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是病業是迫害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二零零七年七月十六日】一天,當地兩位中年夫婦同修來到我的工作場所,我們共同發完中午十二點的正念後,女同修拉下緊蓋住頭頸的羽絨服帽子,並拉開拉鏈告訴我她的脖子很大面積已有數天長滿水泡,現水泡消退又形成一大片紅疙瘩,期間她曾用牙膏抹過,又聽別人說此症狀像蛇盤瘡,又想抹煙油子,之後她的半邊臉嘴斜眼歪,甚至出現頭暈、短暫昏迷狀態,求師父救助加上發正念有所好轉,在同修丈夫和兒子及知情同修共同發正念後狀態仍然很嚴重,她的心理壓力很大。

此事讓我聯想到有些當地同修出現的各種狀態,如有吐血的,有類似腦血栓半身麻木的,有耳聾的,有像得重感冒的,有便血的,有主意識不清醒的,有處於噁心、晃晃悠悠的暈車狀態的,有被醫院檢查出某種疾病的等等。特別很長一段時間,《明慧週刊》報導了很多同修在監獄、勞教所、拘留所等黑窩內長期的迫害下出現了不同的疾病症狀,甚至相當一部份同修釋放後卻被邪惡以這種迫害形式奪去了生命。

在正法進程中急需大法弟子救度眾生,為甚麼會出現這些狀態?應該怎樣儘快走出這種狀態?我們先靜心看一下師父是怎樣講的:

「除了新學員外,師父從九九年「七•二○」以後,就沒有給你們製造過任何個人修煉的關,因為你們的個人修煉全面轉向到救度眾生、證實大法上來了。」(《二零零三年元宵節講法》)

同修中出現的這些狀態給大法弟子救度眾生、證實大法帶來嚴重阻礙,特別是九九年七二零以前得法的老學員,師父既然沒給製造任何個人修煉的關,這些狀態就是舊勢力及黑手爛鬼鑽了學員對法認識不足的空子而對學員進行的邪惡迫害。那麼學員認識不足之處到底在哪裏?是甚麼心讓邪惡鑽了空子造成的如此嚴重的迫害?

一,在九九年七二零前個人修煉階段,由於在常人社會形成的固有觀念,有一部份同修對於「病」、「病業」、「業力」、「消業」、「還業」等同樣形成了一個固有的觀念,當同修在被迫害中用這些觀念去衡量和對待而不主動清除邪惡時,邪惡就會說:你看他沒有正念,還說自己是「病業」、「業力」,「消業」,「還業」,這不是他自己抓住這些東西不放嗎,不是他自己求的、自己想要的嗎?我給他強加這些不正是按宇宙的理做的嗎?所以就出現種種不正確狀態,甚至生命危險。有的學員就糊塗了:我也發正念了,我也否定這種迫害了,為甚麼這種狀態還存在?為甚麼發正念也不起多大作用?甚至有人想師父為甚麼不管我?護法神為甚麼不幫我?

「你想要的誰都不管」(《轉法輪》),這是這個宇宙的理。當我們提高上來了,師父和護法神甚麼都能給我們做,因為誰也代替不了我們自身的修煉。所以從更高的標準來看,「病」、「病業」、「業力」、「消業」、「還業」這些念頭本身都是對邪惡迫害的承認,都是觀念造成的執著,都是邪惡迫害之前強加的物質,都是邪惡玩的障眼法,都是修煉大法應該清除的物質。作為修煉人應清醒的認識,舊勢力和邪惡黑手的迫害和常人的病及修煉中的消業沒有任何關係。迫害就是迫害。平時邪惡躲起來,找還找不到,現在自動送上門來,正好發正念徹底清除它。

二,迫害的形式多種多樣,在現階段,邪惡直接對大法弟子的綁架都能引起同修的重視,採取打電話、發信、發傳單、張貼等形式揭露惡人惡行,同時整體配合發正念營救同修等做的很好,但當出現上述種種不正確狀態來迫害同修時,很多同修就不太關心,顯的消極、麻木、甚至把它認為是同修個人的事,或者說同修正念不強,或者說同修念不夠純正,或者說同修不夠精進,三件事做得不好等等造成的,即使幫同修發正念,沒有很快見效就放棄了,或沒有把同修受迫害的事告訴更多同修共同發正念,造成同修受迫害的時間加長或一再反覆出現。

每一個大法弟子都是大法的一個粒子,對每一個大法弟子的任何形勢的迫害都是針對整體的迫害。每次迫害出現時,邪惡都通過迫害同修來破壞整體。如果同修都能認識到迫害同修就是迫害我們自己,人人都去告訴身邊的同修協同當事同修在法理上共同提高上來,共同發出強大的正念,徹底解體邪惡,當所有同修形成一個圓容不破的整體之時,一切邪惡必然會被徹底解體和滅盡。

本文章或節目明慧網版權所有,非盈利轉載請註明
來源明慧網,並包含明慧網原文標題及原文鏈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