過關中要有堅如磐石的正念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二零零七年八月二日】自從修煉以來,媽媽的身體狀況就一直很好,所以我們只是在心性方面經常切磋交流,從來沒有在身體這方面對她額外的關注過。

一天,突然媽媽叫我過去到她身邊聊聊天,說了會兒話,我就在她旁邊拿起書來學法。過了一會兒,我看到媽媽的臉上流露出痛苦的表情來,心中馬上意識到是舊勢力在迫害她。媽媽讓我快發正念,發了會兒,好像看不出她有所減輕。媽媽的手不斷的在捋脖子、摁胃,喘氣很困難,眼睛微閉著,說出的話很低。這時我緊張了,腦海中一下想起那些被舊勢力奪走生命的大法弟子,情況危急時,在沒去掉的情的帶動下,我根本無法靜下心來發正念。

我想要治本還是「解鈴還須繫鈴人」,情急之下我半蹲在媽媽面前,大聲的對她說:「媽媽,請師父做主,你快說!決不跟舊勢力走,快說!」媽媽心裏明白我的意思,就艱難的說出兩個字:「對!對!」話音剛落,奇蹟出現了,真是「念到病除」,霎時間媽媽就像正常人一樣,說話聲音高了,眼睛也睜大了,就像剛才甚麼事也沒發生過一樣。幾分鐘前的那緊張的一幕還在眼前晃動,就這樣戲劇性的說沒事了就沒事了,不知道的肯定還以為是在拍電影呢。

稍平靜後,媽媽對我說:「當我感覺身體不舒服時,我就一直發出強大的正念。我是李洪志師父的大法弟子,決不允許邪惡來迫害我,法正乾坤,邪惡全滅;法正天地、現世現報。從脖子到胃整個就像有東西堵著一樣,喘氣困難,而且越來越疼,你給我發正念時,只是稍好點,但接著就繼續疼起來。要按這樣下去,就太危險了!」我心裏也是一震:要不是正念強,真是後果不堪設想啊!

不過想想這事也真是有點怪,平時我總是喜歡在另一個房間裏學法,如果不是媽媽這回叫我到身邊來,我肯定還在那個房間學法呢。那麼發生這突如其來的事,就憑媽媽那微弱的聲音我在那房間怎麼可能聽的到呢?想起師父的一段話:「舊勢力它們安排的有序,我做的也很有序。」(《導航》〈華盛頓DC國際法會講法〉)真是這樣啊!舊勢力強行要做它們安排的那一套,但它們安排的每一步卻都在師父的掌握中呢!當舊勢力要來迫害媽媽時,師父就點悟我及時在媽媽身邊從而幫助她破除舊勢力的迫害。

我對媽媽說我們趕快學法吧,法能破一切舊勢力的安排。於是我拿起書來給媽媽念,書一打開正好是《休斯頓法會講法》,講的正是媽媽剛才發生的事情:「悟性好的人知道,我既然修煉了我怕甚麼,我都聽了法,我看過書了,道理我都懂了,我還怕甚麼?就這麼樸素、堅實的一念,可是它卻比金子還亮。他也沒有吃藥,也沒有看醫生,突然間啥事都沒有了,一場大難過去了」,「你相不相信法?相不相信你是個修煉人?你的心是不是那麼穩定?你真能做到堅定修煉,都放下人心,一秒鐘都用不上你的病狀就都沒有了。」師父慈悲讓我們馬上學到了這麼針對性的一段講法。

這件事過後沒幾天,又來了第二次迫害,這次我沒在家。媽媽又感覺到胸口難受,並且逐漸加重。媽媽及時發出了強大的正念滅掉那些迫害她身體的所有邪惡,決不允許它們的目地得逞。並心想:我是堂堂正正的正法時期的大法弟子,誰也動不了我,把這些迫害我的舊勢力、爛鬼黑手、妖魔鬼怪、所有傷害我的徹底鏟除、銷毀、解體、立刻滅掉。就這樣斷斷續續的發了兩個小時的正念後,身體逐漸恢復了正常。

在這個過程中我最大的體會是:在突發事件中最能考驗著對法堅定的成度,這成度的大小,能否有堅如磐石的正念決定著一切。

點滴體會,意在切磋。祝我們每個大法弟子都在這條修煉的路上堅如磐石,穩步走到最後。

本文章或節目明慧網版權所有,非盈利轉載請註明
來源明慧網,並包含明慧網原文標題及原文鏈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