破除觀念 堅信法的威力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2006年7月11日】《明慧週刊》中有篇文章講到:從正面證實法也是我們正法時期大法弟子的責任。我也有同感。正法修煉中,大法的美好、神奇、超常在各種環境中,在大法弟子身上時常表現出來,我自己看到和親身體驗到的就有許多。特別是近一年來,越來越真切感受到師父那洪大的慈悲無處不在,無時不在,無量眾生都沐浴在師父那佛恩浩蕩之中。現在我把自己的一些經歷和體會寫出來與同修交流,有不妥之處,請同修修正。

我是98年得法。師父一再強調要我們多學法,有矛盾向內找。我很聽話,基本上就是按這兩條做。我學法時間一般在7-10小時,一天能學三講甚至更多(因工作環境寬鬆)除了必須要做的事,其餘時間基本都用在學法上了。

為甚麼一得到法就能這樣做呢?因為得法前我的身體和精神狀況都已經壞到了要崩潰的地步。學法煉功才幾天,所有的病不但神奇的好了,精神也得到了解脫。生活在地獄般那種痛苦的感覺沒有了。我明白,我遇到了真法,真寶。法輪功的神奇超出我的想像,也衝擊著我這個「無神論」者的陳舊思想。當我知道了修煉的最終目地是修成佛、道、神時,我想,我的缺點那麼多,比起普通人中的那些有涵養的人都比不了,怎麼能修成佛呢?!

從法中我理解到,不管人怎麼不好,只要下決心修,就能修成。我不再覺得自己不行了,從此以後,我就全身心的投入到修煉中去了。

有一次我面臨著一關:家產問題,我要讓了,就會損失五萬元;不讓,家庭矛盾要激化,於是我聽師父的話,放下一切對財物的執著,退了一步,結果大家都皆大歡喜。第二天早晨煉功,我感覺身體輕的沒有了重量。

執著多沒關係,只要肯往下放,而不是掩蓋、默許,這就是在修煉,在不斷的提高中了。實修中,才能體悟到法理,才能看到法的博大精深。才能發現師父的話句句是真理。才能做到信師信法,越來越堅定。

我曾五次進京證實法,三次被當地派出所接回。第一次被拘留十五天,被單位開除;第二次,對我的勞教手續報到市裏了,我想起我曾看到過一篇報導:有個學員聽到勞教他的消息時說:「我師父說了算,你們說了不算。」當時就覺得這個學員說的好。這時我就想:「我也是我師父說了算!」後來一個不怎麼熟悉的區「610」主任卻無條件的幫助我,他說:「這事已報到市裏了,不太好辦,得運作運作。」按常理他是不會這麼做的。一天,不修煉的丈夫來告訴我說「沒事了,過幾天就讓你回去了」。我一下感到輕鬆了,可第二天丈夫又來說可能還要勞教。我的心一沉。丈夫說:「你可別寫保證書。你不寫要你去勞教;你寫了也要你去勞教。你現在是省的重點,到這份兒上了,甚麼也別寫。」我心裏想我是不會寫甚麼「保證書」的。我當時只是奇怪,丈夫是個常人,他怎麼說出這麼一番話來呢?後來悟到一定是師父在通過他來點化、鼓勵我。

這時一個曾勞教過的刑事犯說:勞教所可累了,工作量大,完不成任務不讓睡覺,冬天洗涼水澡。這時我的心已經穩定了,心想:大不了把命搭上。第三天丈夫又來了說:「沒事了,不勞教了,過幾天就讓回去了」。當時我動了人心,心想一分錢沒給人家,這麼費心把事給辦成了,得謝謝人家。我告訴丈夫買條煙表示表示吧。丈夫照辦了。誰知第二天情況變了,派出所的指導員堅決不同意放我,態度很強硬,誰說都不行。當晚做了一個夢:我走在路上,前面躺著二個人,把路擋住了。我知道自己做錯了,沒有意識到事情順利是法的威力,招來了麻煩。

派出所指導員要原單位長期關押我,後來辦事處主任和原單位保衛科長與指導員交涉,放我回家。指導員說「不寫保證不行」,保衛科長說:「你看她那樣能寫嗎?她家有一個生病的老母親,得講點人道主義。」後經辦事處主任和單位保衛科長極力爭取,派出所指導員很不情願的同意我回家了,但仍不甘心的說,甚麼也沒寫就讓回去,還沒這樣的呢!我跟辦事處主任也不認識,按常理還給他找了麻煩,他卻盡力幫我。

當時也想到是師父在幫我,只是想到這點,認識的不是很清楚。現在看來,一切不都是師父做的嗎!不都是對人心來的嗎?當去掉了怕勞教的心,達到了一定層次的要求,師父就為我化解了那一切。勞教的事也就不存在了。麻煩是自己的心招來的。

我的體會是:遇事把心擺正,做甚麼不是為了得到個人的甚麼。儘管當時有些法理悟不到,只要心念純正,也不會出甚麼大問題。但要做到心念純正,又是以多學法真正實修作為基礎的。

第三次進京證實法是在2000年12月。那天進京上訪的有幾百人,都被關在天安門分局的院子裏。這時一個40多歲的東北女同修微笑著對我說:「我得回去,回去後帶人來,來了我還回去,把人都帶出來。」當時我的思想幾乎是靜止的,因為這一次我走出來很難,像是到了極限。後來才明白,師父是想讓我從沉重中走出來。安排同修告訴我該怎麼想。我不悟,只是覺得在這種環境中還那麼輕鬆自如,心態真好!

我們大部份都被用了刑,後被送到北京的一個看守所。聽一同修說:一個40多歲的女同修跟警察說「你們不能把我關在這裏,你們得讓我回去,我還有事呢!」她不但沒被用刑還被放了。我知道這就是和我說話的那位同修。聽到這個事,觸動很大:念不同,結果不同,這就是人神之別。

同時我們煉功點上一位同修,她比我早一天去北京證實法。她走以前說:「我今天去,明天就能回來,他們抓不住我。」我和另一位同修聽了不以為然,覺的不被抓怎麼可能呢,當時全國各地去北京證實法的同修很多,絕大部份都被抓了。還覺得她想的不切合實際。結果第二天她真的自己回來了,而我們都是被押送回來的。真應了我們想的那樣:不被抓怎麼可能呢。這不是自己求來的嗎?後來得知:她也被抓到了當地派出所,和她一起的另一位同修被打的很厲害,走路困難,後來就讓她送那位同修回家。這樣她就回來了。

所以,任何一件事都有用人心,還是神念對待的問題,關鍵時刻自己說了算。當然,這其中有一個極關鍵而又最難做到的:轉變人的觀念。這也是法對我們的根本要求,真能做到,就會有超常的事情出現,就是一個無所不能的神了。

還有一次,我給同修送師父的新經文,郊區的馬路上車輛行人很少,我往路邊的菜地裏剛放了一張真相資料,突然過去了兩輛警車。後邊那輛開出離我五十多米遠,突然掉頭往回開,當時馬路上沒有車輛和行人。可能車裏警察看到我放資料了,我穩住心,心想:發生甚麼事我不怕,師父的經文我要送到,這個事不能耽誤。警車向我這邊開來,我站著沒動。後來警車開了幾米,又掉頭開走了,就在它掉頭時,我推著自行車向菜地裏邊走去。後來回想起來,當時自己念正,沒有怕心,邪惡就不敢指使人迫害。這只是我經歷的類似的很多事情中的一件。

我的體會是:關鍵時刻一定要有正念,無論突然出現甚麼樣的問題,雖然當時看不透,自己只管穩住心,事情就會發生意想不到的變化。只有提高了,才能看到事情的原由,沒提高之前是看不到原由的,只覺得事情真就是看到的那樣,這時能用正念對待是最重要的,也是能否過去這一關的關鍵。

幾年來,我一直做著發放資料的事,在人來人往的環境中,也能自如的發放真相資料,沒有出現過甚麼問題。我認真的面對面講真相、講「三退」,至今估計經過我三退的已經有四百人了。

雖然自己悟性差一些,人的觀念強,但是由於一直把學法放在第一位,學法的時間上、數量上都有保證,所以遇到問題時,有時做的好一些,有時做的差一些,但沒有出現過大的偏差。

正法修煉中深深體會到了師父叫我們多學法的真正意義:法學的多,執著去的多,人心就會少,在險惡的環境中容易做到正念正行,減少很多不必要的損失。在風風雨雨中就能夠平穩的走過來。

師父在《走向圓滿》中說「如果你們真正能在修煉中去掉那些人的根本執著,最後的這場魔難就不會這麼邪惡。」

宇宙的法理對每個生命都是公平的,對這點我深有體會。師父給每個生命都開創了可以選擇最好未來的機遇,不論是修煉人還是常人。你看一個常人,他只要誠心念大法好,他的身體就會好,他的病就會好。大家想想,師父將為他承擔多少?而他只是一個常人,師父對每一個生命都是如此珍惜愛護的,大法對每一個生命不都是最好的,最公平的嗎?想想,師父為每一個弟子的付出又是怎樣的,我們能想像的出來嗎?

能在大法中修煉是最幸運的,能成為師尊的弟子是最幸福的。還沒有走出來的同修,師父在等著我們,眾生在期盼著我們。其實師父已經為我們鋪平了道路,只要你能衝破自身觀念的束縛,邁出第一步,你就能自如的去救度眾生,就能跟上師父的正法進程,做一個合格的大法弟子。

本作品謹代表作者的觀點或認識。在明慧網發表的作品版權歸明慧網所有。明慧網會定期和不定期的對本網站所發表的作品集結出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