走在神路上要用神的言行作參照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2006年8月6日】最近,北京幾乎天天暴雨不斷,氣溫也是罕見的低,身邊不少同事和朋友患上了感冒。以前每當身邊有人感冒時,我都會想:我是修煉的人,不會受常人感冒的影響,也確實都沒有受到影響。但是前幾日,父母(只練動作不修心性)提醒我要注意穿衣預防感冒時,我卻沒有守住修煉人應該守住的心性,帶有顯示心的、自以為是開玩笑、實際上是非常不嚴肅的回答他們說:「我才不會感冒呢!」然而,第二天一早,我的嗓子就開始又腫又痛。但我只是把這症狀當成了干擾,並沒有向內找自己的問題,類似感冒的症狀也越來越重了,清水一樣的鼻涕流個不停,使我根本沒法靜心學法。

這時我悟到:一定是自己心性上有漏了,必須向內找,找到自己心性上的漏洞,從法理上重視起來才能過這一關。雖然悟到自己有漏,但我內心又在為自己開脫:最近學法修心性比過去精進了不少,並沒有發現明顯的漏啊。於是,帶著困惑,我撥通了同修的電話,向同修講了自己過關的情況,一起分析自己的漏洞所在。就在這時,我突然想起了自己兩天前對父母說過的那句「俏皮話」,我就對同修說,我說過這樣一句不太合適的話,是不是這句話的原因?同修聽後立即告訴我,這樣的話可不像是修煉的人說的,應該注意。

掛上電話後,我突然發現自己的「感冒」症狀已經不像打電話前那麼嚴重了,可以控制住了,竟然一下子就好了60%!到了晚上睡覺前,我捧起沒讀完的前一期《明慧週刊》,恰好讀到同修的《分清擺正你我他它》一文,裏面提到了非常類似的經歷,同修悟到「是自己對待修煉不嚴肅,懷著顯示心、兒戲的心態說出的那幾句話,被黑手爛鬼抓住了把柄,弄來好多『病毒』讓我去消」。

我讀後恍然大悟,找到了自己更深的漏:這一句「俏皮話」背後藏有太多的常人之心。顯示心:自己是修煉人就與眾不同了、脫俗了;爭鬥心:雖然不明顯,但也暗藏其間,所以用了一種與父母頂嘴的方式。這充份暴露出:我在與父母相處時,心性降到了常人,沒有了慈悲心態,不僅加重了父母對於修煉大法的不理解,也錯過了一個向父母證實法的良機。所以,這決對不是「俏皮話」,而是一句不符合修煉人身份的話。

最近,我在發正念和外出發真相資料時,總提醒自己要正念足,要讓神念戰勝人念。可是,神要有神的言行,神的言行是慈悲、善意、人心無存的。我這一句話顯然不是一個立志走向神的大法修煉者應該說的話。有了不符合神的言行,自然也就難有神的正念和神通,證實法的效果一定會打折扣。作為大法修煉者,就應該時刻不忘自己的身份,時時注意言行,看是不是大法的要求。如果發現藏有不慈悲、不善的念頭和其它各種人心,就應該排除和糾正,決對不能縱容。

就在我清醒而全面的意識到自己的漏洞所在以後,「感冒」的症狀也恢復到了90%,沒有任何干擾的睡了一覺。

不過,剩下的10%還在繼續考驗著我。雖然我同時意識到應該把這段體會寫出來投稿給明慧網與同修交流,但是昨天上班一忙,又生出了惰性,回家後沒有及時學法和寫稿,把「任務」又推到了今天。結果,今天早上一起來,我就感到昏昏沉沉,「感冒」症狀又冒了出來,心也不靜了,似乎也想不起來當時是怎麼悟的了,簡直都不想寫稿了。我意識到了這是舊勢力在利用我的懶惰心間隔我和正念,一定要排除!終於,克服了干擾後,我寫下了這篇體會,剛才冒出的「感冒」症狀也都消失了。

此外,我也聯想到:在我身邊有個別同修,尤其是比較年輕的同修,在與同修交流心得時言行還比較注意,但是一旦與常人交談起來,就放低了心性要求,比常人說的都熱鬧,玩笑也都開的很過火,給大法弟子的形像造成了負面影響,直接影響了身邊的有緣人接受真相和進一步認識大法。在痛心之餘,請所有在修口方面做的不夠好的同修都能反思一下,看看自己的言行距離神的言行還有多遠,不要再放任自己的一思一念。

師尊在《美國首都法會講法》中講到:「那麼作為修煉人來講怎麼算是修?能做大法弟子該做的,如證實法、救度眾生的事等,這是份內的責任,這是樹立威德的一部份,而作為自己的提高才是最關鍵的,因為你自己不提高,你那些事情都做不好,所以你嚴格要求自己,發現自己的不足,不斷的去掉它,你這就是在修了。」

對照自己,最近半年來,雖然逐漸跟上了正法的進程,但是做事心一直較重,從根本上對學法重視的不夠。常常覺的自己需要維護個人資料點,一天下來既然真相資料做了不少,也發了不少,如果法學的少點,功煉的少點,似乎也說的過去。這樣的念頭導致我容易受干擾,心性不穩定,影響了真正的提高。做證實法的事不能代替個人修煉,在做事的同時千萬不能忽視提高自己的心性。只有注意從一思一念、一言一行上歸正自己,才能在成神的路上走的更穩。

受層次所限,體悟不足之處請同修指正。

本作品謹代表作者的觀點或認識。在明慧網發表的作品版權歸明慧網所有。明慧網會定期和不定期的對本網站所發表的作品集結出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