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我身上體現了大法的神奇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2006年8月8日】我是1998年有幸喜得大法,是60多歲的老學員。沒得法前一身疾病,腿疼、風濕、類風濕、骨質增生、血壓高、心臟、腎臟、頸椎、婦科都有病,膀胱炎、鼻出血、腦結核、腰椎盤脫出,長年吃藥打針也不好使。後來生活不能自理,給家人造成了很大負擔,我都不想活了。得法後,我明白了這些病都是自己的業力造成的,在修煉中我時時按照師父說的做,按「真、善、忍」修心性,重德,與人為善,身心得到了淨化與昇華,奇蹟出現了,全身的病都不翼而飛。我得到的這一切都是師父給予的。只要我們心性提高了,一切都是師父在幫助著做。

1999年7月20日,江氏一夥開始殘酷的迫害法輪功學員。就在那樣的氣候下,我還是堅定信師信法,我心裏老是想著,跟著師父沒有錯。我做了一個夢,夢中我自己站在一個講台上,好像農村的土台子,台上只有一張破舊桌子,只有我一個人站在台上。天黑黑的,也沒有亮,我往台下一看,黑壓壓的一片人坐在那裏,也看不清他們的樣子。第二天我找同修切磋,我說是不是師父點化我,讓我給眾生講真相,台下的人都是來聽真相的。同修說你悟的對。

從那時起我逢人就講,全村的人和親朋好友都知道我是煉法輪功好的病,他們都很相信。我照看孫女,白天沒時間,就在晚上孩子睡覺時寫真相資料,到趕集的日子我就推著孩子到賣衣服的地方放資料很順利,從沒出過事。每次發資料的時候我心中有一念,我是神做事,人看不見。有一次冬天,那風雪天特別冷,我把寫好的資料送給同修,我說這天冷孩子受不了、你去發吧。這個同修那幾天正消業、胳膊疼,等他發完後回來說:「我發完了胳膊一點也不疼了」。

我修煉這麼多年了,應該「越最後越精進」,可今年在這幾個月中三件事都沒做好,出現了一種懈怠情緒,還有怕心沒去掉。在一次放資料時讓舊勢力鑽了空子,他們從監控錄像查到是我放的,我和同修知道後馬上發正念,正念一出就甚麼事也沒有了。

去年最炎熱的那個月份,我被舊勢力鑽了空子,一隻眼睛突然紅了,我也沒當回事,又去取資料,後來一想不對,常人看見了又得問,就讓同修去取。4、5天過去了,兩個眼睛都紅腫了、也爛了、開始流血水了,眼睛腫得睜不開,那幾天飯也不吃、連水也不想喝,還得給孫女一天洗兩次澡,她不舒服就更累人,家務活照樣做。要是常人早就垮了,可我一點事也沒有。老伴沉不住氣了讓我吃藥,女兒看見了要我去醫院,外甥女知道了讓女兒想辦法給我把飯裏拌點藥。我說沒事,那幾天真的沒人樣了。後來我姑娘一看我不聽就把我姐、妹、外甥用車拉來,準備送我上醫院。我說沒有事,我是大法弟子有師父保護甚麼事都不會有,你們放心好了。過了十幾天等他們再來的時候我全好了。我姐姐妹妹說:「真神了,沒吃藥就好了,法輪功就是好。」

在這十幾天中我眼睛疼得厲害,但我心裏一點也沒怕,我就想起師父說的話。在最嚴重那幾天,我想舊勢力你不讓我學法,我就是要學。我雙手捧起《轉法輪》,對師父說,弟子一定能看清,結果看字時眼睛特別的亮、看的字比現在看的都清楚。

我為甚麼出現這種情況,自己向內找,是自己對情的執著,小孫女跟我住,她爸、媽在外地上班,我就老怕她得病。可這一怕不就是執著心嗎,這一怕孫女就老有病,我這個心就是放不下,整天給他吃藥、上醫院打針,累得我白天、黑夜的沒時間,學法就少了,這樣就讓舊勢力鑽了空子。舊勢力就是想毀掉他們認為不合格的學員。師父說:「法能破一切執著,法能破一切邪惡,法能破除一切謊言,法能堅定正念。」(《排除干擾》)。

這一次讓我又見證了大法的神奇。今年春天我做中午飯時,農村做飯時都用風鼓子,插上電燒火做飯,那風鼓子轉起來很快,裏面有風刺很鋒利,無意中我就把二拇指插進風鼓子裏面去了,我馬上叫師父,我沒事,可要是常人那天手指就得斷去,可我一點事也沒有。這也是舊勢力幹的,它想把我手指頭弄斷。是師父保護了我,使我化險為夷。謝謝恩師。

我們都提高自己的正念,信師信法,真的做到的時候,就是師父講的「弟子正念足 師有回天力」(《師徒恩》)。

個人一點體悟,請同修慈悲指正。

本作品謹代表作者的觀點或認識。在明慧網發表的作品版權歸明慧網所有。明慧網會定期和不定期的對本網站所發表的作品集結出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