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陸新學員信師信法、講真相的體會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2006年8月6日】我是2004年4月得法的新學員,談一談兩年多來我是怎樣堅信師父、堅信法從常人的迷中醒來的一些體悟,意在與同修互相交流,共同提高,更好的做好三件事。

* 苦難之中得大法

下崗了可真鬧心,離婚了可真煩人,欠債了可真愁人,得病了可真痛苦。苦!苦!苦!人生的苦難一齊降到了我的頭上,吃不好,睡不安,心煩意亂,弄得一身糟,我完蛋了。是大法挽救了我,給了我新生,把我從迷中喚醒,我走上了大法修煉之路。

我下崗後沒有了固定收入,自然給生活帶來了諸多的煩惱與麻煩。妻子經常與我吵鬧,嫌我無能,無奈何離婚了。兒子歸她,我淨身出戶。我決定到城裏掙大錢,讓妻子看看我的能力。到城裏租房時碰到了傳銷班。一聽,哇!兩年能賺十萬元,嘿,發財的機會來了。於是借錢做了他們的下線。一晃兩年過去了,不但沒賺到大錢還欠了許多外債。著急!上火!得病了。

二姐(大法學員)知道後,領我看了醫生,把我接到她家。在二姐的引導下我得法了。當我決定跟師父修煉的那一刻,當即把藥扔掉。奇怪,醫生也沒確診我得了甚麼病?好好的皮膚就是癢癢,非抓破不行,血淋淋的疼痛難忍,走路都困難了。哎呀!不吃藥能不能行?會不會感染哪?會不會變白血病呀?胡思亂想起來。二姐鼓勵我,給我背《洪吟﹒因果》:「非是修行路上苦,生生世世業力阻;橫心消業修心性,永得人身是佛祖」。噢,我的病是業力所致呀。師父說:「修煉中要消業,消業就痛苦,哪有舒舒服服的長功的!要不你的執著心怎麼去呢?」(《轉法輪》

師父的法給了我極大的勇氣和力量。是呀,既然跟師父煉了就得信師父。自己業力又這麼大,就得還。心一橫,愛咋咋的!於是不把自己當病人,一步一挪的該幹啥就幹啥。由於剛得法,悟性較差,半年多我的「病業」關才過去。

* 信師信法,講清真相勸三退,救度眾生

我如飢似渴的學法,不知不覺中我變了,變得清醒、理智、也學會了向內找。知道了常人社會的理在宇宙中是反理。常人才追求名利、幸福與安逸。要不是怕吃苦、求安逸,下崗後幹點啥都能生活,還能那麼鬧心嗎?要沒有好勝心、爭鬥心,還能離婚嗎?要沒有名利心,不去搞傳銷,還能欠那麼多債嗎?這一切一切不都是自己的心促成的嗎?被後天觀念控制的顛三倒四。師父說:「一種觀念形成後,會控制你的一生,左右這個人的思想,以至於這個人的喜怒哀樂。」(《轉法輪〈卷二〉》)幸虧得法了,不然就徹底的毀了,當我明白這一切時,真有得法恨晚之感。心中對師父說:「師父啊,我就信您了!您咋說我咋做,決不辜負您對我的慈悲救度,在以後的修煉中嚴格要求自己,儘快的做一名您的真修弟子」。

觀念轉變了,求財之心去掉了。我接受了現實。由哥、姐湊錢買了一輛三輪車。我想「我必須紮紮實實的真修,按修煉人的標準嚴格要求自己。(當地三輪車沒幾個起牌照繳費的,來人抓就躲)我起牌照,繳養路費、工商稅等,決不巧取名利再造業,一切順其自然。

剛買車沒幾天,難又來了。一天,在馬路上轉彎時,忘了打轉向燈與從後邊急駛過來的一輛摩托車相撞。摩托車減振撞斷,他受外傷。小伙子爬起來大罵著衝上來抓過我就是一頓暴打。圍觀的人將他拉開。我守住了心性,沒還手,也沒還口。他要我賠車,向我要15000元。我看他心疼得夠嗆,答應了他的要求。圍觀人說他要多了,讓我打官司。我想:我是煉功人,能和他一樣去爭去鬥嗎?若不是師父保護,說不定車毀人亡呢?煉功人遇到甚麼事都不是偶然的,即便他多要了,也許是我欠他的,我倆結賬了,認賬吧。這也是考驗我利益之心放沒放下。二姐借給我15000元了了此事。晚上我和二姐去看他,給他一家講了真相,告訴他們記住「法輪大法好」,他一家很感激。由此,我深深體會到:站在法上處理問題心是平靜的。不氣、不恨、看得開、放得下、海闊天空。

每天出車沒人時,我就學法、背法、聽法,該發正念就發正念。我很重視發正念,全球四個整點發正念基本都能保證。例如:在家幹活到點了就立即放下,去發正念。有時正吃飯到點也馬上放下碗筷去發正念。我知道:只有把思想中的雜念和人的觀念清除掉,才能發出強大的正念去鏟除邪惡。所以發正念從不怠慢。有時煉靜功前,也發正念清除自己空間場邪惡爛鬼的干擾。我每天晚上不論多晚都五套功法一步到位。比如:有一次,我和同修去發資料,回來已是後半夜2點多鐘了,我還是把靜功煉了。

真正讓我提高的是法。師父說:「一個是新學員,你修煉的那段過程和你證實法的這段過程是溶在一起了,要你攆上來嘛,所以個人修煉是伴隨著做證實法同時進行的。」(《在大紐約地區法會的講法和解法》)是的,要成為正法時期的大法弟子,就要攆上證實法,救度眾生的步伐。

我每天出車都能接觸很多人,我就以我的親身經歷給他們講真相。告訴他們默念「法輪大法好」,「真、善、忍」好,並給他們護身符。沒人乘車時我就學法、背法、聽法。法理清晰,心性、悟性自然也提高了上來。不論何時不正的念頭一出現就能馬上認清它,去掉它。在法中我徹底的醒來。明白的知道了人來世上的真正意義。師父說:「你們要兌現為法而來的生命與你們來在這裏的意義」(《2003年華盛頓DC法會上講法》)。不僅僅是個人修煉圓滿的問題,同時有著救度眾生的使命。責任重大!所以,我講真相很用心。不論修鞋、剃頭、買東西等等都是我講真相的好機會。越講越覺得自己的境界也在提高,越講經驗越多。師父的《向世間轉輪》經文發表後,我就把講真相和勸三退結合起來講,即讓他們知道了大法好,又都三退了。

一天,一位中年男子要去某地公安局,我問他在哪上班?他說他就在某地公安局上班。呀!這可咋辦?這個念頭一出,我馬上意識到被後天觀念和怕心干擾了,師父不是講了嗎:「你們不要覺得他是一個高層的甚麼人物,思想中多了一個障礙,好像你們來求他幫助來了。真實的情況是你是在救他,你在給他們選擇未來的機會」(《在2003年亞特蘭大法會上講法》)。是呀,他的職業特殊,被惡黨毒害的更深,更應該救。不論碰到誰不都是自己的有緣人嗎?他也不例外呀,怕甚麼呢?讓我碰上他也是在去自己的怕心。不怕!救人要緊。立刻沒有了任何障礙。開門見山的給他講了真相,勸三退,講的比較到位。別說他還真退了。

由此看來,講真相不論碰到甚麼階層的人,只要我們不帶任何觀念,心態純正,懷著一顆慈悲心去講,講清,講透,讓其真正明白就能救了他們。在聽過我講真相的人中有百分之八十以上的人都知道大法好並退出了惡黨的一切組織。

因我是新學員,肯定有許多不成熟之處,切盼同修指正!

本文章或節目明慧網版權所有,非盈利轉載請註明
來源明慧網,並包含明慧網原文標題及原文鏈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