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師父的點化下我走正了修煉之路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2006年7月22日】我是97年得大法的,當時同修領著我看老師講法,跟著去看了一次,也沒太往心裏去。因工作不太景氣,工資開不出來,6月份我就去外打工,臨走那天,同修給了我一本《轉法輪》,我就拿著這本寶書開始走上了修煉之路。

當時我對大法沒有太深的了解和認識,兩個月也沒看完一遍《轉法輪》,壞習慣也沒去掉。8月份回老家休息,通過同修介紹我到煉功點學法煉功,使我對法輪功有了深刻的認識。有一次,我跟輔導員去學法小組,學完法回來的路上,輔導員說:「我煉了一年多了,甚麼感覺也沒有,要不是真的,這起早貪晚的不白吃苦了嗎?」晚上我躺在床上就想:輔導員煉了一年多都沒感覺,要不是真的,我也白吃苦了嗎?晚上夢見師父,師父站在我身邊就告訴我,這部法是真的,你要好好煉。

自從師父點化後,我對大法更堅定了,我的工作四處奔走,每天幹完工作就找當地煉功點,跟外地同修一起學法煉功,互相找自己的不足,提高在法理上的認識。我的身體開始起變化了:氣管炎、胃病、神經官能症全好了。壞習慣全去掉了,心性也提高上來了,天目在轉,百會穴法輪在旋轉,修煉真是突飛猛進,一日千里,做夢就是往前跑往前衝。

在我的帶動下,我母親、妻子、姐姐、姐夫、三個妹妹也都走上了修煉之路。我母親94年得了肺病,年年住院,一天也離不了藥,全靠藥維持。97年8月份出院,大夫告訴我:你母親的病不能治了,是肺壞脹,和肺癌一樣,三、五個月就得憋死。當時我母親就喘半氣了。我很心疼母親,不能看著母親這樣受罪。農曆十月初五,是母親生日,我請了一套師父講法帶,到我姐家給我母親過生日。我就告訴我姐,你要好好教母親聽法煉功,母親病一定會好。我母親每天聽法煉功,身體一天天好起來了,也過了幾次生死關,都闖過來了。我妻子十幾年的氣管炎跟我學法輪功也好了,這十年再沒犯。我母親的病也好了,現在81歲了。

99年7月20日,我在外地辦事,聽到中央廣播不讓煉法輪功。不讓人做好人?師父教導我們一心向善,祛病健身,這麼好的功可是國家就不讓你煉。我就像掉進了萬丈深淵一樣無比痛苦,精神恍惚,不讓煉功覺的活著一點意義都沒有了。就在我精神不振的時候,眼前出現了師父的《見真性》「堅修大法心不動 提高層次是根本 考驗面前見真性 功成圓滿佛道神」,我就精神起來了,我要堅持學法煉功,堅修到底不動搖。

我妹妹打電話告訴我,同修都去北京上訪,證實大法,被抓到體育場、看守所,被打、被關押,我們同修不顧自己的安危,去向中央領導說明情況,我們都是好人,師父是慈悲的,要我們一心向善做好人,祛病健身,這是人民之大幸,國之大幸,惡人他顛倒黑白、好壞不分。我痛苦國家這不是完了麼?我心疼同修被抓被打。晚上在夢中師父盤著腿,像房子那麼大,我就像三個月嬰兒那麼大,我哭了,師父問我:「你哭甚麼?」我說:「壞人誹謗您,侮罵您。」師父說:「常人說甚麼我也不動心。」我哭醒了,枕頭都濕了。我們的師父多麼慈悲啊,每時每刻都在看護著我們大法弟子。

2000年到2001年,我和同修也聯繫不上了,我妻子嚇的不敢煉了,也不相信了,也不讓我學。因為我們一家三口都在外地給老闆打工,跟老闆住在一起,怕老闆知道開除我們,那些日子,我就背《論語》、《洪吟》、短的經文,半夜起來偷著煉功,妻子發現就又哭又鬧。有時就煉不了功,但是我想一定要堅持下去。

有一天晚上我在夢裏要下河洗澡,到河邊,河水猛漲,天上也往下淌水,我想這不是天塌地陷麼,我就往山上爬,爬到山頂之後,就沒有水了。我忽然想,我得擺放好自己的位置,我醒後悟到是師父點化我,叫我不能再這樣下去了。我悟到後就給我妹妹打電話,要真相資料和光盤,妹妹給我郵來很多資料,有時間我就到居民區、自行車筐裏放真相傳單和光盤,熟人我就當面講真相

2003年4月份,老闆叫我到外搞業務。我到外地跟同修都能聯繫上,師父講法、經文真相資料都能得到。我每天接觸的客戶很多 ,我就利用這個好機會,面對面講真相,發真相資料和光盤。有機會晚上也貼標語發傳單。在我講過真相的客戶中,許多人都很相信大法,有的是病人,我就告訴他,誠念「法輪大法好」。一、兩個月後他告訴我說他病好了。我勸三退的人也基本都退了,也有極個別不退的。每天我都能接觸新客戶,他們都能聽到我講的真相,自動退出惡黨所有組織。在我說服下已有千八百人退出惡黨。

對於三退,我總結了一個經驗,接觸的人要先跟他打招呼,老哥老弟貴姓,大號怎麼稱呼?高壽啊?家庭工作都好吧?他看我這麼熱情,都很高興和我說話。我就趁這個機會跟他們說,你入黨團隊了嗎?他們就告訴我,我就說現在全國都在三退保平安,從古到今沒有隨便發誓的,現在惡黨這麼腐敗別跟著受牽連,經我這麼一說基本都退,他同意退,姓名也知道了,我就說用你的姓退,用你的名字退,這樣退很快。三退名單黨、團、隊可以用代號寫更方便安全。

感謝師父對我的呵護,有幾次險情都化險為夷,一帆風順。工作再忙我也要做好三件事,不辜負師父對我的期盼。

本作品謹代表作者的觀點或認識。在明慧網發表的作品版權歸明慧網所有。明慧網會定期和不定期的對本網站所發表的作品集結出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