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清舊勢力的安排與迫害形式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二零零七年六月十六日】在這場舊勢力安排的巨難中,舊勢力為了考驗大法與大法弟子,也為了考驗的同時左右正法,達到它們唯私的目地,它們針對每個大法弟子做了整套長期的安排,它們一方面在大法弟子的生命過程中或者此生的成長過程中,安排了很多影響因素(如境遇),從而促成了,強化了某種觀念。師父講過「你甚至於思考的一個問題都不是簡單的。將來你們看,都是安排得相當細密,不是我安排的,是這些舊的勢力安排的。」(《在美國佛羅里達法會上的講法》)另一方面在此巨難中,它們又會安排了大法弟子的某種環境,在這種內外安排的結合,就使大法弟子不自覺的在所謂考驗中被舊勢力左右,就不自覺的被動的處於某種狀態中,很難自拔。

一位同修在小時候剛離開幼兒園,還沒上學時,就有鄰居的小孩來找他玩「過家家」和不好的行為,而且很小就讓他有性興奮感(他還不知那是甚麼),就這樣在不同階段都安排了,埋下了加強、引導色慾執著的因素。於是在這幾年的修煉中,色慾就成了一個巨大的干擾,尤其加上舊勢力安排的某種處境,就使他反反復復被拖住,身心狀態也受很大影響(這只是從這一世舊勢力的安排看)。

現在看來這都是迫害。我們很多同修認為被抓、被打、被判刑是迫害,再廣義一些,認為被迫流離失所,經濟困難是迫害,其實,一切強加的,違背正法需要的,系統干擾大法弟子助師正法的一切安排,都是迫害。

正法中我們不能單純用個人修煉的標準衡量自己的狀態,單純從個人執著的角度去看待解決自身的問題障礙,要明確在否定排除舊勢力安排迫害的前提下,成就師父要求的一切,包括個人的修煉,去執著。

而這種舊勢力的迫害所體現的形式是各種各樣,方方面面的。除了以上形式,還有的工作特別忙,忙的又累又沒時間精力,有的家庭障礙大,被束縛,有的怕心重重,有的執著不放而悟偏、長期自誤,有的總是不自覺找藉口掩蓋自己而很難真修,有的對親情執著糾纏難放,有的被色慾所困,有的被病業所障,有的被個人的某種愛好拖住,有的藉口「先學好法,調整好,再出來」,結果轉眼白白流失幾個月甚至更長時間。

這些說出來,同修也可以認識到是迫害。但是還有另外一部份同修覺的自己很如意,生活很好,也很少被抓,三件事也做了一些,自己很滿足,也有的自覺不覺的疏遠正法中的工作,遠離大法弟子相互督促交流、共同做事的環境,越來越遊散,麻木。

靜心找找,實際上都是求安逸之心被利用,而不能緊迫起來,還覺的自己「符合常人狀態」。在師父指出「最突出的是許多學員被迫害的很嚴重也是自己的人心過重、正念不足造成的」(《去人心》)後,有的同修又走到另一個極端:認為被抓的都是有問題的,那相反沒被抓去迫害的,相比較來講就是說明,甚至證明做的好,沒有多少問題。

這種認識已經在很多大法弟子的思想中漸漸形成,那麼很多被求安逸拖住的同修還自以為不錯,做了一點就很滿足,也就助長了自己的安逸滿足的狀態,還意識不到。這些同修中有的生活很優越,自在,甚至很悠閒,有的和常人只有一點區別,就是還學一點法,有時講點真相,可是在用心大小上已經遠離了為證實大法、為救度眾生而憂心的肩負歷史重任的心態。

而且這些同修有的往往看到一心撲在證實大法、救度眾生上的同修,會挑出很多毛病,「幹事心,求轟轟烈烈」等等,抓住不放,藉此否定了同修甚至包括其從事的證實法工作,而不能從正的一面善意的去衡量,去幫助修正,去圓容。其實質是對整體的負面作用大於正面作用。

還有一些同修的內心可能都有這樣一句話「三件事自己也在做」,就覺的心裏踏實了,可是這只是安慰了常人心,卻安慰不了我們來時的洪誓大願,安慰不了我們為洪誓大願而歷盡艱辛的生命歷程。

舊勢力為了它要達到的目地,同時針對每個大法弟子的不同問題與執著,做了不同的安排。那些被常人安逸狀態拖住的同修,請你想想,你是否正處在舊勢力的另一種迫害形式中,滿足了你人的一面,卻使你迷失了自己的本願,悄然的損失著你真正的生命和你的使命,當你回去的時候,你發現你像被美酒灌醉後清醒了一樣,荒唐空盪的走了一場,會不會呢!看到自己曾經所做的那一點點與真正的大法弟子相比,和你自己的誓願相比,真是差的很遠。那時才看到曾經走的是舊勢力的安排,而不是師父的安排;那時才明白曾經的安逸滿足恰恰是舊勢力安排的深重迫害與巨難。

師父講:「在這場迫害中啊,其實受害最深的是世人。」(《在大紐約地區法會的講法和解法》)表面上他們生活的很好,可能沒災沒難,可是卻在被毒害中,被迷失中,失去著最可貴的生命根本,這和那些被障礙迷失而找不到自己在正法中的位置,不能真正發揮作用完成使命的大法弟子是不是很相似呢?實際上也是被嚴重迫害的,是實質的迫害。

有的同修被常人所抑制、障礙,放不下人,卻常常用「符合常人狀態」、「在哪都得做個好人」、「隨其自然,別強為」、「考慮別人,圓容一點」等等說法安慰自己,甚至勸說別人,表面上說的都是師父的話,但其實很多時候已成了藉口。我們真的要看自己用心有多大,把為法負責,救度眾生和正法中的使命放在第一位了嗎?我們內心應該明確,我們不是為「符合常人狀態,做好人」來的,我們是來「助師正法」的,但是我們應該符合常人狀態去做,這樣會做的更好更正,這個根本的關係一定要明確,要擺正。

由於我們放不下執著,沒有看清和否定舊勢力在我們內心安排的一思一念,那麼就會在舊勢力安排的外在環境下,必然的處於某種狀態,或用心不夠,或不能精進,或被某些執著所困,或被安逸滿足所迷。有的同修是被逆境所阻,有的卻被順境所迷。總之是不能走出人來,看待並完成自己的責任與使命。

有一對夫婦大法弟子,曾經都從魔難中堅定的走過來,在邪惡的勞教所裏也做的比較好。他們後來開了個公司,效益越來越好,結果成了當地十佳效益最好的公司之一,大銀行爭相要給他們投資,按理說這是很好的。然而同時出現另一種情況,所有在那個公司上班的同修都出現了不同程度被約束,很難精進的狀態,甚至喝酒,越來越常人化,證實法的事相應淡化了。而這對夫婦中其一,越來越追求常人生活,獨自把持了公司,還居然有了外遇而提出離婚。

我們回頭看看,這不就是迫害嗎,鑽不同人心的空子來迫害,使大法弟子漸漸迷失,忘卻了自己的使命。開公司本身是沒有問題的,但是在其中我們一定要清醒,要看清並否定舊勢力在其中隱藏的迫害安排。

有位女同修,她的常人丈夫表現出非常關愛她,甚至表面上支持她修煉,但幾年來一直看著她,拖著她,把她的參與證實法講真相限制在一個很小範圍裏,時間一長。她也習慣於此。就是因為她感到丈夫對她的「恩愛」和「理解」,甚至有時給予一點支持,使她總分辨不清這一障礙,不願觸動家庭表面的溫馨和諧,實質上接受了這一限制迫害。

以上說的還是從同修自身角度講的,那麼還有更重要的一方面,舊勢力藉著這種對同修個人的安排迫害,從而影響其周圍的同修和環境,這是不是左右干擾了正法。那麼從這一層面來看,我們做的不好,走了舊勢力的安排,就不光是個人的問題,就會干擾整體狀態,成全了舊勢力對正法形勢的抑制和左右。所以從法中清醒的看待自己和同修的狀態,看清舊勢力針對我們的內心觀念和外在境遇的細膩安排與迫害因素,這對徹底否定舊勢力的迫害是很重要的。

以上是自己的一些體悟,有不足之處,請同修提出共同切磋。

本文章或節目明慧網版權所有,非盈利轉載請註明
來源明慧網,並包含明慧網原文標題及原文鏈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