學好法才能走好修煉的路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2006年8月9日】我是一個沒有經歷過甚麼大的魔難與大的考驗的大法弟子,但由於自己的執著與不精進,也曾被邪惡鑽空子,給自己的修煉帶來了不必要的干擾,走了一段彎路。現寫出來與同修交流。

1975年母親難產生下了我。生活的貧困使父母忙於生計,無暇管教我,所以我的童年是「淘氣」,「沒家教」和「討人厭」的。剛上小學學習差,考試總是排在班裏倒數第一,也總是受老師同學的白眼。可說不上甚麼原因,上三年級時我突然由班裏倒數第一名,變成了真正的第一了。這個變化使全校師生為之震驚,在他們無法解釋這種現象,就稱我「開竅了」。現在我明白是師父在我修煉前就管我了。

那之後我酷愛讀書,而且記憶力好,甚至過目不忘。可得法後,面對寶書《轉法輪》時,這本事失靈了。雖然從99年到現在我看了幾百遍《轉法輪》,但仍背不下來。當看到有的老年同修都能流利的背誦時,我很慚愧。我年輕,而且有寬裕的學法環境和時間,為甚麼連老年同修都趕不上?深挖自己的根子,是做事不認真,不想吃苦和惰性,看書只是像完成任務似的。找到自己的誤區後,我開始認真背法,並決心改正自己的毛病,果然背法效果很好。

可是由於自己的人心遲遲未去,又被邪惡鑽了空子。2005年農曆新年,丈夫有了外遇。因為我當時人心很重,幾乎脫離修煉狀態,所以我提出離婚,用常人的方式帶著女兒故作瀟洒的離開先生。可是從此我就更無心做三件事了,每天都是在苦苦思索「我該怎麼辦」。我的問題也給親人帶來了不屬於他們的負擔,所以我開始恨,痛恨丈夫的移情,進而痛恨常人中的男人,為自己的不幸哭泣,卻不去想自己錯在哪裏。

直到有一天,我在學法時看到師父的經文《真修》:「真修弟子啊,我教你的是修佛修道的法,你們卻因為在常人中的利益損失了而對我訴苦,而不是因為自己在常人中的執著心放不下而苦惱,這是修煉嗎?能不能放下常人之心,這是走向真正超常人的死關。真修弟子人人都得過,這是修煉者與常人的界線。……你能把心裏放不下的東西帶進天國嗎?」我反覆學習,並回想這幾年來自己的狀況。回首中使我不寒而慄,後悔沒能早點悟到,走了這麼一條彎路。

1999年得法之後我獨自一人在家修煉,無法經常看到師父的經文和《明慧週刊》,也沒有與同修交流,提高很慢。7.20後我仍堅持修煉,每當看完一份講法或《明慧週刊》時就有一種充電的感覺。可時間一長又放慢了腳步。這種狀況持續了很長時間。

真是逆水行舟不進則退,慢慢的我開始不修口了,又執著夫妻情,還迷戀上了麻將。師父一再點化我,我卻不知醒悟,直到被邪惡鑽了空子,在家庭出現問題後才從新用法來審視自己,才追悔莫及,還差一點兒失去這萬古的修煉機緣,真是後怕。

找到問題後,我開始抓緊時間學法實修,一點一滴歸正自己的行為,努力做好三件事,並教九歲的女兒煉功。面對我的正念正行,邪惡黑手無計可施,一切又都柳暗花明----兩個月後丈夫痛改前非,並哀求我回家。我知道這是師父在幫助我,是大法的威力使邪惡未能得逞。

作為大法弟子我應該為法負責為眾生負責。就這樣我放下了痛恨,放下委屈,回到了偏僻的村子。我和女兒一起救度世人。女兒年齡小,表達能力差,但也在學法後、講真相、勸三退,在同學中已講退4人,人數雖不多,可我看出她做得很認真,我也在用實際行動感化周圍的人。如今我和女兒是我們那裏眾生唯一得救的希望了。我們也是在履行我們的責任和誓言。

本作品謹代表作者的觀點或認識。在明慧網發表的作品版權歸明慧網所有。明慧網會定期和不定期的對本網站所發表的作品集結出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