修煉中有多少「第一次」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二零零六年六月十一日】1996年,我的身體越來越差,每天要吃五種藥,不說藥的療效,就單單藥物對身體的副作用就使我非常難受,我曾掐手指計算著,如果天天這樣吃下去,再過二十年,恐怕病沒治好,這些藥的副作用就會使我喪命,而二十年後我才五十多歲。每當想到這裏,我對生活、前途感覺絕望。

1996年4月18日是我絕處逢生的日子,也是人生的轉折點。丈夫從朋友那裏借來了《中國法輪功》(修訂本),我不知是怎樣的欣喜,他如一股春風,打開我心靈的大門,開啟封存已久的心智,真有「尋師幾多年,一朝親得見」(《緣歸聖果》)的感覺。當晚看完全書,我知道:這就是我要找的。

我在看書的過程中,師父就在給我清理身體。第二天我按書中後面的示意圖開始煉抱輪。可是我的胳膊酸痛,舉不起來,好像灌鉛一樣沉,連一秒鐘都很難堅持。我給自己規定今天一定要堅持一分鐘,明天要堅持兩分鐘,後天3分鐘。就這樣一週後,我身體一身輕,真正體會到甚麼是無病一身輕。在以後的修煉道路上,我始終堅信大法,堅信師父,從未動搖過。下面就講一下證實法中的幾件事。

第一次講真相

99年7.20邪惡開始全面迫害大法,天像塌了一樣,我感覺自己像要崩潰了,吃不下,睡不著,為甚麼這麼好的功法要遭到禁止、迫害?雖然當時不明白是怎麼回事,但心存一念,不管別人怎麼說,自己就是修定了,誰也動搖不了。

我去省裏上訪的第二天,被召回單位開會,口頭傳達惡黨文件,對大法的污衊令我非常氣憤,就同單位同事講不是那麼回事,修煉法輪大法的人都是好人,祛病健身與國家、人民有百利而無一害,怎麼可能有政治目地?那人馬上說:「要是現在抓反革命,你就是第一個。」那時人都被邪惡抑制著,很難聽你去講。

99年12月,由於工作原因,有機會接觸到一位政府高官,當時就是想告訴他新聞媒體宣傳是不實的,於是我同丈夫商量,一定要把真實的情況講給他。一路上我的心七上八下,第一次見面說這些還真是有些怕,怕他能不能告發我們?怕他能不能接受呀?他是高官,我得怎麼開始講?各種心都在往出冒。那時不知道要抑制這些不好的東西,不能順著它想。丈夫看出了我的心態,說:「心要穩。」我立刻從想像中回過神來,長舒一口氣,心升一念,我們就是要把真實情況講給他。怕甚麼!正念一出,緊張的心輕鬆了。

我們來到高官住處,相互介紹問候後,便直接談到法輪功。他說:「現在法輪功去天安門,聚眾鬧事,有國際背景。」言外之意與外國有勾結,還說:「公安一眼就能看出煉法輪功的,腳穿平底鞋,手拎方便兜,兩眼直勾勾。」我知道這是邪惡的宣傳對大法弟子的污衊所造成不好的印象。於是我反問道:「你看我們像他們說的那樣嗎?我們就是修煉法輪大法的。」他驚訝的說:「你們也是煉法輪功的,不像呀」。我說:「我們都是單位的業務骨幹,我們老師教我們怎麼樣做一個好人,與人為善,工作兢兢業業,不和人家爭、鬥,怎麼會聚眾鬧事呢?就是去北京上訪也是為了反映真實情況,這是公民的權利呀!」我說:「我們是最有發言權的,因為法輪大法在這裏傳出,現在許多幹部、知識份子、教授、研究生都在學,他們都是傻子嗎?他們有過信仰,經歷過文化大革命,要讓他們輕易相信一個東西可能嗎?」

此時我想起了《轉法輪》中講的:「我還告訴你,我這本書的內容是把幾個班講的法合在一起的。都是我講的,句句都是我講的,都是從錄音帶上一個字一個字扒下來的,一個字一個字抄寫下來的,都是我的弟子、學員幫助我從錄音中抄錄下來的,然後我再一遍一遍的修改。都是我的法,我講的就是這一個法」。

於是我就舉了一位同修的例子講給他聽:她是參加過師父辦班的老學員,而且親自參加過從錄音中一字一字聽寫下來的工作,由於抄錄中有丟字的現象,因此被換去做其它整理工作。當宣傳媒體造謠說《轉法輪》不是李老師寫的時候,她決定去北京信訪辦,說明真實情況,那麼能說她是去鬧事嗎!可是信訪辦都是公安人員,結果被抓回關起來,強迫承認去北京是錯誤的。

高官靜靜的聽,看得出來他的心在變,我問他:「您是領導,您認為她錯了嗎?如果您的單位有這種情況你將如何做?」當人善良的一面出來的時候,其言也善,於是他說:「我會換位思考,就是我要想到用這樣處理方法能不能使人接受。」顯然他是逐漸明白了。我們又談了很多,在非常祥和的氣氛中結束了談話。

回來的路上,腦袋一脹一脹的痛,我想可能是在講的過程中消去我不好的東西造成的、也有提高的因素在裏面吧。這件事我悟到了師父講的「人類社會中的名人、學者、各類專家,人覺得很偉大,其實都很渺小,因為他們是常人。」(《何為智》)我之所以把他看成高官,有這種想法,就是因為自己的認識就是在常人中,是常人的認識,不是在法中看。所以把他看得很高,自己變得很小了。

同時我也悟到出現不好的念頭不要順著它想,要排斥它,出現一個想法,用法去衡量,不對就去掉一個,這就是修煉。這是我修煉中第一次直接面對面講真相,就是證實大法吧。

成功解體舊勢力安排的一次經歷

舉世震驚的「3.05」插播有線電視自焚真相,大大震懾了邪惡,世人在震驚中覺醒。與此同時,邪惡開始了瘋狂大搜捕,猶如紅色恐怖一樣。

一天晚上7點多鐘,同修打來電話,說警察剛離開她家,走前說還要上你家和××同修家去。放下電話,我的心快跳到嗓子眼了,好像警察馬上就到抓人來了,怎麼辦?此時氣氛異常緊張,我和丈夫商量每隔十五分鐘發一次正念。

雖說人坐在那裏發正念,可我的心在想:他們來了怎麼對付?我的耳朵在聽:有沒有敲門聲?來沒來?翻江倒海甚麼念頭都出來了。第一次發正念就是在這種極其不穩的狀態下結束了。第二次稍好一些,但也不靜。

這樣下去這怎麼能行呢?我總想這些,這不是求它了嗎?「你想多了,就是執著心,想重了就是執著追求了」(《轉法輪》)那不就容易把它求來嗎?師父在《甚麼是功能》中講到:「心裏對邪惡的害怕或運用功能時心裏不穩、懷疑會不會起作用等不良心理,都會影響或干擾功能的作用。」

我想到這裏,懸著的心落了下來,穩定多了,接下來又發正念,這一次正念強大,我想邪惡根本就進不了我家大門,怎麼能讓它抓呢!正念一次一次的發,時間一分一秒的過,第二天繼續發。結果看似必然發生的事情,別人也說要發生的事情,在這種高強度、高密度正念作用下,完全破除了舊勢力的安排。

通過這件事,我深刻悟到:甚麼是在正法中修煉、人類社會一切現象都是幻象、有多強的正念就有多大的威力、甚麼是全盤否定舊勢力、怎麼樣否定舊勢力以及「法能破一切執著,法能破一切邪惡,法能破除一切謊言,法能堅定正念」等諸多法理。

有了這一次的經歷,我在後來修煉中又有幾次破除邪惡舊勢力的安排,在人看來一定會發生的事情,但根本沒有發生。深深體會到大法的威力。

一件懊悔之事

順便也說一個教訓。有一天我去商店買東西,中午吃便飯遇到一位中年婦女坐在我的對面,等餐中我們嘮起來了,她說:「我得××病,又是下崗職工,生活很艱苦,看病又沒錢,今天來到批發市場買藥能便宜一點。」我想這是講真相的好機會,於是我說,那你學一學法輪大法吧,祛病健身有奇效,同時又講了一些真相。

她說:「我遇到你已經是第三位法輪功了,第一次遇到的法輪功給我講了一些真相,第二次遇到的法輪功講完真相後給了我一個光盤,可是拿回家去看不了,第三位就是你。」她自言自語道:「那我跟誰學呢?」我說:「你家附近有沒有煉的?」她說:「有一個煉的,被抓走後就再也沒看見。」我知道她是有緣人,是來得法的,我就說只要你想學一定能學成。

其實這件事讓我遇到了,一定有原因的,而且是第三位大法弟子,一定是師父的苦心安排,應該在我這裏讓她開始學法、煉功、給她書看。可是我的怕心、觀念(讓她明白真相就行了)、不正確的想法使我沒能自己承諾下來。

回來的路中,我反思自己,向內找出許多心,師父在《在華盛頓DC國際法會上講法》中說:「所以在當今世界上我們不能夠不為其它眾生負責,我們不能不為其它眾生將來得法負責,我們不能不為其它眾生將來得法奠定基礎,因為他們很可能是你們那一體系中的生命。」

對照法理我做到為大法、為眾生負責了嗎?想到的全是我,考慮自己太多了,慚愧啊。這件事對我教訓很大,我後悔因為自己的執著,錯過了一次讓人得法的機會,寫出來也是想告訴同修不要再出現這樣的事情,不要再因為各種心、觀念障礙自己,給自己修煉留下遺憾,過去的事情很難再找回來了。

此事不久,師父新經文《放下人心,救度世人》中講到:「作為一名正法時期的大法弟子,個人解脫不是修煉的目地,救度眾生才是你們來時的大願與正法中歷史賦予你們的責任和使命,因此大量眾生也就成了你們救度的對像。」 「講清真相後有要學功的人,要儘快安排學法教功,他們是下一批修煉的弟子」。法已講明了,在今後的修煉中就要以法為師,修成無私無我、先他後我的正覺。不能再給自己修煉中留下遺憾。

修煉中有多少「第一次」,無論經驗還是教訓,都能作為我們日後修煉提高的階梯。我周圍有許多大法弟子做得非常好,每當看到她們做得好時,對我都是鼓勵,可以找到自己的執著所在,越到最後越要穩健的走好每一步。以上只是自己修煉中的一點體會,不當之處敬請同修慈悲指正。

本作品謹代表作者的觀點或認識。在明慧網發表的作品版權歸明慧網所有。明慧網會定期和不定期的對本網站所發表的作品集結出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