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陸新學員得法記:警察的妻子(續)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2003年11月18日】不久前出差到外省,回來時坐火車,一天一夜的旅程,我又在車廂裏與旅客談論法輪功真象,意猶未盡。突然手機響了,是朋友打來的,就是那位警察的妻子。

聽聲音我就知道出事了,她告訴我她丈夫正在發瘋,翻箱倒櫃地找大法書籍,說要拿去燒掉。更要命的是,他知道了是誰向他妻子提供資料,還有那個閃盤,威脅著要找我算帳。

我告訴朋友不用擔心,我在火車上,他找不到我。然後交待她一定要把書收好,或者送到她母親家裏,千萬不能讓別人拿走啊。

她說現在根本出不去,他守在門口,整個家翻了個底朝天(幸運的是書藏得很好,警察沒找著),朋友還說:「我不怕,我已經提出離婚了,他不讓煉我就離。」放下電話我整個人都嚇懵了,坐在那兒發呆,頭腦一片空白。一個失去理智的男人會幹出甚麼事?越想越覺得可怕。

我作為一個法輪功新學員,得法半年,身心受益,忍不住與人分享。所以,只要有機會,只要感覺對方還算可靠,我就公開地說自己學法輪功了,同時順帶講一些真實而神奇的修煉故事。自然,每一個人都免不了要問起媒體上宣傳的自焚和投毒事件,我就告訴他們那些全是假的,有錄像為證。大多數人明白真象後都表示了理解與同情。在我洪法講真象的路上,像朋友的警察丈夫這樣的事,是我經歷的第一次恐嚇。

我一遍又一遍地默念師父教過的正法口訣,這是當時唯一能想起來的,也只有這樣才能讓我安定下來。在忐忑不安中,我熬過了一個通宵,第二天走出站台,看見迎接我們的不是警察,才稍稍放下心來。

回到家裏丈夫正準備去上班。小別重逢,我竟不知道該說甚麼,只是暗地裏觀察他的臉色,想像著昨晚發生的事,等待他劈頭蓋腦一頓臭罵。可他甚麼也沒說,問候幾句就匆匆走了。放下行李,我即刻去了朋友家。兩人談了一個多小時,我不斷地勸她要有耐心,學會忍讓,不能爭吵,更不能提離婚。我告訴她要站在對方的角度考慮問題,作為警察,他知道的事太多,壓力太大,他也是害怕呀。

我還提出讓我主動找她丈夫談談,消除他的恐懼心理,只要肯聽,我有把握能說服他。朋友聽從了我的建議,丈夫下班回到家裏,她主動說自己不應該提出離婚,表示以後要做個賢妻良母。她再次把幾個月來得法受益的體會向丈夫一一述說,同時,也表明了自己要修煉下去的決心。

「我不管,你不要在我面前煉,我就當不知道。」警察終於妥協了。前幾天我打電話到她家裏,她告訴我自己正在盤腿煉功,女兒在一旁讀《轉法輪》。我問你丈夫不在家嗎?她說,他就在旁邊,現在甚麼都不管了。

本文章或節目明慧網版權所有,非盈利轉載請註明
來源明慧網,並包含明慧網原文標題及原文鏈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