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終於也修煉法輪功了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二零零六年九月二十二日】記得是1997的農曆新年,我和丈夫回老家過年,當時家裏的老奶奶可能看到我身體不是很好,就給了我一套關於法輪功的書籍,說煉了會強身健體,功法很好。當時我把書接了,根本不知道是甚麼,書帶回自己家,放在書架上,看都沒看過。

1998年5月2號,正放假,突然家裏打電話來說我婆婆得了肺癌晚期和糖尿病。只看見我丈夫在客廳裏走來走去,說「我快沒媽了」,兩眼含著淚花,神情是如此的悲傷。

當時家裏有煉法輪功的一個親戚知道消息後,就和幾個同修給我婆婆洪法。後來聽我婆婆說,當時就能看見師父的法身,也看到了法輪,還看到了另外空間的很多東西。就這樣我婆婆甚麼藥也不吃了,開始了修煉。煉功後我婆婆身體很快就好了,和正常人沒兩樣。那時我才知道法輪功原來是這麼神奇。

我丈夫看他媽媽連肺癌都煉好了,也開始煉法輪功了,結果三個月下來,他的甲亢病也煉好了。而我有空時也拿起《轉法輪》來看,看了三遍,似乎看明白了,也相信了。但總是有一種思想:「人的生活都沒搞好,哪有心思想成仙成佛的事?如果能強身健體,也是好事。」就這樣由於受人後天觀念的障礙,也由於舊勢力的拼命阻擋,使我那時雖然得法了,卻不能走進大法修煉。

不久,惡黨在99年7月20號對法輪功開始了殘酷的迫害。我丈夫也因為煉法輪功受到了三次綁架迫害。

第一次是被綁架到戒毒所。我一下慌了,把所有的大法書、資料收起來丟到垃圾堆,還說了許多罵大法、罵師父的話,恨不得和「法輪功」從來沒有關係。三天後丈夫回來了,我忐忑不安的心平靜了很多。第二天,我剛好來例假,那簡直是血崩,流水似的,止不住,記得持續了好幾天。我丈夫說是我自己造孽,把大法書丟到垃圾堆,還罵師父、罵大法,我當時不以為然,以為是身體方面的原因,還說我丈夫胡說八道。

第二次我丈夫因為講真相被人告發,又被610綁架。我又一次覺的天塌了,不知如何是好。回到家裏抱著兒子傷心痛哭。第二天610把我叫去錄口供,當時我講了我丈夫是怎樣開始修煉,為甚麼會煉,是因為他媽媽把肺癌都煉好了,能不相信嗎!但我又把一個來過我家的同修說出來了。錄完口供610的人說要到我家來搜查,我允許了,把他們帶到家,讓他們搜。搜走了很多大法書、錄音帶、經文的資料。現在覺的那時就是人的怕心緊緊的控制著我,把我推到自我保護那一面,一心想趕快把我丈夫放出來就好。邪惡的這一次迫害,使我重病了好幾天。幾天後610還假惺惺說為了照顧我的家庭情況,本要判我丈夫勞改的,現從輕拘留15天,我當時還挺感激,認為他們很會為別人著想。

第三次我丈夫是在單位直接給騙到洗腦班,被綁架軟禁了兩個多月。我只好帶兒子幾乎每隔一個星期就去探望。聽洗腦班的科長說辦一期這樣的班就得花30多萬元。我那時想政府這樣做何苦呢,我丈夫煉法輪功身體好了,原來的病都沒了,身心等各方面都比以前好多了,為甚麼不給煉呢?思想挺矛盾的。搞不明白,也不敢問。還很怨我丈夫給我帶來這麼多的痛苦。

邪惡的迫害一件接一件的,我更加無法走進大法修煉。我丈夫還是繼續煉功,但我已經不接受大法了,認為煉功就會招災,夫妻經常為此衝突。日子在吵鬧中一天天過去。

2004年我兒子該上小學了,因為我家住房小,兒子一直是跟我們一個房間。有一天吃過飯,我無意中跟我丈夫說:「兒子大了,該給他一個自己的空間,我們是時候換個大點的房子,最遲到兒子三、四年級時就得換。」我丈夫脫口說:「買甚麼房子,也不看自己有多少錢?」一句話刺激到我的執著心,從此開始了家庭大戰。這場大戰持續差不多一年。我丈夫認為,修煉的人,要求不要高,有住就行了。但我覺的你是一個男人,應該去賺錢,養家糊口是男人的職責;雖然是修煉人,但人方面的生活也得搞好。這樣,我本來就對大法理解不深,在一知半解下對大法更沒信心了,每次都想煉「法輪功」的人怎麼這樣?難道煉了「法輪功」就不用生活了?我疑惑了,恨像溪水一樣長。

就這樣我每天煩躁不安,身體弄的很差,經常便秘,臉上長了很多毒痘。生活一點意思都沒有,很消沉,一點小事可以讓我暴跳如雷。丈夫一句話不如意就會招我一頓臭罵,吵鬧變成我家的常事,兒子幼小的心靈被我們吵碎了,半夜給我們吵醒偷偷的哭,真可憐啊。

我找不到出路,曾幾何時想走極端辦法。我找了修的比較好的同修訴苦,覺得自己是天底下最苦的人,苦,像大海一樣,滿腦子是離婚的念頭,甚至不想回家。最後,我自己覺的累了,不想戰了,看著丈夫煉功後一天比一天年輕,而自己卻因為名、利、情放不下,錢沒賺到,身體也差點垮了。在其他同修的大力幫助下,在師父的慈悲呵護下,我漸漸從魔難中走出來,一步步回到大法中,開始了修煉。

在煉功初期,我就很敏感,覺的有東西在我身上旋轉,有大的、有小的、有快的、有慢的,不久,我身體就有了明顯的變化,原來的慢性咽喉炎好了,十幾年前被一包幾十斤重的麵粉砸傷的膝關節也好了,以前的臉色黃黃的,現在紅了很多,也白了很多,臉上的黑斑也變的淡了,真的就像《轉法輪》中說的一樣:「 說句笑話,年輕的姑娘總好做美容,皮膚想變的白一點,好一點。我說你就真正的煉性命雙修的功法,自然就達到這一步,保證你不用去做美容。」

說是回到大法修煉中來了,但我的執著心依然非常強,對名、利、情一時很難放下,常常會因人世間的事情看不開,愛為閒事打抱不平,對無仁無義、薄情寡義氣憤難忍,還自以為在理。我平時看書、煉功都不積極,修的好的同修一接觸我就知道我修的很差,不珍惜修煉機緣,也不珍惜大法,連修煉的心都沒出,把大法當兒戲。

雖然這樣,師父也沒有嫌棄我,仍然很愛護我,就是我不講理時,師父還用寬容的心包容我,時時刻刻怕我掉隊,怕我迷失,師父真的比我自己還珍惜我自己啊。

最近看了小冊子《憶師恩》,我的視野一下開闊了。我覺的自己是多麼的淺薄、可悲,我沒有珍惜師父的慈愛,其實師父很早就管我了。97年得書,我擺一邊;98年家人得法,我不看;7.20迫害,我怕了;我在迷茫中找不著方向,執著的心無法滿足。其實,師父給我安排的已經是很好很好了,多少人仰慕的東西我得到了,為我排解了多少困苦,但每次過關我都過的不好、或過不去。回過頭來還用人心去抱怨、痛苦。師父在傳法過程中是多麼的艱辛,為弟子承受多少業力,但師父從不怨言;當看到師父吃弟子吃剩的麵條時,我的眼淚不自覺的流了出來,自己家裏人都不一定能做到的事,師父做給我們看了。我發現我的心在顫,手在抖。《憶師恩》給我極大的震撼,我雖沒得師父親授大法,但大法卻與我有不解之緣;我被世間的名、利、情困擾,師父一直看護著我;我曾對大法不敬、對師不尊,師尊沒遺棄我。比起那些為大法不怕危難、不惜性命的同修,我甚麼都不算。

我該清醒了,唯有精進,才能不辜負師尊的慈悲苦度。最後,請允許我以師父的經文《梅》與同修共勉:

濁世清蓮億萬梅
寒風姿更翠
連天雪雨神佛淚
盼梅歸
勿迷世中執著事
堅定正念
從古到今
只為這一回

本文章或節目明慧網版權所有,非盈利轉載請註明
來源明慧網,並包含明慧網原文標題及原文鏈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