修與求

——同修過病業關的過程中看自己的修煉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二零零七年九月十三日】昨天,我們這裏的一位老同修去世了。我目睹了她闖病業關的整個過程。現在痛定思痛,我有許多體悟想與大家交流。

第一次見這位老同修,是看到她在街頭一瘸一拐的在發資料,腿上腫起了老大的包。她對我講,她曾聽從女兒的建議到醫院去看了,醫院也無能為力,說只能截肢,她也悟到了自己信師信法不夠。

許多同修都很關心她,和她交流,在一起學法,給她指出執著的同時幫她發正念。但她的情況還是一天一天的惡化,從還能自己行走,到站起來都困難,到一躺就不起了,需要專人伺候。在床上她也堅持學法,有時還能坐起來煉功。她曾對我說,「我覺的我正念很強,為甚麼卻一天一天惡化呢?我也想從這裏走出去,和大家一起洪法。」我看到她在難中掙扎,雖然也鼓勵她一定要相信師父,但心中對她能否好起來也是沒有底,看她一天一天消瘦,一天一天虛弱,只能幫助她發正念。和她交流時,感覺到這位老同修很好強,心中似有花崗岩似的東西難以突破。她對我說:每個同修都對我講正念要強,但不在難中的人不知道呀。她一直問我「甚麼是正念」,我說「就是信師信法」。我也是從大陸出來不久,對這位老同修講的難中的正念很有同感。我覺的在大陸那種情況下談正念,和在海外情況下是完全不同的,那種感受不經歷過的人是無法體悟到的,就如我們身體健壯的人和正在經歷病業關的人一樣,他們在那種痛徹心腑的過關中保持正念,要求要高的多。

師父在《轉法輪》中第四講提高心性中講「好壞出自一念」。我現在再拿起書來讀這一段不禁淚流滿面。同修已經去世了,難以挽回了,但對我們來講是個慘痛的教訓。《轉法輪》中師父把法講的再清楚不過了,甚麼是正念?當汽車把一個人撞飛十幾米,二十幾米遠摔在地上,那一刻,那一念才最關鍵。這一段我讀過百遍,背過四遍,但竟然還沒入心,整天學法,但並沒有把師父講的話當作法,滿腦子還是千百年形成的人的理。我對去世的同修講要多學法,但自己並沒有提高到對法真正認識的成度,感到的是無奈,看到同修的執著,心想怎麼那麼難去呢?現在想想,我看到的任何事情都不是偶然的,我也看到了我心中的花崗岩。探望同修像在應付差事一樣,心中有時竟然不耐煩,自己心性太差了,還談甚麼救度眾生。有一次老同修對我說,我知道大家忙著救度眾生,我還在拖累大家。現在想想,同修可是大法弟子呀,我們是要救常人,大法弟子不重要嗎,一週哪怕抽出一小時陪她讀讀法,真的會耽誤我救度眾生嗎?許多同修都能經常去看看她,有的甚至大老遠給她做好吃的送去,我只是買東西的時候順便而已。現在後悔莫及。

看看中華五千年文明那些故事中,常人做的比我要高出多少倍,古時的人能把街頭要飯的老婦人當自己父母一樣供養,而我一個修煉人心性竟如此之差,我現在覺的我根本不是在修,而是在求,求的好苦好累。我去看老同修,不是和她在法上交流,而是說一些常人的話,我為甚麼不能對她說:「你不能躺著,你要起來,你不是病人。」她被魔逼得一步一步倒退,最終失去生命,我悟到是因為我們都承認它。老同修自己也是,疼就躺下,功也不煉了。每個修煉人都有執著,或多或少,也都有業力,或大或小,每個人都在走自己的修煉路,沒有參照。有人就能在被惡警打斷了腿的情況下照常盤腿,再疼也盤,因為他不承認甚麼腿斷了,甚麼要打石膏,憑著這強大的正念就能闖的過去。雖然一切都是假相,但那痛可真是實實在在剜心透骨的,能突破的了就能走出人來。

從同修的去世我也看到我隱藏很深的執著,就是怕別人說三道四。其實我也在經歷病業,已經三年多了,就是像常人所說的灰指甲的症狀。我從未想過要去用常人的手段醫治,但作為一個修煉人來講這反映在表面的病業竟也給我帶來痛苦,不敢拿出來示人,生怕被別人看到,怕別人問我。似乎也找到了病業的原因從而習慣了,一問我也能說出「理由」,其實也在承認它。這面子竟比命都重。雖然都是病業,但痛苦的成度不一樣,要求的忍耐力不一樣,可根是一樣的。我就是要別人說自己修的好,怕別人知道我有執著,有病業的理由也是冠冕堂皇的,不像一個腳踏實地的修煉人。我對自己說都是假相,但這手是遮不住的它就是醜,就像別的病業關一樣它就是讓你疼,你是否認它,還是消極的承受?現在深挖自己的心,發現我只是為自己而修,一直苦苦的想得到甚麼,就像一個尋寶者,知道前面有寶藏,一直在找在找,找了多少年沒找到,很失望,有時竟連有沒有寶藏都懷疑了。這哪裏是修?

過去僧人修了很長時間也都是為了自己能超脫。而我們要在法中修出來,達到新宇宙的要求,就是無私無我,也是在證實法的偉大。我感到自己還陷在舊宇宙的理中,還沒能脫胎出來。

老同修的去世讓我的心很痛,和先生坐地鐵時實在忍不住就失聲慟哭了。先生問我,你為甚麼哭?我很生氣,說:你說我為甚麼哭!我知道我應該為同修沒能走到最後而哭,因為我沒能幫助同修走過來而哭,而不是常人的傷心。師父已經告訴我們同修的歸宿了,我們沒有甚麼好傷心的,只是應該從中吸取教訓。我們要站在高層次上看問題,而不是以常人的觀點看問題。如果我們現在還為自己的威德、為自己的圓滿而修,那就配不上正法時期大法弟子的稱號了,因為這稱號將是新宇宙永恆的榮耀。

本文章或節目明慧網版權所有,非盈利轉載請註明
來源明慧網,並包含明慧網原文標題及原文鏈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