長春新學員:大法比生命還重要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二零零六年九月十四日】我是2006年得法的中國大陸長春大法弟子,非常感謝慈悲偉大的師尊為我安排的這個千載難逢的機緣。

今年虛30歲的我在前幾年裏就得了肺結核、雙側卵巢囊腫,雖治癒但一直沒治根本。2006年的春天,我結識了一位大法弟子,他告訴了我大法的好處、幫我分析我所遇到遭遇的各種因緣。聽他寬容耐心的交談,使我從開始反對、半疑半信的狀態很快轉變為基本相信大法。

在接下來的幾個月內,我真正體會到了大法的偉大和慈悲。只要真正走入大法修煉的人,就一定能在你身上發生神奇的事,因為我們已經不是常人了。

6月的一天早上起床後我就感覺到渾身發冷,到下午兩點開始轉而發高燒持續2個小時,量體溫41℃。我早已是渾身燙的很,但頭腦裏卻是很清醒。我自己也感覺神奇了,這麼燙我腦子卻沒被燒糊塗,心裏一直默默念道:「慈悲的師父,我知道我自己曾經做錯了很多事給自己造成了很多業力,我願意承受這些痛苦還業!」

到了晚上7點高燒突然一下子就退去了,除了一身汗就甚麼也沒發生一樣。我悟到這是我在過關或者還業,因為雖然這之前我在嘴上是基本信任了大法,開始入門煉功了,但心裏卻還是沒有堅定下來。大法真的是直指人心,起初我還有念頭是自己生病了,但馬上否認了。這次的考驗讓我從心裏深處和骨子裏認識到了大法的得之不易,修煉更是不易,做大法弟子必須嚴格要求自己,一念之差就可能悔恨不及。

在大法精進的路上,在師父要求的三件事上,我還有做得不好的地方。希望同修們在這方面也有漏的地方趕緊補過。

在證實法上我總存在怕心,因為之前聽同修講曾因證實法而被惡警關押毒打,聽過後的很長時間裏我經常就自問自己:我如果遭到這樣的迫害,是否還會堅定大法?這樣的恐懼和怕心的執著一直影響著我修煉。

有天去同修的父母家中,其家人向我說起同修修煉大法怎麼怎麼樣,我當時礙於面子似答非答他們。後又去同修的伯父家中,和其親人聊天中也沒有敢證實大法。同修的父母和弟弟,伯父都身體有病,他們一直是反對大法的。那天騎車回到家後我一直身體很不舒服,自己還以為是騎車時間太長導致的。事後有天突然自己悟到那天我做錯了,我完全應該站出來對同修的家人和親戚證實大法,向其講真相。我以常人的觀念想「以為自己騎車太久而導致身體不舒服」這又是一錯,其實那是師父點我了,我卻錯過了一次再好不過的機會。因為我能見到他們的機會很少,有緣才能相見,我卻沒有救度需要救度的人,我很懊悔。

事後我想一切還是要順其自然,擺正和穩定心態,不要執著於把自己設定在同修那個迫害的情況下而人為的給自己修煉帶來一難,嚴重的還真會給邪惡鑽空。師父都在為我們安排著一切,每個修煉弟子安排的修煉路都不一樣,怕和擔心都是沒有用的,可能還帶來麻煩,而應時刻用正念正視惡人和邪惡,發正念清除邪惡。

由於平時的懶惰,晚上12點和早上6點的發正念我總是錯過,還給自己心裏找了慰藉藉口。這是修煉人不應該出現的,我很慚愧。我們迷在這個世間形成了常人的各種觀念,都阻礙著我們得大法。這些變異的觀念不是說一段時間能解決的,我現在真正是體會到師父允許我們慢慢修,但自己不能放鬆對自己的要求,這太重要了。

如果有比生命還重要的是甚麼?那就是「法輪大法」。法在我們的生活中應該是放在第一位的,他比看電視重要,他比旅遊重要,他比談話聊天重要,他比名利、錢和權勢重要,他比人世間愛情、親情重要。我會時時刻刻記住我是大法弟子,我是一個修煉的人,我願意苦修達到返本歸真回到我的家園去!

本人悟到還很淺薄,不到之處還請同修多批評、指點,不勝感謝!

本文章或節目明慧網版權所有,非盈利轉載請註明
來源明慧網,並包含明慧網原文標題及原文鏈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