寫出我的修煉體會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2006年8月1日】前幾天我看《明慧週刊》有篇文章寫到,(不是原話,大概意思):大法弟子都要寫出自己的修煉體會,有條件的向明慧網投稿,共同支持明慧網越辦越好。我就想,要寫,在寫的過程中去掉自己的顯示心、歡喜心、擔心不被發表的心等等很多執著心。下面我就把自己的修煉過程簡要寫下來,不足之處還請同修指正。

我得法的過程很簡單,記得1995年5月的一天,我下班回家看到縫紉機上放著一本書就拿起來看,是《轉法輪》。因為我的愛好就是看書。當我看到師父照片時第一個感覺就是:慈善祥和。只看了幾行「論語」,我就決定要看這本書。從此這本書就像磁鐵一樣緊緊的吸引著我的心,當時我一連看了三遍。以前我看書有個習慣,把好的話摘下來,可是《轉法輪》我認為哪句話都是至理名言,都好。於是就想抄書,《轉法輪》我抄了三遍,《精進要旨》抄了三遍,《洪吟》抄了兩遍,師父98年講法後出的5本書各抄了一遍,從此我走上了修煉的道路,這一切都是師父的安排。

通過學法,我明白了很多人生解不開的問題,比如:面對浮華世間,即使自己受到傷害也學不會那種「爾虞我詐」、「勾心鬥角」、「陰謀詭計」等等所謂自我保護的手段,也看過古人寫的「明哲保身」、「智謀」之類的書籍,可一到現實中就會發現自己是那樣單純,缺乏心計。很多和我一起工作過的同事都說我:「你沒啥心眼。」我總感覺在我的內心深處好像有一種約束,阻止我與這個世界同流合污。每當我受到傷害也想學著別人的辦法制裁對方時,怎麼也想不出好的辦法來。如果硬做,就會受到周圍人的指責,那時我的心裏比受到別人傷害時還難受。我不想讓自己在別人面前成為很不好的人,就再也不想學制裁人的那些手段了。我也習慣了我的這種單純和缺乏心計。學法後我明白了一個道理:我是來得法的,我的生命生生世世都是師父給安排的,師父一直在看護著我,怎麼能讓我去學那種傷害人的手段呢!

從此我每天利用業餘時間學法、煉功,從不間斷。我是最後一批國家包分配的大學畢業生,我的工作對我來說很容易,這樣我在不耽誤工作的同時在班上也學法、抄書,向同事介紹大法,這樣一直到99年7月20日,中共惡黨開始了鋪天蓋地的瘋狂鎮壓。

從那時起,各地輔導站負責人被非法抓捕,大法書籍被焚毀,那種邪惡程度令人不可思議。在後來的日子裏,從中央到地方各級電視台沒有別的內容,都是江氏邪惡集團操控國家宣傳機器輪番播放誣蔑、誹謗、攻擊大法和師父的欺世謊言,大有天塌之勢。開始的時候我沒有動,我認為電視上說的都是站不住腳的,我學大法是任何力量也改變不了的。同時對這個政府很失望,怎麼能抓那些要求自己做好人的人呢?到了2001年,中央電視台焦點訪談播出了「自焚事件」,栽贓陷害大法,說是大法學員自焚了。我想:我是大法弟子,師父在法中告訴我們:煉功人不能殺生,自殺也是殺生。那些人絕不是煉法輪功的,這是中共為了打壓法輪功搞出來的人間悲劇,那些人都是為了政治的需要而被利用的。我在心裏對著天空說:我要利用我學的常人知識證實大法,請師父給我智慧,讓我寫出法輪功的真相。一天晚上,我一會就寫出了幾篇證實大法的文章,告訴人們學法輪功的都是好人,鎮壓法輪功是不對的,自焚事件是假的,是中共為了打壓法輪功導演的戲。過了幾天我把自己寫的證實大法的文章和明慧真相資料發放到各處,希望看到的人能夠對法輪功有個正確的認識,別被電視虛假宣傳所矇蔽。後來由於不明真相的人把資料送到派出所,我被非法關押了。其實這只是表面一層的表現,真正的原因是我當時用人心來看待這一切,沒能從法上看問題,正念不足,無形中承認了舊勢力的安排,認為被抓也是修煉的一部份。當時我想:被抓了,那就到裏邊看看那些同修都怎麼樣了。就這一念我被非法判勞教兩年。而我當時被他們拿到的所謂證據也不過是那幾篇我寫的文章和幾張明慧資料而已,就是由於自己當時的念不正同時還摻雜著怕心才造成了被抓的結果。

剛到勞教所時也面對對我的「轉化」。由於自己心裏有執著,有怕心,被人心帶動,接受了邪悟,寫了所謂的「三書」,還給自己找了很多藉口,其實那都是邪悟的藉口,信師信法不堅定,關鍵時候讓那些怕心、人的執著起了主導作用,主意識不清,沒按師父要求的去做,這是我修煉的很大污點。慈悲的師父沒有扔下我,在不長的時間裏,我就發現這種「轉化」是不對的,那些警察要的是這種「轉化」,作為她們的成績,獲得獎金和升職的資本,根本不把我們當人看,說打就打說罵就罵,惡毒誹謗大法和師父。我就反思自己:如果聽了她們的話被她們「轉化」了,就等於把自己混同於和他們一樣了,那是我決不能接受的。因為我學法輪功就是要首先做一個好人,怎麼能和她們這些反對大法滿腦子名利情私慾滿身的人為伍呢?!我開始否定這種「轉化」,當時雖然沒有公開聲明「三書」作廢,因為還是有執著、有怕心,但我已經不配合她們的任何要求了,從心裏抵制,當時認為「轉化」不對的還有很多學員,我們有機會就切磋,在法上認識法,誰做的不對就給指出來,互相促進,漸漸的形成了很正的場。在後來的日子裏,每當我心在法上,面對惡警的無理刁難和對我人格的侮辱,我都會心裏很坦然,師父講的法就會在腦中返出來,遇到問題也知道怎麼去做,清醒理智,心態很正。

惡警抓不到任何藉口,她們也認為我的表現很好。其實是自己的心順應宇宙特性「真、善、忍」了,誰看了都會說好。可是如果哪天我人心很重的話,就會是人的爭鬥狀態,看到惡警的表現就從心底憎恨,每當這樣的時候,就不會想到師父的講法了。其實此時是自己的心和宇宙特性「真、善、忍」擰勁了,和誰都彆扭。即使這樣我也能時時感受到師父在保護我幫助我過關。在勞教所期間,我面對了一個很大的問題,以前我是不能接受別人當面指責我的,因為我很要強,上學的時候在學習方面我幾乎沒挨過老師和家長的批評;參加工作了我也沒受到過領導的指責。為了保持住這一點我就極力的做到各方面都達到要求,如果有甚麼差錯就會心裏不痛快。我也想擺脫這種狀態,可是很難。這是我很大的一個根本執著心,每天帶著這種執著心是很累的。學大法後讓我一下子放下了很多,內心感到真輕鬆了,但是這種不能被別人說的毛病還沒有改變。在勞教所裏可不能再逃避這個問題了,也逃避不了了,動不動就讓你在眾人面前挨頓訓斥,要不就是那些充當「監護」的犯人對你的大聲呵斥,剛開始的時候真讓我內心受不了,也和她們爭辯過,和警察頂過,和「監護」吵過,雖然我是和她們講道理,但語氣是帶著氣恨的,根本沒有善,更沒有忍。我知道自己在這方面的不足,就告訴自己一定要把這顆心修掉,做到坦然面對一切。

我在心裏默念師父的講法,慢慢的有了一點好轉,面對別人的有意無意指責時心裏不那麼難受了,同時善待身邊的每個人,告訴她們大法的美好,那些「監護」真的被我們的誠意打動了,有的掉淚了,說:「你們煉法輪功的真好。」還有的說自己出去後也煉法輪功,有的在裏邊就學法,背《洪吟》,還給法輪功學員放哨,警察一來就通知。她們真的被感化了,不再對我們橫眉立目、大聲呵斥了。同時她們的思想也得到了淨化,不再出口就是髒話了。這就是我們心在法上修的結果,這些人都知道了法輪功好。在勞教所裏的每一天我都渴望著師父的講法和新經文,每次送來各地被抓進來的學員我就會找機會問她們師父最近的講法,只要有我就想辦法寫下來,然後很快背會,再告訴其他學員。一次我聽說某某某知道師父的新經文「法正人間預」,我就去找她讓她背給我聽,我很快就背下來了。還有個學員因身體的原因回家一段時間,回來後帶來了新經文「正法時期的大法弟子」,她是背下來的,就背給我聽,我先寫下來,然後就背會了。後來又背會了師父在2001年底和2002年初寫的幾首詩:「大舞台」、「戲一台」、「淘」、「劫」、「預」、「掃除」,還學了「佛羅里達講法」。還背會了多篇《精進要旨》中的經文。因為自己的心調整過來了,有一天我突然覺的我不該在這裏了,我要出去,才能學到更多師父講法,這裏不是我們呆的地方。我就對警察說:「我要出去了。」她們說「你是要走了,不過在農曆新年之前。」我說「不是農曆新年之前,是元旦之前。」結果我真的在那一年的元旦之前回家了,提前了8個月。這一次讓我又體會到了師父無時不在我們身邊看護著我們,只要我們的心時時在法上就會出現奇蹟。回家後我很快就讓同修在明慧網上聲明所寫的「轉化」保證之類的「三書」作廢,並且很快就上班了。表面上是單位領導的決定,實際是師父的慈悲安排。

再後來的一切也都是師父的有序安排,不但能夠很順利的得到師父的最新講法,還能夠直接看到明慧網,看到外國的大法弟子此時的助師正法經歷和過程,更加促進了我精進的意志。尤其是在看了師父的《洛杉磯市講法》後,我對自己要坦然接受別人批評這一點個更加嚴格要求了,不斷去掉執著心,努力做好師父要求的三件事,學好法,煉好功,講清真相,清除邪惡,肅清惡黨毒素,勸人三退,首先勸親人三退,只要心在法上親人也都能接受,並同意三退,如果急於求成,效果就不會好。只要時時處處以法為師,遇到問題就能夠穩下心來,用法來衡量很快就會找到解決辦法,不再像過去那樣心急如焚了。只有「修的執著無一漏」,才能「圓滿隨師把家還」。在此我感謝慈悲偉大的師父對我的救度之恩,我一定不辜負師父對我的期望!

以上只是我的一點修煉體會,很不成熟,不足之處,懇請國內外同修慈悲指正。合十!

本作品謹代表作者的觀點或認識。在明慧網發表的作品版權歸明慧網所有。明慧網會定期和不定期的對本網站所發表的作品集結出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