從一次颮風、頭痛和過關悟到的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二零零七年五月二十三日】五月的一天晚上十二點我發完正念以後,大概是十二點十分不到一點,我想繼續念完《轉法輪》第一講最後一個標題「法輪大法的特點」之後就去睡了。剛念了不久,那時是十二點十五分剛過,原本窗外連一絲風都沒有的天氣,突然從北面刮來一股非常強大的風,我在上海幾十年都沒有看到過如此奇怪和突然且強大的風力,那個強風似乎要把玻璃窗吹破,衝進屋子一般,後來第二天新聞裏說晚上出現的叫作「颮線」(這個在網上可查到),馬路上的樹有的也被刮斷。當時在念大法書第一講的最後一個標題的內容,看似不多,但在窗外狂風暴風之下,感覺費了好久才念完。其過程中,心裏有隱隱的害怕,但是只要一有怕心出來,我就告訴自己,不要怕,怕心不是我的,有師在,有法在,怕甚麼,不管它,去掉怕心。

學法結束之後,晚上睡覺躺在床上之時,覺的窗外一陣陣閃電,大約三四點就感到右耳膜直通右邊後半部大腦開始陣陣發痛,能把我痛醒。早上起床右耳和右半部大腦就開始一陣陣的痛,基本上是十秒鐘一陣痛,當然腦袋和耳朵痛起來肯定難受啊。那我就想了,修煉的人是沒有病的,怎麼還會痛呢?覺的很奇怪啊這個事。我想還是要以法為師啊,我當時是這樣悟的,有兩種可能:第一種,就是自己的業力造成的,以前自己不爭氣,頭腦形成的各種不好的壞物質,現在要趕上正法進程,肯定要把壞物質消下去啊,那該是自己承受的,如果又是師父允許的,那我就承受,並且把這次痛苦當作好事,而且不要去管會花多少天啊,多少時間這個頭痛才會消失。

第二種,就是舊勢力黑手的干擾,因為我想起那天晚上的颮風啊,來的非常蹊蹺,極其不正常,很可能就是舊勢力的那些黑手以考驗大法弟子為名來干擾和迫害。如果是這樣的話,我就絕對不能接受和承受,要完全否定舊勢力的安排和干擾。也有可能兩種情況同時存在,我想師父也在看我在根本上對法是否堅定。因為,有時看問題,看別人過關,別人的事蹟,總歸是發生在別人身上,自己還是缺少切身的體會,今天這個痛發生在我自己的腦袋上了,自己切切實實感受到了這個魔難(實際回頭想來,也是小小不言的魔難),那就看我自己如何對待了。

想明白了這些道理,那就好辦了,我是這樣想的:要是是師父同意的該由我來承受的我自己的業力,我理當承受過去;如果是舊勢力一夥搞的迫害,我決不接受和承受,讓壞東西返還給舊勢力那一夥自己去。如果要真是舊勢力搞的,我還笑話舊勢力那一夥,就想用這種低能的手段來動搖我修煉大法的心?!這種手段對常人或有很重常人心的修煉人可能會有效,但是對真修的人來講,根本就是笑話。當時就悟到這一層,反正接著該幹嘛幹嘛,有一點就是煉功時幾乎不痛,只是在下蹲時痛了一下而已。這就讓我更明白了,這次頭痛不是偶然發生的,從根本上講就是考驗。還想了,師父在書中曾舉過一個人好像得了腦血栓症狀的那個故事,其實法理師父是早就講過了。

最後,這個頭痛帶右耳膜痛,到了第二天,好了一些,不是那麼快頻率發生了,但還是有痛。到了第三天,好像沒啥痛了。到了第四天,痛不知道哪裏去了。其實,我也沒有想會多少天能過關,想不到最後那麼快就過去了這一關。看來一切都是由心性決定的呀。

個人心性層次有限,若有不妥之處,請同修指正。

本文章或節目明慧網版權所有,非盈利轉載請註明
來源明慧網,並包含明慧網原文標題及原文鏈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