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念否定舊勢力安排、幫助姥姥過生死關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二零零七年五月七日】師父在二零零四年五月八日的評註文章《清醒》中說:「作為學員,你不按照師父的要求做,一定不是個簡單的事情。舊勢力對所有的大法弟子都安排了一套它們的東西,如果大法弟子不按照師父的要求做,就一定是在按照舊勢力的安排在做。」

我們作為正法時期的大法弟子,就應該以法為師,正念正行,否定舊勢力的安排和迫害,更好的救度眾生,證實法。

二零零六年臘月二十開始,我的姥姥出現嚴重病業狀態。姥姥已經九十歲了,也是一名老學員了,從九六年開始學法,但是因為年紀大,不識字,她住的附近又沒有其他大法弟子,所以修的不太精進。但是平常知道打坐,發正念。

我在臘月二十八日回到老家,聽父母親說了老人的情況,非常嚴重,已經多次昏迷,估計過不去年。我的父母也都是老學員,雖然都學大法,也是不精進,很多時候還是把心放在如何掙錢給兒子買房子過好日子(我在九九年因為邪惡迫害失去工作,並被原單位強制收回已經分配給我的住房)。

聽了父母的介紹,我仔細思考了一下,覺的不對。我們大法弟子的存在就是為了證實法,救度眾生,姥姥雖然修的不精進,但是畢竟是得了大法的。師父講過,我們大法弟子在地獄已經除名了,不受低神管。而且在農曆大年的時候死,這會造成多大的負面影響,不修煉的親戚朋友、還有鄰居會怎麼看?這不就是舊勢力的安排和迫害嗎?因此我和父母交流後,一致認為必須發正念否定舊勢力的邪惡安排。

按照我們老家的習俗,過年時外姓人包括出嫁的女兒都不能在娘家過年,必須正月初三才可以回去。因此我們在二十八日下午去過一次,近距離清除參與干擾和迫害的邪惡生命。在姥姥清醒的時候給她放師父的講法錄音。此後我們就一直在自己家裏發正念。

師父在《大法弟子的正念是有威力的》中說:「其實大法弟子每個人都是有能力的,只是沒在表面空間表現出來,就認為沒有功能。但是無論能否在表面空間表現出來,動真念時都是威力強大的。」

雖然我們三人修的很不好,特別是我在修煉路上還栽過大跟頭,一度給當地大法弟子造成重大損失,並且因為自己的執著導致了嚴重的家庭矛盾,但是就是在這一點上由於我們的認識符合了大法,而沒有按照舊勢力的安排,偉大慈悲的師父就幫助了我們。

姥姥度過了凶險的大年初一。我們初三去姥姥家,她已經比較穩定,只是思想還不清晰。讓她聽師父的講法錄音,她極為煩躁,還說再也不學了。而且還說一些其它的亂七八糟的話,就像鬼魂附體一樣,沒有她本人的主意識。我們認識到,舊勢力的干擾和迫害還沒有完全清除,她說不學,這不是她本人清醒狀態下說的話,這不是她真正的自己。在她這種不理智的情況下,我們也不與她說話,就繼續發正念清除邪惡。

姥姥在炕上躺的久了,很不舒服。有一天,她跟我母親說,要是能坐起來就好了。母親趁機開導她說,我們村裏有一個大法弟子,耳朵裏生了一個瘡,她就誠心念「法輪大法好,請師父幫助。」結果不知甚麼時候,瘡就好了。姥姥一聽這麼神奇,心裏也開始念。結果有一天,她試著一下就起來了。姥姥簡直高興極了。舅舅看到後也高興的直掉眼淚,他又怎麼能不高興呢!不吃不喝十多天,大小便靠別人伺候,本來已經準備好後事了,現在又好起來了,他怎麼能不高興!

通過姥姥的這次經歷,舅舅一家都信服了師父和大法,對鄰居和親朋好友也都是一個很好的正面的影響。姥姥由衷的感激師父、感謝大法,現在發正念、念大法好可有勁了。

寫出此文,也是激勵我和其他的不精進的同修,師父在看著我們呢,不要老是埋在常人的執著中,不要老是光抱怨自己做的不好,不要老是感覺跟不上正法的進程而不去做,從現在開始,真正溶入到正法的洪流中來,能講一個就講一個,能講兩個就講兩個,不要再等待,不要給以後留下深深的痛悔和遺憾。

不足之處,敬請同修指正。

本文章或節目明慧網版權所有,非盈利轉載請註明
來源明慧網,並包含明慧網原文標題及原文鏈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