放棄求安逸的心

關注度:
【明慧網2006年6月25日】第一次、第二次書面心得交流會沒有參加深感慚愧,深知自己修的不好。我1996年就得法了,由於不精進,帶學不學的,1999年7.20的時候怕心又重,只是呆在家裏煉煉動作。轉眼過了大半年。

2000年夏的一天,遇到一位同修,同修問我,「還看書嗎?」回答:「不怎麼看了。」同修又說:「拿出來看吧!多好啊!」回家後就拿出《轉法輪》看起來,從那時起我就和同修們經常在一起學法。師尊的慈悲召喚,同修的幫助,我又回到了大法中,在大法中修煉,感到無比的幸福。

每當我做的不好的時候、不精進的時候,都有同修阿姨或者其他的同修來找我。有一次,有個同修來找我時,當時我心裏特別不高興。礙於面子,就讓同修進來了。可是同修給我送來的是《明慧週刊》和師尊的新經文啊!同修走後我看了師尊的新經文,從內心感謝這位同修。

還有一次,我上班很長時間不在家,回來後都一個月了,也沒有主動找同修學法煉功,自己在家又不怎麼精進。有一天,全家人想出去溜達,一出門就碰到了一位同修阿姨。阿姨告訴我她們在一起學法,你來吧!我很感動,第二天我就去了學法小組學法。通過學法交流,找到了自己的不足和差距。

學法小組的同修中有幾位年歲大的阿姨,有兩個年輕一點的上班的同修。當他們上班的時候,就沒有人給阿姨們讀法,我就承擔了這個任務。後來又聯繫了幾個同修,有阿姨,也有姐姐,在一起學法、交流提高的很快。這是師尊給我們留下的學習提高的形式。希望同修們都到學法小組來,這裏很純淨,是師尊給我們指明的修煉的路。

我沒有像許多同修那樣做了很多轟轟烈烈的大事,我們這的小冊子也不多,有時候我就自己用手寫。「法輪大法好」,「真、善、忍好」,做成不乾膠,自己或者領孩子一起去貼。

蘇家屯事件曝光後,我們學習小組的同修都哭了,過後都認為是動了人的情,沒有在法上看問題。我們是應該先找自己,自己做好了嗎?我回去後就用手寫出來勞教所、監獄、醫院合謀活體摘取大法弟子器官的事,告訴人們中共惡黨喪盡天良的法西斯暴行已經曝光海外媒體,天滅中共在即,退出中共惡黨保平安。

近一段時間自己真的做的不好,求安逸心又來了。發正念心不靜,雜亂的思想太多,特別是晚上12點發正念起不來,有時候醒了也不願看點。有時11點多醒了,看不到點,再瞇一會吧,結果就睡過點了。感到這種狀態不對,很久也沒有改變。正法到了最後的最後了,我還是這個狀態,怎能形成一個整體呢?邪魔、爛鬼想拖住像我這個狀態的學員,不讓我們跟隨師尊回家,我們不能承認它呀!國外的同修做的多好啊!他們做很多項目,還參加各種正法的活動,還要學法煉功,聽說每天只睡一、二個小時的覺,相比之下我做了甚麼?……

現在我也能突破網絡封鎖看明慧網的內容了。在突破網絡封鎖的過程中,也是自己提高心性的過程:

頭一次上明慧網怕心很重,擔心被邪惡破壞,匆匆忙忙,心態很不穩。打開後看了幾個內容,就馬上下班關上。沒想到再過幾天再上網就上不了了。

又過了一段時間,同修又給我拷了一個上網軟件,我又開始上明慧網,看了一些內容後又匆忙關上,第二天又被破壞,路由器也不好使了。愛人回來後一看電腦上網不好使了,非常生氣。

這時我才開始發正念,清除愛人背後的邪惡干擾。但我還沒有悟到是自己錯了,沒有站在法上看問題。後來想到應當向內找自己,找到了自己還是有怕心,做事情浮躁,穩不下心來。

找到了自己執著的地方了,去掉它,再上網的時候,還發正念清除干擾網絡系統的一切邪惡、黑手爛鬼,請師尊加持我的正念,果然上網很順利,下載了明慧週刊、每日明慧。信師信法就能做好三件事。

本文章或節目明慧網版權所有,非盈利轉載請註明
來源明慧網,並包含明慧網原文標題及原文鏈接。
网址转载:







查詢
至今為止所有文章
選擇時間區間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