就開始試著勸三退講真相。我先從關係好的同事開始,在講之前我提前一個星期發正念,清除他們空間場內的一切邪惡因素;每次退完之後我就總結一下,怎樣講使語言更精煉,最能表達清楚真相的內容,讓常人聽起來更通俗易懂,每次講真相時我的思想都是高度集中,每次效果都很好,我知道這些話只是借我的嘴說出來,而真正做這件事的是師父。

一開始我用第三人稱講,到了後來我就開始用第一人稱講,我想讓大家都知道我是修大法的,我的一言一行都在大家的眼皮子底下,所以我就要做的更好,這樣才有說服力去和大家講真相。就這樣在慈悲師父的呵護下和大法的威力下,我僅用了三個月的時間就退了店裏的二十多個人。每次和同修說起我勸三退的事,同修都誇我進步很大,比很多老學員都做的好,我心裏想:我按照師父的要求,三件事都做,這下我可以稱得上是正法時期的大法弟子了吧!

這時母親告訴我做三退要理智清醒,注意安全,可我根本沒往心裏去。就在我退完店裏的最後一個人之後,有人向老闆舉報說我煉法輪功,老闆因為怕被同行知道舉報他,封他的店,就讓店長通知我回家想清楚,如果不煉了就可以回來上班。因為老闆一個月也到店裏來不了幾回,加上我自己得法又晚,心態不穩,所以一直沒有和老闆講真相。而這份工作是我很喜歡的,而且工資收入在當地也是不低的,再加上我因為前些年做生意欠了一些錢,我要用這份工資還債和撫養孩子,因此這份工作對我來說非常重要。但是要我以放棄大法為代價我怎麼也做不到,於是我辭職了。

工作丟了之後,同修都說我有漏,仔細向內一找發現自己的歡喜心和顯示心都起來了:看我做的這麼好,很多老學員都還走不出來呢,看你們誰還說我不是正法時期的大法弟子!就是因為這些執著讓本該堂堂正正的大法弟子卻被常人給「炒」了!給大法造成了負面影響。不僅這樣,當我在看到明慧中有一些大法弟子因為講真相不注意安全被邪惡綁架的事例,自己的怕心又被勾了起來,這是多麼大的一個教訓啊!

明慧是大法弟子切磋的園地,是大法弟子之間互相交流互相幫助共同提高的地方,怎麼到我這就偏了呢?於是我靜下心來學法,把師父的經文好好的看了幾遍,從中我悟到是我自己的心不正,沒有站在法上去對待發生的事情。我想要做一個正法時期的大法弟子這沒錯,錯就錯在我沒有悟到正法時期的大法弟子必需把法學透,法理清晰要有很強的正念,一思一念都要在法上,用大法的標準來衡量所做的事情,心中永遠裝著師父的大法,這樣做起事來才會事半功倍。

我現在的工作要經常坐火車去外地,每次上車之前我都求師父把有緣人安排到我的旁邊,同時請師父加持、清除我身上因為後天觀念而形成的不願和陌生人講話的習慣。一上車我就坐在那裏看,如果是老年的,我就主動幫他們拿東西,要是我坐的位子好就主動的和他們交換,讓他們坐得更舒服些,再找話題進入正題。如果是年輕的我就找一些熱門話題切入主題。在講之前心生一念:請師父加持把這個有緣人勸三退了讓他得救。每次基本都能退了,也有退不掉的,退不掉的我也不難受,這時就心生一念:讓他再碰到其他的同修給他講真相,希望他早點得救。

通過一段時間的實踐,現在我一上車就能主動和陌生人講話了,在做三件事的過程中也越來越成熟了。我知道我做的和那些精進的同修比起來還差的很遠,我會努力大步跟上正法的進程,做一名真正合格的正法時期的大法弟子。

本文章或節目明慧網版權所有,非盈利轉載請註明
來源明慧網,並包含明慧網原文標題及原文鏈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