信師信法的一點體悟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2006年7月10日】我和妻子是99年3月份修煉法輪功的,剛修煉不長時間,師父就把我妻子身上的附體拿掉了,這件事是我曾多次花錢求人都沒解決的。緊接著師父又給她下了法輪,師父法身為了讓她清晨煉功不遲到,曾兩次敲我家的門和窗,讓她起床去煉功。師父也開始給我清理身體,在七年的修煉中,我曾兩次遇到生命危險,都是在師父慈悲的呵護下平安無事。師父說到做到,這件件樁樁的神奇事,使我們更加信師、信法,信心十足的在修煉的路上精進著。

99年「7.20」這個黑暗的日子來到了,惡人江××和邪黨對法輪功修煉者開始了瘋狂的迫害。這一段時間,我深一腳、淺一腳、跟頭把式的艱難的在修煉的路上走著。我當時繼續往前走的最根本原因就是一個字「信」。信師、信法,師父最好,大法最正,我60來歲的人了,你共產邪黨的那一套我也領教過,你是個甚麼東西我也了解個大概,謊言永遠也代替不了真理,正的就是正的,邪的永遠也壓不住正的。

由於剛走入大法修煉,2000年初,片警非法來到我家讓我和愛人寫個保證書,保證不煉功了,不去北京,並讓我們交出大法的書,我愛人氣沖沖地說「我不會寫字,書丟了。」轉身就上鄰居家去了。片警就讓我寫,當時因學法時間短,對法理認識不太清,就用了常人的方式,我想,反正是騙你們,就寫了個「不煉功,不去北京」的保證書,事後在和同修交流中,同修指出了我這樣做是錯誤的,後來通過學法我也認識到了這種錯誤的做法(已聲明作廢)。

半年後,片警換了,新來的片警又到我家,讓我寫一個與法輪功和師父決裂的保證書,我沒給他寫,我開始給他講真相,講煉功前後身體的變化,講師父的法身敲門敲窗戶招呼我妻子去煉功,講師父給我妻子拿掉附體的事等等,小片警聽的入了迷,他說:「這簡直是神話故事。」之後,樂呵呵地走了,再也沒來過我家。

當時我心裏感到很難受,這麼好的功法不讓煉不行!我得向世人說明真相。於是我買來不乾膠寫上「法輪大法好」「江澤民迫害法輪功決沒好下場」「迫害大法弟子是法西斯行為」等真相標語,晚上我就去縣城內的大街小巷張貼,我不停的這樣做著,兒女們擔心我的安全,勸阻我別在晚上貼標語送材料了,我對他們說:「我甚麼都不怕,就是站在江澤民跟前我也敢質問他,假如我真的被惡警抓了,你們不要用錢贖我,不要去看我,如果我死了,就是他們迫害死的,我決不會自殺!」後來經過學法與同修交流,我認識到有這種念頭也是不對的。我們修煉人不要常人的豪言壯語,應該具備的是修煉人的正念正行。

當時另外空間的黑手爛鬼也來干擾我講真相,讓我腿疼,無論躺著、坐著、站著、還是煉功、學法都疼,家人勸我去醫院我說:「這又不是病去醫院幹甚麼?」我不去,照樣晚上出去送真相材料,貼真相標語,有時疼的走不動了,我就停下來發正念清除邪惡的干擾。

後來,我又用寫信這種方式,先後給全國人大委員會吳邦國,總理溫家寶,最高檢察長寫信講真相,並隨信寄去了我們地區一個副處級幹部(大法弟子)被X市公安局的惡警酷刑迫害的骨瘦如柴奄奄一息的照片和材料;給我們縣公安局長、政委、610的頭子寄去。某市勞教所一個迫害大法弟子最邪惡、狠毒的管理科長何某寫信,並寄去了韓廣生、陳用林、郝風軍的照片和材料;河北省流氓惡警何雪健姦污大法弟子的惡行被曝光後,我給他們的派出所所長寫了信,譴責他們這種豬狗不如毫無人性的這種流氓法西斯行為。

大法弟子是一個整體,我遵照師父的教誨,去找那些因邪惡的迫害而脫離大法的同修。我先後找了七個人,只有三個人又回到了大法修煉中來,那些實在找不回來的,除了他(她)們本身因素外,主要的因素還是惡黨迫害造成的,這筆帳應算在惡黨頭上。

當我第一次把「九評」看完一遍的時候,為我們大法同修中有這樣的寫作能人而高興;書中淋漓盡致地把中共的邪惡本質揭露給了世人。於是,我和同修們積極地投入到散發「九評」講真相,勸「三退」行動中。

回顧七年來的修煉歷程,我悟到首先必須發自內心的、堅定的信師信法,虔誠的敬師敬法,才能積極主動的踏踏實實的助師正法。而且學好法是做好這一切的基本前提,是做好師父交待的三件事的根本保障。

首次與同修交流,若有不當之處,敬請同修慈悲指正。

本作品謹代表作者的觀點或認識。在明慧網發表的作品版權歸明慧網所有。明慧網會定期和不定期的對本網站所發表的作品集結出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