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證實法中的體悟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2006年7月22日】7月15日是師父親臨郴州傳法的日子,也是郴州同修永遠銘記的日子,在這個特殊的日子裏,想與同修們共同分享我的修煉體悟。下面我談幾點自己在修煉中的心得,有不妥之處,請同修慈悲指正。

一、放下自我,走好證實大法之路

回憶這幾年在助師正法中,由於沒在法上認清舊宇宙的特性是為私、為我的,我們是要從舊宇宙脫胎出來,在「真、善、忍」法理的指導下走向新宇宙,達到生命無私無我,所以留下許多遺憾。

第一次清晰的認識到自我太重是2003年的時候,當時所有與我一起做證實大法工作的同修都陸續出事了,只剩下我一個人了,心情非常低落,沮喪、彷徨、無助、寂寞一起湧來,不知該怎麼辦?當靜下心來向內找時,明白出了這麼多事,只有學法才知道以後的路該怎麼走,只有歸正自己的行為,才能更好的去救度眾生。靜下心來學了十多天法後,第一次有了溶入法中的感覺,那種生命無限的快樂無法用語言表達,我知道在法中明白了,還應該去實修。於是我從新振作起來,在師父的慈悲指引下與有一面之緣的同修建立了新的資料點。由於一切都非常順利,慢慢的助長了許多隱蔽很深的人心。我開始想著自己的家鄉也被邪惡破壞的嚴重,我所認識的地方都嚴重缺乏資料,還想著自己的丈夫、親戚朋友都還不明白真相,我也應該去救度他們,這麼多眾生,都需要我一個人去救度似的,可自己分身無術。這樣一來,也不能靜下心來做好該做的證實大法事了,整天想著這些事,學法也不能靜心了。

一天晚上做夢師父點悟我,醒後我一下明白了,原來我把自己看得太重了,覺得哪裏都離不開你,「自我太重」4個字打入我腦海中,其實你在哪裏做好了自己該做的,一切師父都會給我們圓容。不是自己用人的觀念想,自己要怎樣就會怎樣,那是人心,是有漏的。找到自己的執著後,歸正自己,慢慢的我用人心思考的那些事都被師父圓容解決了。那些地方都自己做起來了,資料也得到了解決;我丈夫由於海外同修幫助講清真相,也明白了大法好,後來還走入了修煉。

二、在做證實大法工作中去實修

後來由於大型的資料點容易出事,覺得要遍地開花,明慧網也多次提倡資料點遍地開花的重要。我就在心中對師父說:「我懂一些技術,願意去教別人,請師父安排。」後來在師父的安排下認識了許多想學技術的同修,在這個過程中觸動了許多還未修去的人心。

許多想學技術的同修分散各地,要去一趟不容易,又有安全隱患。有時,因為自己狀態不好,就不想去,怕不安全,出了許多私心,可又想著那些想學技術的同修是多麼期盼自己去呀,而且他們學會了,可以多救度多少眾生呀!思想矛盾重重,要突破這個私,就必須放下自我。一個在正法中的生命關鍵時刻不能總是想著自己,心裏應該裝著的是別人,是眾生,這才配成為大法弟子,這也是自己修煉中必須要走的路。

在教同修的過程也是一個去人心的過程。記得有一次,一個同修介紹一位功友來學電腦,那個功友家鄉沒一個人懂電腦急需學會。因那一段時間比較忙,狀態也不好,那位同修又沒有介紹這個功友的情況,只是聽說後期走出來的。在和他接觸的過程中,我就非常注意他的言行。看到他發正念是散盤,手勢也不對,與他交談很多方面都不在法上,人的念頭很多。心裏就開始疑惑了,覺得怎麼介紹一個這樣的人過來,去和他配置該買的東西,又不順心,不是不合適就是不能用,甚麼也沒買到,教上網又總是上不去,平時卻挺好的,怎會這樣?心中開始向外找。心裏還向師父說:「如果這個人不行,就請師父讓不要上去網,如果他該教就一定能上去。」還沒有意識到這樣已經被邪惡鑽了空子,讓這位同修甚麼也沒學會,該配置的東西甚麼也沒買好。白白浪費了這位同修兩天時間,甚麼問題也沒解決,帶著遺憾回去了。他臨走前要我的聯繫方法,由於保護自己也沒有給他,致使他以後有問題也找不到人問。當時還覺得自己做的挺好,沒意識到由於自己的執著被邪惡利用,導致我隨心而化,沒教會同修,給他們那個地方救度眾生帶來困難。現在回想起來,遺憾萬分,由於自己的自私,自我保護太強,沒有達到法對自己的要求,總是抱著人心做事,很多時候,做證實法的事與自己的修煉脫節,抱著人的觀念想問題,沒有盡到自己的責任。

現在才越來越明白,師父為何總是強調我們要多學法、多學法。

三、認識到自己的根本執著,才能更好的救度眾生

剛開始走入修煉的時候,我自認為是因為看了《轉法輪》,我豁然明白了人活著的意義──返本歸真,才走入修煉的,沒有甚麼根本執著。隨著修煉的日加深入,回過頭來看看,自己當初的一念摻了許多不純,其中夾雜著一個隱藏很深的人心,不想擔當常人中應該擔當的責任,只想找一條捷徑,使自己脫離一個生命他所應承負的責任。在人中表現為不想當好一個妻子應盡到的責任,一個母親應盡到的責任;在修煉中,也總是逃避自己的責任,躲在同修背後,有風險、該做決定負責任的事都推給同修,還自認為自己做好配合、協助同修的工作就行了,其實隱藏很深的就是不想擔當責任和風險,有甚麼事都由同修負責,自己坐享其成,骨子裏都是私。還覺的自己沒有求名的心,沒有顯示心,感覺良好。

師父在《佛性無漏》中講:「其實你們以前的本性是建立在為我為私的基礎上的,你們今後做事就是要先想到別人,修成無私無我,先他後我的正覺,所以你們今後做甚麼說甚麼也得為別人,以至為後人著想啊!為大法的永世不變著想啊!」由於自己隱藏很深的根本執著沒有發現,處處都考慮自己,麻木、消極的做著證實法的事,沒有主動去承擔自己應該擔負的責任,有時還埋怨同修這個方面沒做好、那個方面沒想周全,而不是把自己也放在其中,好像自己是個局外人一樣。

在修煉中更體現在表面也在同化「真、善、忍」可是本質上卻沒動,在別人看得到的地方做表面功夫,在看不見的時候就沒用法去衡量自己的一言一行,對自己、對眾生都不負責,所以總感覺與大法隔著一層厚厚的物質,突破不了。就像師父在《警言》中講的:「在修煉中你們不是由於自己真正的實實在在的提高,從而使內在發生著巨大的本質上的變化,而是依靠著我的力量,借助外在的強大因素,這永遠改變不了你人的本質轉變成為佛性。如果你們人人都能從內心認識到法,那才是威力無邊的法的體現──強大的佛法在人間的再現!」現在的我正在努力去掉這個根本的執著。願所有的同修都在法中成長!

本作品謹代表作者的觀點或認識。在明慧網發表的作品版權歸明慧網所有。明慧網會定期和不定期的對本網站所發表的作品集結出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