怕心去 病魔除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二零零七年六月四日】我今年六十三歲,一九九八年七月喜得大法到現在八年了。得法之前,我患有高血壓、冠心病、胃病、耳鳴等多種疾病,業力滿身。每天三次吃藥,從不間斷,經常住院,拖累全家人,特別是老伴。得法後,深感喜悅,每天堅持學法、煉功,不斷精進,全身的疾病不翼而飛,全家人都感到高興。

我一下子就像變成了另外一個人,家裏活都由我幹,還有幾個孫子在我這吃飯,每天樂呵呵的從不覺的累。家裏的人雖然不修煉,但是他們都深感大法好。周圍的人見到我都說:「這功就是好,我們可是親眼看到你煉這個功身體好了。你不用說,我們都知道這個法輪功好。」這帶動了很多人走入了修煉。

在這八年來我經歷了不少風風雨雨,被綁架非法關進看守所,去北京上訪受到干擾,非法抄家好幾次,都是在師父的呵護下走到了今天。現在我把自己的一段修煉經歷寫出來,與同修交流切磋。

二零零三年六月的一天,我和老伴走在街上,突然感到頭很暈,當時心裏就想,這是邪惡在干擾,發正念清除邪惡,心裏就默念師父的正法口訣,又往前走了一會兒,還是頭暈,沒法走下去了,我就和老伴坐車回到家。

第二天兒子見我上廁所扶著牆走,就要讓我到醫院去看看,我說:沒事,不用看。就這樣暈了一個星期,我對兒子說:我和你爸回家去。當時是在兒子家住,兒子不讓回,要讓我上醫院,我說服了兒子。到家後,頭還一直暈,而且越來越重,我就向內找,是哪兒做錯了,讓邪惡鑽了空子。找來找去還是那個樣。我心裏就想著「不管怎麼樣,誰也別想干擾我修煉,誰也動搖不了我,我堅決跟師父走到底」,這樣心裏覺的踏實多了。在家裏從這個房走到那個房還可以,可是一出門頭就暈的不能走。所以資料也不送了,我就在家學法煉功。誰來到我家,我都不放過,給他講真相

但在頭暈中又加上拉肚子,一天拉七、八次,開始還挺的住,一下子拉了兩個半月,頭暈的更厲害了,睡在床上起不來了,飯也不想吃,渾身無力,噁心。要是常人根本受不了。功不能煉了,就每天堅持學法,看《轉法輪》。突然想起,前段時間在看《轉法輪》時,看到一句話:「躺著看書」。我定睛一看,沒有這句話。怎麼看見這麼一句話,是師父點化我甚麼,當時也沒悟出來,隨後也沒再多想了。這時才悟到這句話不是偶然的,我平時學法總是躺著看書,對師不敬,對法不敬,讓邪惡鑽了空子,抓住了大把柄,想把我拉下去,毀掉我。師父說:天上的神學法都是跪著的。(不一定是原話),我怎麼悟性就這麼差呢,真是感到慚愧,對不起師父,對不起大法。

在床上又躺了十多天,常人心就出來了。心裏想著,這麼多天起不來,身上一點力氣都沒有,可能是拉肚子時間太長缺水了呢。老伴馬上就說要給我輸液,我說只輸點鹽水,不要用藥。老伴很高興,馬上就叫了診所的醫生給我打上了吊針,醫生說,只給你輸了些鹽水。其實他們背地裏給我加了降壓藥。輸了三天,我覺的更不對勁了,身上更難受了。我知道我已經掉到常人層次了。晚上做了個夢,那裏放著三杯水,我手裏拿著藥要喝。一杯是老伴的杯子,不能喝,我又拿了一杯水一看是茶水,不能喝藥,又去拿另一杯水,還是茶水,這三杯水都不能用,這藥怎麼喝呀?我醒來了,立即悟到是慈悲的師父點化我不能用藥了。第二天,我立即停了藥,結果在床上躺了多天的我起來了,慢慢變好了。

又有一天晚上,大約四點鐘,我正在睡覺,聽到一個聲音說:「把衣服準備好。」我醒來了,翻來覆去的想著,是誰的聲音,清清楚楚的,準備衣服是叫我離開人世,我就這樣去死嗎?反過來又想,死就死吧,反正我學大法了,死了地獄裏也不要我。但不管怎麼想,怕死的心還是去不了。一天一位同修大姐來了,說:「你的情況我聽說過,這是舊勢力在干擾,趕快發正念,全盤否定舊勢力的安排,求師父保護。」我心裏明白了,師父在法中講的那麼明白,我怎麼就沒想到呢,自己還覺的平時學法很精進,怎麼關鍵時刻就糊塗了呢?

我又仔細的讀了一遍《二零零三年元宵節講法》,悟到了是自己的「怕死的心」讓邪惡鑽了空子。我難過的站在師父法像前合十,說:師父,我不管以前和舊勢力簽過甚麼誓約,我都不承認它,我要全盤否定舊勢力的一切安排。不管怎麼樣,一切都由師父安排,其它的安排我都不要,都不承認,堅決跟師父堅修到底,誰也別想動搖我。

我立即就感到身體很輕鬆,過了幾天,身體完全恢復正常。是師父從病魔中奪回了我的生命。

本文章或節目明慧網版權所有,非盈利轉載請註明
來源明慧網,並包含明慧網原文標題及原文鏈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