也談寄信講真相的形式

——是師尊加持的神通起作用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二零零七年六月二十四日】我是從二零零零年開始用寄信形式講真相的,特別是近幾年,天天如此,從來沒有間斷過,這其中有魔煉自己清醒、智慧、成熟的過程,也有自己修去執著、堅定正念、心性提高的修煉環境。

前幾日,網上有題為「對用寄信方法講真相的建議」的文章,裏面說:「前一段時間我看到明慧網上有同修說國安特務用一種儀器檢查信件,能看到信封裏面的內容,於是我想核實一下在今年三月份寄給親友的三封信是否收到。我打電話詢問三家親友,他們都說今年寄的沒有收到」等等。我猶豫了片刻,為甚麼讓我知道這個信息,如果是這樣的情況,寄下去,這不是浪費時間和資源嗎?還寄不寄?我在思考著,但我沒有動心,一直用正念堅持著。

通過學法,使我更加堅定了正念,我把看到的這些信息作為一種提高心性、加強正念的修煉環境,認識到:在最後的路上,無論邪惡怎麼瘋狂,使用的任何手段,表現的任何形式,都是窮途末路。我們要有清醒的頭腦。在常人社會中修煉,必須要符合常人的狀態和形式。用人的手段注意安全和了解信息也是正常和必要的。但是在我們的環境中出現的任何情況,都不能用人心去思維,去對待,要在法中悟。因為常人社會出現的任何現象,都是對著我們修煉人的心來的,我們要向內找,用正念排除干擾,走正路。不能被邪惡干擾的表面所迷惑,更不能用人的行為手段去驗證邪惡的存在,並承認驗證後出現的假相。我們是走在神路上的大法徒,邪惡不配考驗我們,只要我們心正,念正,師尊賦予我們的神通,是有威力的。

實踐中,我深有體會:今年五一,我們小區掛血旗,我住在一樓,旗子就掛在我家的窗戶旁邊,我中午回來正好看見,我心想:我這屋裏屋外都是能量,怎麼能默許邪靈在這裏存在。一會兒,我出去放東西,看見這血旗桿自己折了,被人平掛在牆上。我想:這也不行。再出來時,發現血旗被誰捲起來塞在一個小洞裏。

今年三月份,樓上一個人去世了,她家多年一直供著亂七八糟的東西,死後搭起了大棚,第三天下午,來了很多穿著各種衣服的吹鼓手,擺好了架勢,叫所謂的念經送路,鄰居都等著看熱鬧。我想:如果放任它們在這裏做這種事,會釋放出多少害人的東西,要救度眾生,清理空間,不能讓這種事情在自己的周圍空間場發生,我在此一方,就要撐起這一片藍天。晚上六、七點,我兩次發正念,發正念以後,一直到晚上十一點,這一隊人一聲沒響,不知甚麼時候送完路都走了。丈夫看到這情景,問我:「這是怎麼回事,是你發正念了嗎?」我說:「是我發正念了,但不是我的本事,是師尊加持的神通起的作用。」因為這其中最根本的問題就是:信師信法,堅定不移。

寄信講真相也是如此。我們從信封,郵票的購買,內容的製作,動念要寄給誰,提筆到落款,一思一念都要在符合常人的狀態和形式下,用正念加持,完成的過程就是修煉的過程。並在完成後多次發出強大的正念(按照信封上的地址,姓名)把收信人移念到眼前,清除收件人,郵政,信件分揀中心的另外空間的一切邪惡爛鬼,加持自己的法器,完成救度眾生的使命。相信我們的正念,一定會使金光閃閃的法器,一路上帶著大法的慈悲與威嚴,救度眾生,震懾邪惡。證實大法的威力。

反迫害經過了八年的時間,寄信講真相的同修在這過程中,都會積累很多經驗,只要我們靜心學好法,不斷的找到自己的執著,歸正自己的一思一念,走正路。任何一種形式我們都可以運用自如。因為我們是歷史這個時期的主角,我們是正法時期的大法弟子。

本文章或節目明慧網版權所有,非盈利轉載請註明
來源明慧網,並包含明慧網原文標題及原文鏈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