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師父呵護下一路走來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2006年7月15日】

一.蓮花初放 不畏邪

7.20時,我剛得法不久,在公司任副職。一段時間,員工都在議論法輪功的事。

我雖得法較晚,但我認定師父好、法好!當時我倒是沒害怕,可把領導嚇壞啦,領導找我談話說:你對法輪功的態度,使員工議論紛紛,都已經反映到我這兒來了,我已經三天都沒睡好覺了,你把書交給我吧,今後不要再煉了。我說這大法書我不能交給你,這功有多好,你從我身上又不是沒看到,再說,你讓我把書交給你,你要是看可以,你要是銷毀我不能給你,因為這對你不好。他說:你沒看一看現在形勢這麼嚴峻,如果出甚麼事你就完了,再說你也要為家庭和孩子想一想。我說:首先謝謝您的關心,但是,我現在學的可是高德大法,裏邊講的全是怎樣按真善忍做好人的道理,國家禁止本身就是錯的,再說我學這部法本身也是有福份的,身體也沒病了,心胸也開朗了,而且工作起來精力更充沛,你放心吧。你現在也不要跟著說甚麼,到最後看吧,肯定要有說法。

過後我反思,此事的發生是由於人們受媒體宣傳的矇騙和誣陷,另一方面對大法不是很了解。我是大法弟子,維護大法是我的神聖的職責,於是我不再把大法書、經文、《洪吟》等等這些大法書鎖進抽鬥,而是擺放在辦公桌上。

不論上上下下,凡是到我辦公室的人,我就給他們講大法的美好,或給他們讀師父的法,或者誰願意自己看的也行,任你去看,看一看到底師父講的法和大法弟子好不好,看一看大法哪裏錯了,看一看和電視報紙宣傳的一樣不一樣。就這樣,很多人都明白了真象,有人還得了法。

正如師父所講 「我們做這件事情也不允許走偏的,真正往正道上修煉,誰也不敢來輕易動你的,而且你有我的法身保護,不會出現任何危險。」(《轉法輪》)由於自己周圍的環境得以歸正,所以在這七年中,我是比較平穩的在師父加持下走到了今天,並且辦起了家庭資料點。一直運轉到現在。

二.師恩浩蕩

2001年6月中旬,單位組織去黃山旅遊,本來我不想參與,後來上司指定我帶隊,是最後一批。我想那就利用此機會來證實法吧,我就開始每天大量的學法背法。到了出發那天,天老在下雨,有人對我說:「天氣不好,等等吧,萬一出甚麼事,誰負責任啊?」我當時只想:我是大法弟子,而且隨隊的還有一位大法弟子,沒有甚麼能難倒我們,就帶隊坐車出發,車還沒出市區雨就停了,給全車人帶來了此次出行一路順風的吉祥如意之兆。

到達目地地,稍事休息,開始爬山到各個景點盡興遊賞。每到一個景點,該觀賞的時候、照像的時候,陰雲密布的天空馬上就放晴,就出太陽。每當從這個景點到另一景點的路上,就陰天或下著毛毛細雨,不熱,又不涼,天公真是像變戲法似的,一直遊玩了五、六個景點都是這樣,大家都感到非常離奇。

日落前,我們都匯聚到了光明頂去看日落,了解了當時的情況,預告當天看日落的能見度只有百分之二十,明天看日出的能見度只有百分之四十,當地導遊說:「一般能見度達到百分之六十以上,才能看到日出、日落,而且這個月份來黃山旅遊看日出、日落的概率本來就很少,今天就別想了!」

即使這樣我們大部份隊員都不死心,我抬頭看看日落的地方,烏雲滾滾,太陽很艱難的時而閃出一下,我心想,既然我們來了,就讓我們看看吧,結果奇蹟出現了,只見夕陽在緩緩的下落,周圍也沒了烏雲。更神奇的是,太陽跳出烏雲後,我一下看到從太陽中飛出幾塊方方的東西,在一瞬間就變成了一條石板路,上邊好像還有圖案,這時,從太陽裏面抬出一個大椅子,接著又閃出一個穿紅袍子的人,坐在太陽外邊的路上,太神奇了。我當時哎、哎了兩下,因同事們大都知我煉法輪功,就問我看到了甚麼,我笑了笑說:天機不可洩露。接著又看到了雲海,在第二天早上大家又如願的看到了日出。當地的導遊感到不可思議的說:「當導遊這麼多年,還沒遇到過這種現象,真是神奇!」

下山後,司機聽了我們這一隊的奇遇,直叫後悔,你們咋那麼有福啊,要知道我也上去了。因司機跟第一隊來時,一直下著中到大雨,光安全都照顧不過來,第一隊的領隊下山後,都不會走路了。第二隊一出門就是大太陽,熱的個個爬不了山,只有乘索道上下山,那領隊在山上就走不成路了,結果花了150元錢被抬了下來。而且兩領隊均為中年男士。而我們這一隊,一個柔弱的女領隊(因得法前體弱多病,給別人留下的印象),隊員中還有幾個年齡大的,體弱多病的,上下山卻沒有一個乘索道的,就連一個將近六十歲的而且還有血壓高,心絞痛病的老隊員帶的藥都沒吃一粒,一個二百來斤體重的小伙子也都堅持下來了,而且還幫他的老師背著很重的行囊。

臨出行前,前兩隊同事給我開玩笑說:看看到時怎樣把你給抬回來,結果我們卻一個個精神煥發的出現在他們面前,真是出乎他們的想像。

此時同事們都感覺與我一起出行非常如意且超常,就覺的我煉的法輪功非同一般。我就告訴他們這就是法輪功的玄奧與超常之處。我師父說:「只有正法修煉的能量場,才能起到這樣一種作用。所以在過去佛教中有這樣一句話,叫作「佛光普照,禮義圓明」,就是這個意思。」(《轉法輪》)因為我們法輪功就是正法修煉,所以我身上就帶有這種能量,我們此行如意且超常,都是受大法之福。

在此次旅行途中,我一直牢記自己是修煉人,按真、善、忍的標準要求自己,時時處處體現出大法弟子的風範,以大法修煉人的慈悲善待每一位同事。同事暈車,我就站起來讓她躺下,脫下外套給她蓋上;到了駐地,先安排好同事的住處,自己再休息;爬山時,自己背的水不喝,留給隊員;司機走夜路,我就坐在前面招呼,以免司機打瞌睡。使自己一下和這些同事的距離拉的很近。

不是證實自己,而是證實法,因我們在常人中的言行代表著法。師父給安排這麼好的機會和條件讓我來證實法,還派了天兵天將一路來看護著我們(因另一同修看到山路兩邊林立著好多威武的天神)就是要我在此行中,救度這些有緣人,所以我不能虛度此行。

回來後,同事紛紛議論,說我對他們年輕人就像對待自己的孩子一樣(因他們和我女兒年齡差不多),我就利用這些有利條件和他們講真相,有一老同事鄭重的向我雙手合十,並說:「老總,我真的相信,我相信大法的神奇,美好,請您幫我找一本書吧。」而且一直不太贊成我煉法輪功的上司也說,今天我可算服你了,這功這麼好,有機會我也煉。

此給我在單位洪法講真相開闢了良好的環境。這真是,師恩浩蕩,福澤眾生。

三.一次去怕心的經歷

在迫害初期,在鋪天蓋地的打壓下,有時我心不太穩,怕心時有露出。

有一天我正在家裏聽師父講法時,聽到門鈴響,就去開門,來的是一同修,見面就說:我被警察抓啦,趁他們不注意我跑出來了。我趕快把她讓進屋裏,安慰著她說:不怕,你今天就住這吧。她又接著說:今天我也來考驗考驗你。我當時心一驚,心想:這是甚麼話,我不要這考驗,心雖這麼想,但這時我的怕心卻油然而生,再也按捺不住,發了一夜的正念,折騰了一夜,也沒有把這個怕心壓下去。

第二天,我雙手合十,跪在師父的法像前,默默的叫著師父,跟師父說:「師父啊,您教我按照真善忍做人,我現在跟您坦白了說,我確實有怕心,排不掉,壓不住,可是我知道這宇宙中有個理,想要甚麼,自己說了算。現在這個怕心我就不想要它,不承認它,堅決不承認它!您也沒有給我安排這樣的考驗,我也不要這樣的考驗。」就這一念,頓覺心中輕鬆了許多,同時在師父的加持下,又給同修安排了一個安全的去處。同修走後,我馬上又加入了證實法講真相的洪流中去了。

四.師尊呵護、有驚無險

2002年由於我所在單位轉包給個人,我就回機關工作。一開始,由於工作崗位一時沒安排好,我就暫時在家休息,心想,這一下可有時間學法了,這樣在家呆到第三天時,我悟到不對勁了。「作為大法弟子,在目前的情況下就是要向世人講清真象、揭露邪惡,從而維護大法。」(《精進要旨(二)﹒建議》)我呆在家裏算甚麼,我要馬上上班,就這一念,第二天領導就給安排了崗位,但是沒有具體工作,我想這不正好有精力講真相嗎,從此我就在辦公室利用工作之便開始用真善忍法理給同事們講真相。

一天主管這處室的領導找我談話,我就給他講真相,當時還有兩位同事也在場,由於當時心態不正,憑我在單位的威信,想我給他們講真相,他們肯定聽,結果反而被他們舉報。他們直接告到機關一把手和610辦公室那兒,一把手當時就說:直接送省610吧。

我知道後,就馬上發正念否定這一切!還有好多知道此事的同修也幫我發正念。我當時想,不管怎麼樣,我都會按照師父說的做,堅決不配合邪惡的任何命令和指使。我是正法弟子我怕甚麼,應該是邪惡害怕! 我來這是師父安排的,是為捍衛大法救度眾生而來,誰也不能動我一根汗毛!想到這些我心中非常平靜。正如師父所講:「如果一個修煉者無論在任何情況下都能放下生死之念,邪惡一定是害怕的;如果所有的學員都能做到,邪惡就會自滅。你們已經知道相生相剋的法理,沒有了怕,也就不存在叫你怕的因素了。不是強為,而是真正坦然放下而達到的。」(《去掉最後的執著》)

第二天,事情就有了轉機,一處長找我談話,說:大姐,你為甚麼要煉法輪功?我說:你叫我大姐,問我為甚麼要煉法輪功,我就推心置腹的給你說說:現在人類道德都敗壞了,好壞都分不清了,都找不到自己了,而且從上到下都敗壞了,誰都治不了了,而我師父傳的這宇宙大法真、善,忍,就是個標尺,是分清一切好壞善惡的標準,只有他才能歸正這敗壞的一切。而這宇宙包括萬事萬物,其中也包括你、我、他。如果真、善、忍你都不承認了,你也就不能存在這宇宙中了,那麼你也就沒有未來了,是要被淘汰的。這就是人不治天治!我煉法輪功也就是按照真善忍做一個好人,回歸自己先天善良的本性。你可得聽我一句話,頭腦中千萬不能裝有法輪大法不好的念頭。而且凡是法輪功的事你千萬不要管,免的日後遭報。他聽後說:看來你從中還真學不少東西,看來這法輪功還真不錯。又說:不過我就是咱單位610辦公室主任,實話給你說吧,這事已經壓下去了,班子開了會,不許任何人再提此事。不過領導還惦著這事,你過去給他說一聲,我們也好有個交待。

我回辦公室後,就請師父加持,開始發正念,下午一上班就去找他,一進門我就說:讓領導為我操心了。他抬頭看到我就說,沒有事,給你安排個具體工作,接管機關集中採供。這真出乎我意料,這可是肥缺呀,常人削尖腦袋往裏鑽呢?但是,「常人想得到的就是個人的利益,怎樣過的好,過的舒服。我們煉功人卻不是這樣,正好相反,我們不想追求常人要得的東西,而我們所得到的又是常人想得都得不到的,除非修煉。」(《轉法輪》)我想,我有使命,我一個正法弟子,做好三件事才是第一位的。這工作這麼忙,把我時間都佔去了,不行!

結果我也沒有答覆此事,而那舉報我的惡人卻從此見我就躲,為甚麼,因為這部門正是舉報我那惡人口中的一塊肥肉。同時惡人因舉報我還得了場大病,這真是「一舉」兩不得。使我從中深刻體會到「對宇宙真理堅不可摧的正念是構成善良的大法弟子堅如磐石的金剛之體,令一切邪惡膽寒,放射出的真理之光令一切生命不正的思想因素解體。有多強的正念,有多大的威力。」(《精進要旨(二)•也三言兩語》)而作為一個煉功人是沒有敵人的,我見到此人還和往常一樣,我和他愛人也很熟,她愛人也是個病秧子,所以我每次見她都給她講真相。有一次她跟我說,她愛人說她幹啥都不行,(指她煉法輪功只煉了幾天)你看人家(指我)現在身體多好,看來,通過此事他對法輪功的態度也有所改變。

而單位知道我煉法輪功後,不像當常人時在單位想上那個部門,挖門子盜洞還去不了,現在直接就安排好,找上門來了,我不管他們是甚麼動機,只要我有證實法的環境,有學法的時間就行。

因為我發正念不許繁忙的工作佔用我太多時間,所以我又被安排到原單位,而工資由機關照發,算派過去的。可那承包人不但不好意思用我,而又每月給我發些補助,但都被我一一拒絕,我牢記著師父的教誨,始終按照一個修煉人的標準要求自己,不求世間任何得失,把三件事放在第一位。

2003年我歇完公休假又回機關,被安排到檔案室上班,我想不管到哪裏都是我師父的安排,哪個環境裏都有我要救度的眾生。

到了一個新的環境,頭幾天上班要熟悉工作,所以只有吃過中午飯後,我才有時間看書,可是一吃過中午飯,就有幾位同事來打牌或閒聊。我想這可不行,這環境一定要歸正!所以我就開始發正念,我一發正念,她們就開始瞌睡,不到5分鐘,就都睡著了。我就開始學法,後來她們說,咋回事啊,你一閉眼我們就瞌睡?後來我想,不能光讓她們睡覺,得讓她們明白真相。師父說:「用正念哪,你覺得應該怎麼樣做,你就去做,碰到的問題自然你就知道怎麼樣去解決。正念強一切都會順利,保證會做好。」(《在大紐約地區法會的講法和解法》) 正念一出,就來了機會。

機會之一:一天,一位同事一進我們辦公室就唉聲嘆氣,說自己不想吃飯,同事開玩笑說,你想成仙哪,他說我想修道。這時我就說,你想修道,「道家修煉真、善、忍,重點修了真。所以道家講修真養性,說真話,辦真事,做真人,返本歸真,最後修成真人。但是忍也有,善也有,重點落在真上去修。」(《轉法輪》)你能做到哪一條?他一聽就說:「原來修道也這麼不容易呀,第一條我都做不到,我看誰都做不到。」我說法輪功就能做到,不但要做到道家講的真,還要做到佛家講的那個善,還要做到忍。這就是我師父在《轉法輪》裏給我們講的理念,不光這些,還要做一個無私無我,完全為他人著想,為別人活著的人。他說原來法輪功這麼好呀,旁邊一同事說,不好,都那麼多人煉啦。我說就是。

機會之二:一同事說昨天晚上看了一本書,你們不知道寫的多好!書名叫《老子》我一聽,就接上說:老子是兩千五百年前,下來傳道的,當時他看到了人間的險惡就寫下這五千言,匆匆向西而去。他寫下的這五千言叫《道德經》。來約束人類道德下滑,引領人們回歸正道。她一下就愣住了說,你怎麼說的這麼深奧?我說因為我每天看的就是宇宙大法,就是這本《轉法輪》,裏面沒有空白,甚麼都能說清,我師父也曾在講法中講到過有關老子的一些情況。我師父也是看到現在人類道德在一日千里的往下滑,一切都在敗壞,人人都面臨被淘汰的危險,發大慈悲才來傳法度人的,其理念就是按真善忍的標準來衡量一切。而每次人們面臨劫難時,都有高層次的神下世傳法度人,你信他就能得救,你不信那就隨著歷史的過去而淘汰。由於信法輪功的太多了,中共就害怕了,它就開始取締、鎮壓、造謠、誣陷。法輪功講的是真善忍,而它們講的是假、惡、暴,所以在真善忍面前,那假、惡、暴站不住腳,它害怕。她說原來如此,怨不得我愛人說,現在搞法輪功就像文革、六四、其實就是在搞運動。那具體有甚麼方法可以免遭淘汰呢,我告訴她說,誠心記住:「真善忍好!」「法輪大法好!」 就可以了。

機會之三:聽懂真相的小燕子

有一天早上我走進辦公室,就聽到天花板上邊有動靜,我找了找也沒發現是甚麼東西,也就不再理會它了。

中午下班後,吃過飯,我又回辦公室開始學法,一會來了三個同事,坐下閒談。我有意想給她們洪法講真相,就開始對著她們發正念。這時就聽她們其中一人說:聽說個事,有一個煉法輪功的在到處殺人,說是殺多少人,就能圓滿,多可怕!我說:這是胡說,又是對法輪功的栽贓誣陷,你們千萬不要相信,你們來聽一聽我們書中是怎麼寫的,師父是怎樣講的吧。我就拿起《轉法輪》給她們讀第七講殺生問題,「殺生這個問題很敏感,對煉功人來說,我們要求也比較嚴格,煉功人不能殺生。不管是佛家、道家、奇門功法,也不管是哪一門哪一派,只要是正法修煉,都把它看的很絕對,都不能殺生,這一點是肯定的。」(《轉法輪》)她們聽後都明白了,消去了她們對大法的誤解,就圍繞著這個殺生的問題議論開了。這個說我不殺生,那個說我也不敢殺,在家都是別人做。

這時,天花板上又開始有動靜,而且響聲越來越大。我就站起來對著上面說,你到底是個啥呀,讓我看一看。這時,從天花板的牆角處露出一個像小鳥一樣的頭,而且還勾著頭轉動著,讓我看。我看了看,也分辨不出是甚麼,就對著它說,你光露個頭,我也看不出你是個啥?它又在上邊撲撲騰騰的轉動身子。一會又伸出一支小翅膀。我說,還是看不出來,你既然能伸出頭和翅膀,你就能下來,你下來吧。話音都沒落,它從上邊一下飛落在地板上!

天那!原來是一隻小燕子,它一點也不害怕,倒把我們給嚇了一跳。這時,一個聽明白真相的同事趕緊對著小燕子說:「您不要害怕啊,不要動,我們不會傷害你,我們都不殺生。」接著喊了一個男同事把它抓起來,放在手背上,它真的一動也不動,望著我們。我們打開窗子,讓同事把手伸出窗外,小燕子拍拍雙翅飛走了。這時我想起了師父在法中講的「宇宙中任何物質,包括瀰漫在整個宇宙當中的所有物質都是靈體,都是有思想的,都是宇宙法在不同層次中的存在形態。」 (《轉法輪》)真是千真萬確。這小燕子在聽了佛法和我們的議論後,知道我們都很善良,不會傷害它,才敢下來。

這樣,經過我不失時機的給我周圍的人講真相,很快我周圍的環境就被正過來了,不管是上班或是其它時間,我們可以堂堂正正的談論法輪功,我很快和我周圍的同事也相處的很溶洽。後來她們說:你托誰進的這個部門呀,你知道有多少人往這個地方拱,誰誰誰還托了省裏的領導,也沒有來成,都說這兒不缺人。我說煉法輪功的不搞這一套,而這一切不正當的東西,在我們修煉中是要歸正的。要問我托誰進的這個部門,我托我師父,托大法的福!

本來這些經歷我並沒有想要寫出來,就是水平有限,寫的東西老是覺的詞不達意,但是看了230期明慧週刊後我明白了,這也是證實法、圓容法的需要。

但是在寫這篇文章時,干擾也很大,寫了刪、刪了寫,那些干擾老是說:哎呀、別寫啦,正法進程都走到這一步了,而且這些事又那麼平平常常,要寫就寫現在吧。和同修交流後,同修就鼓勵我一定要寫出來,那些不好的東西就是不想讓你寫。

後來在學法中看到師尊有這麼一段法,一直在我耳邊迴響「在歷史的偉大時刻,穩健的每一步都是光輝的歷史見證與無比偉大的威德。這一切都將在宇宙歷史中記載。偉大的法、偉大的時代在造就著最偉大的覺者。」(《精進要旨(二)﹒弟子的偉大》)

我下決心要把我這些經歷寫出來,我的這些修煉經歷來源於大法,就應該用於證實大法,圓容大法。因已過去幾年了,憑記憶就寫這些。

本作品謹代表作者的觀點或認識。在明慧網發表的作品版權歸明慧網所有。明慧網會定期和不定期的對本網站所發表的作品集結出版。