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師父的呵護下抵制迫害講真相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2006年5月25日】修煉前,我身體很不好,嚴重胃炎經常吐酸水,嚴重貧血,最讓我難受的是類風濕關節炎,骨節變形、腫脹,病發時疼痛難忍。加上生活中許多不如意的事,我經常想到死,覺得人生沒有甚麼意義。正當我在生命的十字路口徘徊的時候,慈悲的師父把大法賜給了我,讓我明白了生命的意義和人生的目地。我欣喜無比,勤而行之。能得到大法的喜悅真是無法用語言形容,連夢中也在想:「啊,我也有師父了,我能修煉了。」接下來師父安排我過許許多多大的、小的修煉提高的關,我都用法在我那個層次中的標準來衡量,師父為了鼓勵我,讓我多次看見了法輪。在師父的呵護下我精進的修煉著。

「風雲突變天欲墜」,就在我們沐浴著師恩,走在回家的路上的時候,中共惡黨對法輪功進行了邪惡的迫害。師父遭受誣蔑,大法與大法弟子遭受著無辜的迫害。在經過了一段時間的不知所措之後,我和幾位同修一起走上了進京上訪之路。經過了重重困難,衝破了舊勢力一次又一次的邪惡考驗,我們幾位同修終於走進了北京國務院信訪辦公室。

以後幾年,雖然多次遭受了非法的關押與迫害,也曾有做得不好的地方,可是,師父無時無刻不在看護著我們。記得那是在2000年被非法關押三個半月中,由於當時孩子還小,丈夫也因為第二次進京上訪被非法關押,我擔心孩子無人照看,心中放不下。於是,外面傳來孩子無依無靠、備受磨難的消息。又由於我長期沒有學法,只能背誦幾篇經文,正念不足,心性容量小。邪惡趁機下手,以嚴重的病業狀態企圖將我迫害死。我心痛如絞,不久元神離體出去,飛到屋頂一角。我看見同修拉著我肉身的手,喊著我的名字。我當時想:如果我死在這裏,豈不是破壞大法嗎?再說牢裏的同修又怎麼受得了這個打擊,我是不是應該回去呢?就這麼一想,元神一下子就回到肉身。可是執著心沒有放下,難還在,心絞痛經常發作。一次我想到師父,淚如雨下,心裏明白,自己修的不好,覺得沒有臉喊師父,於是我在心裏喊著:「天上的佛道神啊,救救我吧!我還想修煉哪!」一瞬間,心中的疼痛像溶化了一般。接著傳來丈夫取保釋放的消息,本來要送去勞教的我,也因體檢嚴重貧血而取保釋放。這個難就在我正念產生之後被師父化解了。後來再回頭看那個難甚麼也不是,是我的執著造成的。從此以後我明白了一個法理,「有師在,有法在」,邪惡甚麼也不是。

隨著師父正法進程的推進,我們講真相,揭露邪惡,救度眾生。剛開始,我總是羨慕同修逢人便講真相,自己卻開不了口。看到師父的經文「大法徒講真象 口中利劍齊放 揭穿爛鬼謊言 抓緊救度快講」(《快講》),同修便立即全部出去講,會講的帶著不會講的,互相學習。後來大家都會講了,就兩人一組,一個村一個村的去講。周邊村子講完了就坐車到遠處講。有時出去發真相資料,幾個人一起出去,一發就是一通宵,不但不覺得怎麼累,還感到由衷的喜悅。

《九評共產黨》出來後,正法進程加快了,我卻不知不覺懈怠下來了,雖然法也在學,正念也在發,三退也在講,可總是堅持不了多長時間就又消沉了。師父經文《越最後越精進》句句說的就是我,可我還是精進不起來,雖然心中很著急,也一直在向內找,我不只一次對著師父法像流淚:「師父,弟子不爭氣,可我想修煉,我真想修煉啊!」我知道自己有漏,可這漏在哪裏呢?

以前,我總覺的自己學法心態純,沒有根本的執著,通過學法向內找,發現自己修煉的目地並不像自己認為的那麼純正,是有執著的。因為人世間太多的苦,生老病死的,修煉圓滿後就不用吃苦了,還無病一身輕;還認為現在的人太壞了,人類已經沒有出路了,修大法後能跳出去,這是在大法中找出路的心;這些根本的執著我既然找到了,就一定要修去它。

由於畏難心和求安逸心本不想寫體會,覺的自己修的不好沒甚麼可寫的,和同修交流,在同修鼓勵下寫出此稿,在寫的過程中才靜下心來找出了自己許多隱藏很深的執著。我們一定走正以後的路,更好的做好三件事,讓師尊為我們少操一份心。

本文章或節目明慧網版權所有,非盈利轉載請註明
來源明慧網,並包含明慧網原文標題及原文鏈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