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念闖過「病業關」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二零零七年十月四日】「七•二零」以前,學員出現病業關,因為有集體學法煉功的環境,碰到過關的事,學員相互切磋,正念一出就過去了。「七•二零」以後,大法弟子受到嚴重迫害,一些學法不深的學員帶修不修,因此被舊勢力鑽了空子,本地陸續出現一些學員因病業關過不去而走了的狀況,近期仍有出現,令人痛惜,也造成一些常人對大法的不理解。

現在我把我在去年十二月闖過一次嚴重「病業關」的事講出來和同修交流切磋,拋磚引玉,共同提高。我在修煉前有胃潰瘍、風濕、腎結石、失眠、便秘等疾病。煉功以後都不知不覺中消失了,其間也出現過不少消業現象,有時還比較重;都不過半天、一天或幾天就過去了。這次來勢猛烈,而且時間較長。

我修煉後總覺的有使不完的勁,不知疲倦的勞作著。但是大法給你一個好身體是因為你修煉,可不是讓你滿足在常人中的慾望和執著。三件事沒做好,長期提高不上來,肯定是不行的。因此後來過一些「病業關」拖的時間就長多了。去年有幾個月斷續出現腹部不適,母親和老伴都要我去醫院檢查,我只是不當一回事,認為是在消業。其實我沒悟好,學法不專心,心性上不去,師父要求的三件事沒做好,舊勢力就加重迫害。後來便出現了腹部隱痛,進食更痛。但那時沒有好好向內找,仍然堅持日夜幹活。因而出現症狀一天比一天嚴重,後來一用勁,腹部便痛得受不了,並且出現大便不通,憋的心慌。但還是堅持幹活,而沒有好好去悟,太執著於常人中的工作了。直到有一天出現進食困難,不能睡覺,站立坐臥都不行,稍一用力就痛的厲害。

晚上靜下心來向內找,正法洪勢到了今天,還出現這個問題怎麼去證實大法?師父要求的三件事沒做好,卻執著於常人中的工作。我不斷的背法,不斷的發正念,「解體在我各個空間場干擾破壞我修煉大法,證實大法,講清真相,洪法救度眾生的舊勢力的一切邪惡因素與邪惡生命給我製造的肉體迫害,以及企圖對我地區證實大法救度眾生製造負面影響的安排。我是修煉法輪大法的,是正法時期大法弟子,修煉人還有沒做好的地方,只有師父能管。舊勢力的邪惡生命以任何藉口製造的干擾破壞都是必須全盤否定和徹底銷毀的,是宇宙大法絕對不允許的。」疼痛不斷得到緩解,可以半躺著休息。

第二天症狀又復發,晚上休息就靠發正念緩解半躺著休息。因為沒有從根本上悟到,到了第三天,問題更嚴重了。腹部不能觸摸,不能進食,連大小便的力氣都沒有,稍一挪動腹部便痛的難受,後來發展到全身都不能碰,連說話都感到困難,最後呼吸重一點都不行。卻出現不斷咳嗽、打哈欠,痛的緊咬牙關,雙手按腹。晚上側、仰、靠臥都痛的難受,試圖用手按住腹部減輕疼痛,卻發現腹部有腫塊,而且一接觸便痛的難受,這怎麼行呢?自己來到人世間的使命是同化大法,救度眾生的,自己怎麼了無所謂,只不過是生命空間的轉換,而自己的使命沒有完成可是大事。還有親戚朋友、鄰里群眾,都在關注著這件事。本來有些親友就不信神佛,不理解大法,現在出現這個事,對大法的負面影響可大了,對同修的提高也有影響。自己負責本地資料分發,這事可讓誰來做呢?舊勢力想通過迫害我而毀掉一大批眾生,這是絕對不允許的。常人喊一聲「法輪大法好」都能得到大法的保護,何況我是大法弟子。

「有師在,有法在,怕甚麼?不管它!一放下的時候,你發現難就變小了,你就變大了,你一步就過去了,那個難變的甚麼也不是了」(《悉尼法會講法》),想到師父的這些話,我精神為之一振,慈悲偉大的師尊,弟子要證實大法,請師父加持。我不斷的發著正念,症狀不斷的減輕。既然不能睡覺,那就打坐學法背《洪吟》。我發出正念,在我腹部作惡的舊勢力的邪惡生命就要炸掉、銷毀掉。有師父保護,有法輪在體內旋轉,這些低靈黑色物質絕對不能起作用,它們甚麼也不是。

早上四點起來煉功,沒感到困,精神很好,吃東西肚子不痛了,大便也通了,能正常休息,只是腹部還有不適和不敢用力。當時我想修煉過關就會有反覆有考驗,好讓你不斷提高上來。後來還出現過便血,剛發現時有點憂慮,但很快轉念一想,給你清理黑色物質,淨化身體不好嗎。出現過兩次,以後再沒發生過。十多天後,我無意中發現腫塊還在,感覺有點不對勁,母親要叫醫生來看,我對她說,修煉人應該信師信法,如果師父都救不了我,還有誰能救得了我。後來把心放下後,大約二十來天,腹中腫塊便不知不覺中消失了。

其間在遭受舊勢力迫害最嚴重時,我當時想,自己的難,自己的關要自己過,同修都有各自救度眾生的事要做,不要增加同修的麻煩。有師在,有法在,因此也就沒有告訴同修知道。

不當之處,請同修慈悲指正。

本文章或節目明慧網版權所有,非盈利轉載請註明
來源明慧網,並包含明慧網原文標題及原文鏈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