從新走出來師父同樣呵護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2006年6月14日】99年7月後,由於邪惡迫害,我單獨在家,學法不精進。漸漸的與同修們失去了聯繫,很少學法了。2004年初,在一個單位又認識一位大法弟子,又得到了修煉資料和師父的經文,學習了師父的全部講法,做好講清真相的事。在我這曲折的修煉歷程中,我感到師父同樣的呵護。

我是97年正月初六得法的,修煉前患心絞痛、神經衰弱、支氣擴張等病業,在得法不久百病全消了。

我八歲時正是文革開始,總覺的要專門學一門好的知識,81年我在吉林省四平市當兵,每天早到公園去,看到一些老年人在練太極拳,我非常喜愛,從內心發決心等我40歲後一定專心練。97年我正好40歲,我開始修煉法輪大法。在那共同修煉的日子裏天天是一身輕,98年大洪水,單位停產了,我調到較遠的油廠上班,和幾位新同修學法煉功。

99年7月後,由於邪惡迫害,就單獨在家,學法不精進。

2001年我在電線桿上幹活,由於雪大桿滑,我從10米高的電線桿上掉下來,一點傷也沒留下,真是師父的保護。

在2001至2003年其間,我學法很少了,與同修們失去了聯繫了。但是始終在講大法好的真相,生活中按大法法理要求自己。

2004年初,在一個單位又認識一位大法弟子,她對人善、正直,對別人談話都能引用大法的理。我在同修的幫助下又精神起來,又得到了修煉資料和師父的經文,學習了師父的全部講法,對於講真相方面儘量大膽做。早晨到室外去煉功,單位都知道我是煉法輪功的。一個保衛科長是黨徒對大法說壞話,我發正念鏟除他背後的邪惡因素,不久他就遭惡報,得病回家了。

2006年3月至5月惡黨徒三次非法抓我,都沒成功。我深知是師父保護我。

第一次單位廠長助理張某讓我上午到單位有事,我一上午在搞電氣安裝,不下來,中午到單位後,也沒甚麼太大事。

第二次我去單位辦失業手續,簽個名字就走了,我出大門時,進院一輛警車,我也沒多想是幹甚麼的。

第三次我去單位租賃的一家油廠修理電器,去時到單位門衛打一下招呼,幹了二個小時的活,吃了午飯才走。其實,惡警和幾個黨徒在院子裏找遍了,也沒找到我,認為我跳牆走了。

這三次都是單位惡黨徒舉報,當惡人們抓我時,我一點不知道,是單位內部人,事後告訴我的。我真感謝師尊的保護,使我免遭邪惡的迫害。

今天我寫出來讓那些沒走出來的同修看看,只要我們走出來抓緊時間跟上,師父是同樣呵護我們的。放下「怕」字,堂堂正正做好三件事,千萬別失去這萬古的機緣。

師父在五月份的《走出死關》新經文告訴我們,「失去這萬古機緣與來世上的真正目地,比沒臉見人的執著更可怕」。

不當之處請同修慈悲指正。

本作品謹代表作者的觀點或認識。在明慧網發表的作品版權歸明慧網所有。明慧網會定期和不定期的對本網站所發表的作品集結出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