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定要修好自己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2006年7月2日】我97年得法。當我剛剛讀《轉法輪》第一頁時我就說,師父是在說的我啊!「特別是我們有許多練功人,他今天學這個功,明天學那個功,把自己的身體搞的亂七八糟,他註定就修不上去了。人家一條大道往上修,他都是些岔道,他修這個,那個干擾;修那個,這個干擾,都在干擾他,他已經修不了了。」從那天起,我就決定放棄其它亂七八糟的功法,專修大法了。

我邊看《轉法輪》邊煉功。因為沒有文化,許多字不認識,又帶著幾個月的小孫子,又不怎麼精進,兩年才讀了四遍《轉法輪》,在法理上的認識也十分膚淺。但是,我總有一種感覺好像是我的一生找到一種依靠似的。當時心想以後不幹活了有時間再好好學。不知道把法擺在第一位,最初那兩年收穫很小。

到99年7.20惡黨開始肆無忌憚的打壓、迫害法輪功及學員,我看了邪惡對師父、對大法的誣陷,感到十分震驚。沒有了集體煉功學法的環境,見不到同修,猶如失去母親的孩子,我的心在哭泣。當時只好在家中學法,拿起書時淚流滿面,心裏默默的問自己:師父安全嗎?以後我們有法學嗎?以後的路怎麼走?答案如何,我悟不到。

過了幾個月聽到功友去北京上訪的消息,我因各種壓力走不出來,那段時間我痛苦極了,看到、聽到功友被抓、被拘留、勞教、判刑、關押、打罵時心裏十分難受:我也是大法的一份子,我怎麼能無動於衷呢?在師父的點悟下,2000年10月我走出來開始和同修一起證實大法。剛開始,在法理上的認識還是有些不清楚。例如把我抓進拘留所時心裏卻想著:進來就進來了,有甚麼了不起的,在監獄裏也是證實法。惡警也是人,只是穿著一身黑皮,怕他幹啥,別忘了我們還有師父保護著呢,真的為大法死了那也值得,60多歲的人了,還怕死幹甚麼。

這就像師父在《轉法輪》中批評的:「有個人手裏拿著我的書,在大街上一邊走一邊大叫:有李老師保護不怕汽車撞。這是破壞大法,不會保護這種人的,其實真修弟子不會這麼做的。」當時我和這樣的人沒有甚麼兩樣,我每天都在學法,就是不知道把自己溶於法中,還認為自己是堅定的大法弟子,一次又一次的被抓卻不知道早點悟出法理。師父《在2002年美國費城法會上的講法》中講到:「我過去講過,我說實際上常人社會發生的一切,在今天,都是大法弟子的心促成的。」沒學好法,思想不在法上,不知不覺的符合了舊勢力的安排,所以我才讓邪惡鑽了空子,在修煉的路上左右摔跟頭,還不知道悟。

隨著時間的推移,學法中對法理一點一滴在明白著。在邪惡的瘋狂迫害中,我特別珍惜大法,非常喜歡學法,也很珍惜時間,不斷學法、煉功歸正自己。學習師父的所有講法,我的思想也在不斷的昇華著,對法有了新的認識。例如最後一次被邪惡抓去時,我有了正念,知道怎麼樣去抵制他們。一進邪惡的門,我就發正念不讓惡人銬我,必須取掉手銬,我對惡警說:「把你的手銬打開拿走,我心跳的很不舒服,需要躺下。」惡警笑著對我說:「老太太別生氣,給你打開。」說著就把手銬打開拿走了。我躺在邪惡的沙發上,發正念不許他們說話,免得干擾我發正念。然後我發正念:大法弟子是偉大的,請師父加持,邪惡沒有資格審問我。5、6個惡人在地下轉來轉去的,沒有一個人說話,圍著我轉了一天一夜。第二天下午叫來了一個甚麼副局長,對我說:你起來坐一會行嗎?我沒搭聲,坐了起來。他坐在我旁邊,我一直發正念:請師父加持,不許惡人審問我,大法弟子是偉大的,惡人怎麼能配得上審問我呢?他坐了很長時間,曾三次做出要說話的樣子,已經張開了口但一次也沒有說出話來。後來他無可奈何的看了看表說:「已經兩個小時了,我回去了。」邊說邊起身走了。到了晚上9點,邪惡把我送回了家。回家後我請出《轉法輪》跪在師父像前雙手合十,很傷心的流淚了:師父啊,都是弟子沒做好,讓師父操心了,謝謝師父救弟子回家。我在師父面前是個小小的一滴露水珠,可我在邪惡面前很偉大,我修的是宇宙大法,邪惡怎麼能配得上審問我呢?我更加體悟到師父的洪大與慈悲,師父時時都在我們的身邊看護著、保護著我們每一個弟子,只要我們做的正,師父和護法神都會保護我們的,我沒有更多的表達語言,只有學好法,做好三件事,緊跟師父回家。

有一段時間,我看自己沒有做好,對周圍的同修沒有站在他們的角度,沒用慈悲的心態對待他們,總是指責,總是看別人這不對,那不對,別人對我說的我不想聽;我說的別人都得聽。不僅爭強好勝的心很強,做事心、顯示心、嫉妒心、歡喜心、名利心等等多種執著心我都有,而且我還在利用這些心做事。比如我老伴(同修)在兩年前經常為發資料的事和我吵嘴,我一出門他就說你小心點,我就不願意聽,我老是看不上他的言行,為發資料的事總和他吵。我說他有怕心,他說我有顯示心(誰要資料我都給),各說各有理。後來有幾位同修被迫害,他說都是我要出去發資料惹的事。我和他吵,他不讓,我也不罷休,吵來吵去,吵的很熱鬧。他要佔上風,我也不願落下風,幾乎對他產生了「恨」的心理。心裏想著:他若是個常人我能理解他,可他是個修煉人,為甚麼會這樣?我得想辦法躲開他。發展到頂峰的時候,他吵累了,我也吵煩了,都不想再吵了。這時慈悲的師父點醒了我:要向內找。我靜下心來找自己,一夜間找出了自己許許多多的不足,從此改變了對他的態度,像對待其他同修那樣,不再隨便嘮叨他了。遇到不順心時多想他好的一面,我做到了忍,他也很快的轉變了狀況。

師父在《轉法輪》中講:「整個人的修煉過程就是不斷的去人的執著心的過程。」我們在這混濁的社會裏,在舊法理束縛下、在舊勢力的安排下徘徊著、掙扎著,我們的所作所為,我們的一切的一切,都有著舊勢力的因素,因為它們建立在為私、為我的基礎上。千百年來骨子裏形成了它們的東西,在這混濁的人類社會、在這迷的空間,我們都是迷中癡。慈悲偉大的師父給我們傳來了宇宙大法,師父從微觀上改變著我們,只有在同化法的過程中,才能改變我們的一言一行、一思一念,才能擺脫舊勢力對我們的制約,脫去常人這層殼。

層次有限,請同修慈悲指正,雙手合十。

本作品謹代表作者的觀點或認識。在明慧網發表的作品版權歸明慧網所有。明慧網會定期和不定期的對本網站所發表的作品集結出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