就極少數學員出現長期病業現象與本地同修切磋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二零零七年七月二十四日】自二零零一年以來,本地城鄉極少數學員就出現了長期病業現象,症狀有輕有重。時間拖的最長的達三年之久,最短的也在半年以上。進入二零零七年以來,學員中長期病業現象呈現增多趨勢。目前,本地城鄉有數名學員處於長期病業狀態,境況非常危險。對於這種狀態的學員,本地同修曾多次組織集體發正念幫助他們,並多人次的同他們進行學法交流,甚至在其家中成立學法小組,但未見明顯效果。眼看著他們在痛苦的煎熬中一天天消瘦下去,同修們都很著急,也很無奈,不知癥結在哪裏。筆者就此現象談談個人看法,目地是與本地同修交流,不當之處請慈悲指正。

極少數學員為甚麼出現長期病業現象?原因是很複雜的:有的是舊勢力安排的因素,過關中稍有疏忽便被其鑽空子,導致病業反應;一旦出現病業後,由於本人正念不足,心性關長期過不去便造成長期病業狀態;其中最主要的是因為放不下治病的心,尤其是當病業呈現危重狀態時。

師父說:「在你身上發生的這個病業的反應是過關,表現上一定是病業的狀態,絕不會是神得病的反應。那你要用正念去對待,因為你是修煉人,所以那絕對不是真病,可是表現出來又不是那麼簡簡單單的。」(《洛杉磯市講法》)

我個人從法中悟到:極少數學員之所以出現長期病業狀態,主要原因是因為放不下治病的心。這樣的學員雖然證實法的事做了很多,甚至在當地學員中享有很高聲譽,但由於此心不放,病業加大時就很難闖過去。人和神只是一念之差,可這一念之差卻會產生不同的後果。

本地有個中年女學員,二零零三年突然感到胃像刀割一樣疼痛難忍,病業來勢很猛。此時她想起師父講的「朝聞道,夕可死」的法,把心一橫:我都得了法了,我還怕甚麼呢?一切交給師父安排,我就做大法弟子該做的事。她照常學法、煉功,不知不覺胃痛就消失了。

從另外一方面看:極少數學員出現的長期病業狀態往往與當地學員的整體修煉狀態有關:他們的狀態會對當地不精進的學員產生消極影響,而當地學員對他們動甚麼念又會影響到他們。

師父說:「以前經常有學員說,在我們煉功點,這個人表現的太好了,他怎麼做咱們就怎麼做。我告訴大家,千萬不能夠這樣幹,也千萬不能這樣想,修煉的人不能學人,要以法為師啊!(鼓掌)你們一旦要這樣做、這樣去想的時候,就會出現兩種問題:一個是很可能你會把那個學員弄上絕路上去,舊勢力很可能讓他出問題甚至早走,從而考驗其他學員:你們都看他,在這種情況下你們還學不學了、修不修了?在這種情況下還真的就有人這樣想了:他都不行了我還能行嗎?動搖了。那這是不是舊勢力鑽空子了呢?連我這個當師父的都沒話說!那舊勢力會說,你看看,這考驗結果怎麼樣?我們做對了吧。所以正念不強時人心就會浮動,千萬要注意!要以法為師,你不能看哪個人修的怎麼樣就因此而學人不學法。」(《二零零四年紐約國際法會上講法》)

本地就曾出現師父講法中說的那種情況:有個年輕女學員,因眼睛長期疼痛而動了去醫院的念,周圍的同修勸阻她,她說:你看某某某修的多好,他都打了點滴,我到醫院看看眼睛算甚麼呢?試想,如果當地學員都像這個年輕女學員一樣,知道某某某打了點滴而產生人心浮動,那就會無意中給舊勢力迫害某某某提供了藉口,從而加大某某某的魔難。

當我們聽到極少數學員處在長期病業狀態的消息時,應該動正念、神念,從法上認清同修得的不是病,是舊勢力強加的迫害。要發正念清除他們背後的一切邪惡生命與因素,加持受迫害同修正念闖關。同時都要向內找:看自己是否有長期放不下的人心,特別是執著治病的心還沒有放下;看看自己最近的每一關、每一難過的如何,心性在每次過關中是否得到提高。如果大家都能這樣做,那對同修儘快擺脫病魔的長期迫害是十分有利的。

從本地情況來看,有些遭受長期病痛折磨的學員因時間拖的過長,心理及身體承受能力有限,親友軟硬兼施的逼迫下(受舊勢力操控)去了醫院。這只能算做是他們修煉過程中的一個狀態,以後做好就是了。本人不要因此背上包袱,形成新的執著。

這裏,有個問題必須在法上認識清楚,就是極個別學員去了醫院後病業症狀有所緩解(病業推回去了),本人及周圍一些學法不深的學員就誤認為是醫院給治好了病,沒有認識到這其實是舊勢力有意製造的用以瓦解當地大法學員對師對法正信的一個假相。如果有人長期陷在這個假相中跳不出來,那就是個常人了。

師父說:「一個神仙怎麼能叫常人看病呢?常人怎麼能看了神的病呢?這是法理。可是往往表現出來你真的是沒有那麼強的正念、把握不好的時候,那你就去好了。心裏不穩本身就沒達到標準,拉長時間也不會發生變化。為面子堅持更是執著加執著。這時只有兩種選擇,或是去醫院放棄過關,或是把心一放到底像個堂堂的大法弟子,無怨無執、去留由師父安排,能做到這一點就是神。」(《洛杉磯市講法》)

本文章或節目明慧網版權所有,非盈利轉載請註明
來源明慧網,並包含明慧網原文標題及原文鏈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